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回歸二十五年,不長也不短,但「五十年不變」的心理關口到了一半,加上近年的風風雨雨,最後完善了選舉制度與《國安法》的來臨,從舊香港到新香港,彷彿看見一條過渡的分界線。藉此機會,本期特輯從政治、經濟、人心...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香港翻過了「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一半時光,二十五年的實踐,發展是主旋律。但圍繞「兩制」,磕磕碰碰,摸着石頭過河,終於在走完一半時光,確定了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由北京一錘定音,制訂《香港國安法》和...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二十五年前,一九九七年的七月一日,會展大禮堂回歸慶典上,五星旗升起,香港回歸祖國。那一刻,也是香港史上最繁榮的日子。不過,繁榮的背後,隱藏着一個巨大的地產泡沫危機而不自知。當時的樓價是史上最高,而且,...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二○二二年七月一日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二十五周年,亦象徵鄧小平在一九八四年提出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現有的資本主義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對港政策完成了一半目標。上世紀九十年代初蘇聯解體後,美...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筆者執筆這篇文章之時,正是「珍寶海鮮坊」於六月十四日「駛離香港」所引發的話題在坊間發酵之際。原本不過是一家有着數十年歷史的海上食府結束經營,然而作為「美食天堂」的香港極具象徵意義的地標之一,「珍寶」在...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第六屆特區政府的新班子正式上場,在新特首李家超領導下,滿懷大計,望大有作為。不過,由於林鄭月娥政府受人垢病的問題頗多,令市民對政府的印象不佳,因而對新政府只能抱觀望態度,未能有過高期望。所以,倒不如安...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日本醫學泰斗日野原重明(Shigeaki Hinohara),生於一九一一年,在內科行醫七十多年。主要的專科領域是心臟病學、身心醫學、水分電解質的新陳代謝,以及預防醫學,一九四三年因「食道內的心音研究...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范志超(一九○六─一九八八),我叫范阿姨,是父母的好友,且保持了終生的往來。范志超的好友遠不止章伯鈞夫婦,多得很,還多是名人。 她出身在上海松江縣一個小業主家庭,父親是中醫,家境不錯。比家境更優越的...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鄧小平同志是我國「一國兩制」的總設計師,他強調在維護「一國」主權之下,內地的社會主義制度和港澳特區的資本主義制度長期共存、和平競賽,以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為了維護內地社會主義制度,鄧小平指出要排除...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二十五年,對於一個人來說,只走了三分之一人生或四分之一人生。對於一個國家,甚或一個城市,是屬於新生期。 新生期是充滿希望的,也是不確切、夢幻的,何況橫亙在面前,是一條未走過的路。 對於某些人、對於...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知道現在做的事情,並不能給自己帶來多少好處,但仍然要做下去。知道現在做的事情,並不能有多少成效影響,但也還是要做下去。否則怎麼辦?人生苦短,總要做些事情。 (作者為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名譽教授。)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中央電視台播放了一部頗有轟動效應的電視政論片,名叫《河殤》。當時可謂名噪一時、萬人爭議,但隨着時光的流逝,這部片子越來越暗淡,被刻意歸到了一個很小的角落裏,甚至百度上都難以搜到有關...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馬克思一八五二年寫過《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分析拿破崙的侄子試圖推翻共和而自己稱帝的政變。二○二二年六月九日,美國國會眾院一月六日衝擊國會事件調查委員會,在經過一年多時間搜集了大量證據,對所有重...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最近,中國內地以檢驗出禁藥為由,禁止台灣的石斑魚進口。台灣總統蔡英文與陸委會均指責「陸方」此舉破壞兩岸關係。但相較去年大陸禁止鳳梨進口事件,民進黨政府這次的政治操作減少了許多。是因為最近美中台關係出現...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前幾天,跟青霞聊天時,忽然談到了彼此的父母。這世上,一般人談起子女或孫輩來,都是樂呵呵,喜滋滋的,那股得意勁兒,壓都壓不住,彷彿口中的心肝寶貝,不知如何聰明伶俐與眾不同,簡直是天上有,地下無!至於要在...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應聘到香港浸會大學第一個潮濕的春天,是在二○○四年三月,我開始氣喘胸悶,應該是我的氣管已經適應了南台灣高雄大太陽的乾燥天氣,故難以抵擋港九連牆都出水的回潮天。我買一顆顆紫色的乾靈芝,熬水來喝。為什麼朋...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一 捨不得不手寫漢字的人 現在,很少人「寫文章」了,絕大部分的作者都是「打文章」。朋友中,剩下席慕蓉和隱地,還和我一樣,楞楞地緊握着一枝筆。以前還有余光中,後來,他提早離席了,令人不勝懷念。 我是...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古城長沙給我的印象帶一點灰色,極為簡樸,有點平庸。既不是特別繁忙,也不是特別清閒。有點好客,但並不過份。有點老派,也不過份。 不知從哪一年開始,我對學校的那條街上那兩家裁縫舖比較注意起來。很顯然,那...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拍賣行專家一年到晚奔走全球。疫情爆發之前,我一周之內出現在三至四個城市,幾乎是平常事,但如果說在我芸芸差旅之中最難忘的,應該是二○一七年十月,我首次前往米蘭的徵集之旅。當時,我剛開始研究「戰後藝術」(...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五十年在舞台上的實踐,令我清楚知道一些藝術創作的必經之路,一些不變的事實,就是學習、實踐,以及發展。 首先是學習,無論是戲劇或戲曲,都需要專注地學習,下功夫去鑽研它。不管是通過什麼途徑,基礎打得越紮...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