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應台上台前後和其他 (仨 頌)

  龍應台和兒子在蘭桂坊匆匆吃完那頓灑淚告別香江的牛排後,便走馬上任,加入馬英九的新內閣,接掌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文建會)主委。該會更將升格為台灣政府的文化部,而首任部長順理成章就是龍應台。

  二月十七日,龍應台即邀集文建會成員及附屬機構首長二百多人「交心」。新聞所見,她站在矮木台上,暢談她的文化理念及政策綱領:泥土化、國際化、雲端化。此刻身在雲端的龍主委,可知腳下木台蓋着的,正是過去一年來台灣文化圈的連串醜聞和下馬事件!

  先由文建會前主委盛治仁說起,他於去年十一月捲入建國百年慶祝音樂劇《夢想家》事件。由文建會委約著名舞台劇導演賴聲川製作的《夢想家》,只演兩場卻耗資超過兩億新台幣,引起社會爭議。《夢想家》事件其實只是導火線,背後反映的正是台灣文化界的深層問題:資源分配的不均、政治干預和長久以來的族群矛盾。

  盛治仁是東吳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因在媒體論政竄紅,成為「名嘴教授」。馬政府在二○○八年上台後,便委任他為文建會主委。當時,文化界已認為他是外行領導內行。而文建會又是掌管台灣文化團體及活動的主要撥款機構,若出現資源傾斜時,便難免被批評有政治干預之嫌。報道指文建會為建國百年的三百多項慶祝活動的總預算為十七億新台幣,然《夢想家》一劇已超過二億,高達總額的百分之十五,這令素來認為資源不足的文化界無法接受。

  然而更令民眾譁然的是,自盛治仁上台以來,賴聲川與其相關的人士便包攬了台北聽奧、花博、燈會及《夢想家》等大型表演項目。所以,綠營與傳媒將盛、賴二人打成是貪腐團夥,並揶揄他們是「馬友友」,將矛頭指向馬英九。由於貪腐指控接踵而來,盛治仁最終唯有黯然辭職。

  類似的戲碼,原來在去年五月台北美術館的特展風波中,早已上演了一回。北美館去年舉辦四個特展,包括高更展、莫內展、蘇格蘭國家畫廊收藏展與比利時藝術皇家博物館館藏展,均由同一家策展公司承包,更傳出時任台北市文化局局長謝小韞的女兒曾在這家公司擔任藝術總監。事件引發藝文界聚集北美館前發起連署,籲請政府調查,並要求她下台。

  行政院新聞局出身的謝小韞,二○○二年出任桃園縣文化局局長。二○○八年,曾助郝龍斌當上台北市長的李永萍(時任台北市文化局局長)招攬謝為副手兼代北美館館長,翌年正式成為館長。二○一○年,李升任台北市副市長,即提拔謝為市文化局局長。去年,當藝文界聲討謝小韞時,綠營立即指斥當時被花博弊案醜聞纏身的李永萍,與謝是一丘之貉,結黨營私。由於選戰臨近,郝龍斌為免影響選情和自己的政治前途,必須棄車保帥,故李、謝最終相繼下台。

馬政府文化形象未立

  二○○八年馬英九上任後,便提出「文化立國」的宏圖,試圖糾正陳水扁執政時期所推行的「去中國化」政策,並重新鞏固其繼承中華文化的正統;同時,他亦急切推動台灣的文化產業,期望可效法日本、南韓,成為文化輸出國,以抗衡大陸在國際文化領域的崛起。因此,過去四年間大型活動和國際級特展此起彼落,從盛治仁拍板《夢想家》、李永萍辦花博到謝小韞連推特展,都是貫徹同一政策,說穿了就是明星效應、大灑金錢、國際品牌,這亦代表了國民黨的舊精英心態和品味。

  雖然大型活動能吸引人潮,亦產生國際宣傳的效果,但每每耗費不菲,難免造成資源分配失衡,為特別活動提供的政策性補助遠高於經常性資助,受惠者更往往是國外機構或文化財團,過去十多年來慢慢建立起來的本土化和地方性文化資產和生態反遭蠶食,這些都深為文化界和民眾所詬病。新一代對本土、台灣意識的重視,強調歷史情感、共同記憶和公民參與的思想,顯然更貼近民進黨的意識形態。

  四年過去了,馬政府的文化形象未建立,其陣營卻已潰不成軍,如今召回舊將龍應台,是否意味其痛定思痛,重新部署,還只是一味迷信明星效應、國際品牌?而龍應台此番重作馮婦,在文化認同存在嚴重分歧的台灣,既要不妥協於政治,更要民眾受落,對她的能耐更是一大考驗。

  油然想起,當年相邀龍應台在《蘋果日報》撰寫《沙灣徑25號》專欄的董橋曾有一文,題為《讓她在牛排上撒鹽》,且看未來龍部長會為台灣的文化土壤撒上什麼!

  (作者是當代藝術觀察者。)


龍應台在港八年,連身份證也拿到了,然只能透過文章與講壇介入香港文化,無緣參與實際事務。圖為龍應台站在矮木台上會見文建會成員等人。(台灣文建會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