點滴在心頭(金聖華)

一九九八年出世的孩子,到今年正好二十一歲—成人的年紀,此後應享的權利都會享,應盡的義務也該盡了。
一個仍然在學,即將進入社會的年輕人,身處如今科技發展一日千里的世界,在「言而無信」(從此只傳短訊,不再寫信了),「機不可失」(手機傍身,須臾不離)的時代,日常生活中穿梭街頭,旁若無人,俯首甘為「低頭族」,誰還會有耐性去翻詞典,看書本?地鐵裏,火車上,只見他們拇指左右開弓,在手機上傳情達意,撥動如飛,端的是效率超卓!可惜多數在打英文、傳圖片,偶爾用中文表達,也多半白字連篇,語法欠奉。坊間傳統正規的語言都不流行了,你若說「引人注目」,那就顯得落伍了,必須用「吸引眼球」;同樣,說某某貌美也不成,得說某某「顏值」很高;「自強不息」得改為「裝備自己」;「信譽」得以「可靠程度」來表達;「口出怨言」是「吐槽」;「交遊滿天下」則是「人脈廣」。這年頭,再要去舉辦什麼「全球華文青年文學獎」,豈非逆水行舟?不不!簡直就是在岸上縴舟了!縴夫要在烈日下拉得動逆水而上的船隻,真不知道要揮多少汗?出多少力?
回想二十一年前,「全球華文青年文學獎」剛剛籌劃第一屆的時候,也曾經覺得泥足深陷,寸步難行。當年,要赤手空拳獨自一人去籌募經費,當然是一大問題,最困難的還在如何激勵全球在校的大學生去創作去投稿。正如白先勇所說,「文學是沒有實用價值的」,那時代,雖沒有智能手機,沒有各式各樣的應用軟件,但是已經進入科技發達的世紀之交了,要世界各地年輕人耐心坐在台前埋頭創作,並且用華文來寫,根本是個堂吉訶德式不切實際的癡夢!
剛開始時,身為籌委會主席,不由得心情忐忑,惶惶不安,雖出盡全力,拼命推廣,仍唯恐發出去的訊息,得不到半點迴響;到截稿期近,徵文文稿終於如雪片般飛來(那時不設網上投稿,稿件仍然是用郵寄的),看到大大小小的信封,多姿多采的郵票,深深淺淺的字跡,自世界各地蜂擁而至,的確深感振奮,激動不已,期盼過程中的患得患失和心情起落,早已不復介懷。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