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安無言的犧牲

《我也是魯迅的遺物--朱安傳》
喬麗華 著
北京:九州出版社
2017年11月

「我好比是一隻蝸牛,從牆底一點一點往上爬,爬得雖慢,總有一天會爬到牆頂的……」 「我也是魯迅遺物,你們也得保存保存我呀!」
作為魯迅的舊式太太,朱安留下的話語不多,但句句都令人震撼,耐人尋味。此書為魯迅元配夫人朱安的傳記,通過走訪朱氏後人,實地勘查採訪,沉相關史料,搜集各方面人士的回憶等,追溯了朱安六十九年的人生軌跡,探討了她對魯迅的影響,更難得的是,讓我們依稀聽見了這樣一位女性的無聲之聲。

學者陳漱渝讀此書並作評說:思來想去,我感到她(朱安)存在的價值主要就是為周氏三兄弟貼身照料了他們的母親。周作人自從跟兄長鬧翻之後,不但不願見兄長,連老太太也不看。住在八道灣的時候,周作人讓母親單獨起伙,母親生病時也只好到磚塔胡同去找魯迅帶她看病。魯迅定居上海之後,母親不願到八道灣跟周作人一起生活,從中似可窺其家庭關係之一斑。周建人是周氏兄弟中的老三,從小體弱多病,先於魯迅到上海謀職,經濟支絀,對於母親恐怕是出力出錢都有實際困難。老人既需要「生活費」,更需要「生活」—這種生活就是親人的貼身照料。朱安在她存活的歲月當中,有一多半光陰是用於照料周氏三兄弟的生母,使他們減少了後顧之憂,在不同領域作出了各自的貢獻。從這個角度來看,朱安存在的社會價值恐怕是不能低估的吧。

(香港 文美)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