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語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二十五年,對於一個人來說,只走了三分之一人生或四分之一人生。對於一個國家,甚或一個城市,是屬於新生期。 新生期是充滿希望的,也是不確切、夢幻的,何況橫亙在面前,是一條未走過的路。 對於某些人、對於...
2022-5-27
二〇二二年六月號
近兩年我經常想一件事:創辦一所現代文學資料館。甚至在夢裏我也幾次站在文學館的門前,看見人們有說有笑地進進出出。醒來時我還把夢境當作現實。一個人在床上微笑。① 以上一段話是出自巴金《真話集》,題目是《...
2022-4-29
二〇二二年五月號
在俄國侵烏戰爭中,烏克蘭年輕數學家康斯坦丁.奧爾梅佐夫(Konstantin Olmezov)選擇自殺,用以控訴戰爭的罪行。他在遺言中有這樣的一段話: 「我對人類極度失望,士兵假裝不知道在殺人,記者...
2022-3-28
二〇二二年四月號
如風一樣,若無森林作屏障,會消失在茫茫的空間。                     ...
2022-2-28
二〇二二年三月號
張潔走了—她於今年一月二十一日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區小公寓下世。 「我是誰?—我不知道我是誰,因此我寫,為了更多地認識自己。」①張潔是誰?也許從她的作品可以找到一些端倪。她的作...
2022-1-28
二〇二二年二月號
那年初春,特地跑去港島杏花邨對開的海濱花圃,尋找一位久違的栽花人。 我曾在杏花邨住過近十年。每天清早去住所的俱樂部游泳或到海濱跑步,路過花圃,總遇到一個年過半百的花王,他不是栽花、施肥,便是除草,幹...
2021-12-31
二〇二二年一月號
一九八七年九月杪,汪曾祺赴美途次香港,剛巧古華在港,約同施叔青、舒非等買醉於北角燕雲樓,他老人家把我攜去的茅台酒喝得瓶口朝天,仍意猶未盡,後來一干人再拉隊去附近餐廳喝一通啤酒。酒酣耳熱,汪曾祺興致勃勃...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劍梅通知李澤厚逝世,為之悵然。生長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人,相信對李澤厚的名字無人不知曉。斯其時也,李澤厚在中國思想界獨領風騷,他「評康德,論孔子,談文化,說思想,臧否歷史人物,指點當代文壇,梳理古今...
2021-10-29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號
十七年前,八十二歲的楊振寧先生與二十八歲的翁帆女士結褵,消息傳來,坊間蜚短流長,大都對這段姻緣不看好。我寫了一篇《不信青春喚不回》的卷首語祝福他們: 「世人大抵可分兩大類:一是只講究實利、世俗味很濃...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人的生命與大自然的生命一樣,常在瞬間完成精彩的超越,生命的永恆意義就蘊含在一剎那的超越之中。 以上這一段話是劉再復祝賀我們籌建「字遊網」而寫的。「字遊網」是世界華文旅遊文學聯會旗下的發表旅遊文學作品...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一 余英時先生逝世噩耗傳來,為之黯然神傷,久久不能釋懷。他是一位舊派的文人,我給他寫信,他例必回覆。他對《明月》期許殷切,愛護有加。記得《明月》五十周年向他邀稿,他很快寫了一段鼓舞人心的話: 「中...
2021-7-30
二〇二一年八月號
托爾斯泰曾說過的話,一直縈迴耳畔:「在這如此美麗的世界上,在這廣大無垠、星辰密布的天空之下,人們難道不能安適地生活麼?在此他們怎能保留惡毒、仇恨和毀滅同類的情操?人類心中一切惡的成份,一經和自然接觸...
2021-6-29
二〇二一年七月號
讀白吉庵《胡適傳》,封扉有一封胡適寫給陳獨秀的信的影印本,頗能體現胡陳之交道義相砥、過失相規的風範。 信中提到一九二五年北京《晨報》被幾十個暴動分子圍燒,陳獨秀認同了這一行為。好友胡適不表苟同,並為...
2021-5-28
二〇二一年六月號
香港知名文化人、詩人戴天走了。他是一個憂時傷世的典型傳統文人。 誠然,與他尋常浪漫不羈的名仕派作風相反,他兼具強烈憂患意識。他說過:「不論在什麼地方,我是作為中國人寫詩。」① 他的詩是再沉鬱痛切不...
2021-4-28
二〇二一年五月號
這一陣剛讀完傅雷翻譯的羅曼.羅蘭著《巨人三傳》。三個巨人傳是指音樂家貝多芬、雕塑家米開朗琪羅、作家托爾斯泰的傳記。 閱讀這部大家傳記,心情是沉重的。因為傳記中的三人都經歷了無邊的苦難,包括時代的悲劇...
2021-3-30
二〇二一年四月號
托爾斯泰說:「人生的價值,並不是用時間,而是用深度去衡量。」① 驀然驚覺,今年是許地山逝世八十周年(一八九三─一九四一)。他雖然擁有北京燕京大學、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英國牛津大學的學歷,可是在官辦的香...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疫情下,居家時間多了,讀了一大堆雜書、閒書,有些是重讀的,有些是過去想讀而未讀的,期間重讀了金庸十五卷的武俠小說、《紅樓夢》、《白先勇細說紅樓夢》、《儒林外史》、《老殘遊記》、馬奎斯的《百年孤寂》及《...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歲暮深夜的北風呼呼震響,窗外寒氣砭骨,香港原是晴朗的天,驟然變得蕭瑟,霜月當空,冷風襲人,……這是一個不尋常的冬夜。翌日接到噩耗,鋼琴大師傅聰因患新冠肺炎逝世。 上世紀八...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這些天,香港天氣變冷,家居天台早一陣購買的一盆金黃、殷紅、桃紅的玫瑰,在尖峭的寒風中抖擻地盛放了,一點也沒有怯意。  去年歲末,張世林兄從北京發來微信,說二○二○年是錢鍾書先生誕辰一百一十...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在現代社會,特別是當今的商業社會,生活之弦繃得緊緊的,幽默是生活不可或缺的潤滑劑。  什麼是真正的幽默?美國作家蘭斯頓.休斯(Langston Hughes)下了注腳:「所謂幽默,是到口的...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