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語
2024-1-30
二〇二四年二月號
如果真能夠穿越到先秦時代,即使度過十二個寒暑,也過不了一個龍年,因為當時根本沒有龍年。 十二生肖的最早的文獻記載,是東漢王充的《論衡》,那時已是配上十二地支,從子鼠到亥豬順序整齊排列。但東漢之前呢?...
2023-12-30
二〇二四年一月號
金庸小說影視化之後,不時有哪個演員演得最相像的討論。劉德華飾演的楊過固然經典;年紀稍長的會念念不忘白彪的郭靖;前年曾江逝世,也有人認同他就是黃藥師而不作他人想。至於東方不敗,誰不會想起林青霞? 東方...
2023-11-29
二〇二三年十二月號
世事紛繁,戰爭烽火不斷,邪言妄語蠭起,蜂目豺聲當道,相信此時此境,連民間的黑白無常,也無計可施。 「人生實難①,大道多歧②」,翻閱錢穆先生晚年一篇文章,聊可解慰。文章題目是〈中國文化對人類未來可有的...
2023-11-29
二〇二三年十二月號
潘耀明先生掌舵《明報月刊》前後近三十載,憑一枝生花妙筆,月旦時事,品評詩文,引領讀者窺探文藝堂奧,灌溉香江文化園地,使《明報月刊》枝繁葉盛,辦得有聲有色,如今潘先生踏上人生另一征途,跑道也許有別,為香...
2023-10-31
二〇二三年十一月號
今年是高錕先生誕辰九十周年(一九三三年十一月四日),逝世五周年(二○一八年九月二十三日)兩個重大紀念日。他「在香港就讀高中,也曾在中大執教鞭、當校長,並在這裏退休。在香港生活逾三十載,是個名副其實的香...
2023-9-29
二〇二三年十月號
二○二三年仲秋格外令人縈懷和黯然,五年前有兩個筆者所欽敬的人於寥落的秋意中下世。 光纖之父、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高錕於二○一八年九月二十三日逝世,翌月的十月三十日文化巨匠金庸逝世,兩人相隔只有三十七日...
2023-8-30
二〇二三年九月號
今年初春,在書齋裏伏案時,想起台灣的何懷碩先生在《明報月刊》附冊《明月灣區》寫了一篇關於中文困境及亟需人文教育的文章,其中特別提到金公—金耀基校長的《劍橋語絲》①,我記憶中曾購過這本書、也...
2023-7-29
二〇二三年八月號
閻明復逝世,坊間及官方議論幾乎給予肯定。這種獲官民相一致口碑的官員並不多見。 這位在仕途迭遭升貶、長年在政治運動的險風惡浪中浮沉、保持人格魅力而沒有遭受滅頂之災的人物,在中國政壇是十分罕見的。 從...
2023-6-29
二〇二三年七月號
黃永玉以九十九歲高齡仙逝,遺願不舉辦一切儀式,他的骨灰盡歸塵土,滋養大自然,透脫得像他豪邁的笑聲,沒有渣滓。 吸着大煙斗,歪着半禿的頭,咧嘴笑看人世間。這相信是一幀黃永玉的標準相,明澈中隱含鬼馬。 ...
2023-5-30
二〇二三年六月號
收到北京掃葉科技文化有限公司田奕編的《風雨默存─錢鍾書紀念文集》,赫然醒悟,今年是錢先生逝世二十五周年。「掃葉科技」是錢先生生前一手促成的,是以電腦技術整理古籍文庫的機構,在其弟子欒貴明先生的領導下,...
2023-4-28
二〇二三年五月號
馬英九遠道跑去大陸祭祖,祭祖是慎終追遠,不知他私下對列祖列宗有什麼話要說。 國人祭祖的儀式可上溯三千八百年,早在夏、商時代。這種傳統一直流傳下來,是對於生我育我的祖先和天地一種感恩和誠敬靜恆。中國古...
2023-3-29
二〇二三年四月號
對大和民族一直有很好的印記,她的族人勤勞、驍勇、守禮,既承傳了儒家的傳統文化,兼具有相對健全的現代化社會制度,保存完好無瑕的歷史文化古跡、友好而禮儀周全的人們……。 但是...
2023-2-28
二〇二三年三月號
人類踏入二十一世紀後,哲人紛紛枯萎,遺下是盤桓長空的歎息和明滅的智慧星宿。 正若合了禪語裏的「念念無常」。《莊子》引孔子語「交臂非故」,感喟芸芸世間有多少人擦肩而過,但曾幾何時,這些「交臂」的人,你...
2023-2-1
二〇二三年二月號
臨近大節,不少人過不了這門檻! 節前,便有幾個文化大家仙逝,第一個傳來的噩耗是音樂大師顧嘉煇。他的名字不光在香港,在海內外的華人心目中是一座聳拔的藝術豐碑。筆者與他只有數度敍晤,反而與他姊姊顧媚論交...
2022-12-30
二〇二三年一月號
聖誕,人們巴巴地渴望着白色聖誕和悠和的鐘聲;新年,想着是一年復始的萬象更新;春節,憧憬是紅火的景象、喜氣洋洋的臉孔。 這一年,這三個節日湊得很近,接踵而來。在直覺上,有點喜上加喜的況味。 然而環顧...
2022-11-29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號
聽沈從文先生的助手王亞蓉說,今年是沈從文先生誕辰一百二十周年,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學部準備舉辦國際學術研討會。王亞蓉說研討會主要是紀念沈先生晚年對中國古代服飾研究及考古研究方面的貢獻。 《中國古代服飾...
2022-10-28
二〇二二年十一月號
「在一切混合的概念裏越來越難以找到一句給自己的話,一句當我們默默地對自己說的時候能幫助我們活下去的話。」① 我們生活在互聯網時代的今天,輸入一個關鍵詞,便湧現了一大堆相關的或不相關的詞類,往往找不到所...
2022-9-29
二〇二二年十月號
最近有幾位曾影響廿世紀的重要人物相繼離世,頓使人有逝者如斯夫的感慨! 環顧眼下的新世紀,我們似乎欠缺上世紀大智大勇的標杆式人物。 記得暢銷書《極端的年代》(Age of Extermes: The...
2022-8-30
二〇二二年九月號
人的價值如同書籍一樣,往往時過境遷才能得到充分的估量。① 一個外國人,將一生貢獻給中國教育事業,創辦了燕京大學,把一個不起眼的小學校建成美麗的校園和深具中國文化底蘊而遐邇國際的學府。他的宏願是「造就...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倪匡走了,初則不忍,繼則釋然。他是透脫的人,應知道天命難違。莊子有道:「死生,命也;其有夜旦之常,天也。人之有所不得與,皆物之情也。」①然而,倪匡畢竟有所牽繫─那是他患了阿茲海默症的愛妻,這是凡人之情...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