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苑春秋
2024-1-30
二〇二四年二月號
電話與手機 香港浸會大學 陳羿衡 有次在餐廳吃飯與朋友爭辯。她認為人們應叫「Smart Phone」為「電話」而非「手機」,原因在於手機並非香港用語。要考究當中學問之深,應非「叮噹」變成「多啦A夢...
2024-1-30
二〇二四年二月號
輔導課 香港中文大學 潘銘基老師 一直以來,中文系的師生感情都特別好,書教得如何固然是重點,但更重要的是我們有一科名為「一年級輔導」的課程。一年級的新生,六至七人一組,每星期跟教授聚會,談談在學校...
2023-12-30
二〇二四年一月號
依舊在生活中的它 暨南大學文學院   王燕婕 是選擇被零錢裝滿的錢包?還是選擇一部手機或是一張卡?我想絕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後者。事物都具有兩面性,電子支付的廣泛應用為社會節省了大...
2023-12-30
二〇二四年一月號
紅簿仔與電子支付 聖保羅書院  蒲葦老師 陪老媽到銀行打簿,手中拿着紅簿仔,彷彿拿着石器時代使用的工具。不好,打簿機壞了,「轉數快」、「查數快」不用宣傳,自然更快了。You pay me...
2023-12-30
二〇二四年一月號
在《白日之下》的映後分享會上,我最常聽到的問題是「為什麼不是大團圓結局」、「為什麼不給予希望」的質疑聲。 Bad Ending不代表沒有希望 人人追求的Happy Ending,從頭到尾都只是假希...
沒有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