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二○一四年十月底,在香港科技大學,我第一次見到劉再復先生。之前和他在科技大學任教的女兒劍梅聊天時得知,他看過我的書,兩本「梁莊」之外,竟然也還讀了我的博士論文《外省筆記》和一些零散發表的論文,他的閱讀...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特輯:劉再復的文學星空 丁 帆、朱壽桐、李澤厚、林丹婭、季 進、高行健、張 煒、梁 鴻、鄭培凱、劉劍梅、閻連科、謝 冕(按姓氏筆劃序) 適逢今年是名聞遐邇的作家、學者劉再復八十大壽,本刊特推出他個...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 贈知己摯友再復兄古今中外,洞察人文。睿智明澈,神思飛揚。   著名哲學家、思想家李澤厚 煌煌大著,燦若星辰。光耀海南,特此祝賀。   劉再復長女...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劉再復把一九八九年(四十八歲)之前的人生,視為第一人生,把這之後到海外的人生視為第二人生。在《漂流手記》的〈瞬間〉一文中,他寫道,人的生命的某一瞬間選擇,會使人的「生命意義和生命形式發生巨大的變動」(...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我知道劉再復,讀到他的著作,大概是在八十年代初期,他寫了魯迅研究的時候,算起來快四十年了。真正認識他的時間卻不長,只有二十來年,是他離開中國大陸,在海外漂泊之後。我自己一生漂泊,一九七○年從台灣到美國...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國之東南,東海與南海交匯處,那裏是一片丘陵。丘陵向外延伸,接上了浩瀚的大海洋。那裏的土地四季翠綠,那裏的海洋終年湛藍。劉再復的誕生地,就在泉州灣邊上的南安,高蓋山下的劉林村,此地背山、近海。閩南地區氣...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在無盡的努力寫作中,身邊總是有比你才高德好的人,寫作便會變得輕鬆踏實些,人也自然活得輕鬆踏實些。或者在你一生的努力間,總是可以碰到比你走得快、又比你心氣平和的包容者,你就會既不停腳、又不至於累到氣喘噓...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物質主義時代的文學,在一部分人那裏,許多時候會厭煩談論「精神」這兩個字。但文學因為最終屬於心靈的產物,所以終究還是繞不開「精神」。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開始閱讀劉再復先生的文學論著,最感動的部分仍是關於...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昨天晚上,不,確切地說是今天凌晨,接到再復先生給我發來的自擬墓誌銘,讓我徹夜未眠,兩行熱淚不禁默默長流…… 這裏躺着一個人。他為文學奮鬥一生,把崇尚文學真理作為第一品格。...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前不久,無意間讀到丁帆老師的文章〈先生文學 文學先生〉,這樣有着聲聲詠歎與和聲效果的題目,呼喚出的主人公是如今遠在大洋彼岸的劉再復老師。讀了文章才知,那個在印象中似乎幾十年如一日,總是充盈着...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迄今為止的前一個世紀,充滿着各種各樣的文化運動:新文化運動、左翼文化運動、大革命文化運動,伴隨着或者夾雜着戰爭的腥風血雨、鬥爭的慘痛酷烈,甚至還有饑荒、疫情和自然災害的步步緊逼。這對於冒險者、盜火者、...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莊園是澳門大學朱壽桐先生的文學博士。她寫出一百五十萬字的《劉再復先生年譜長編》(下稱《年譜》),這麼快,這麼大的規模!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聞訊後感到驚喜。我的年譜,誰敢相信,我的人生做那麼多事嗎?寫那...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八月五日上午十時許陳方正兄來電,說余英時先生走了。他說是剛才余夫人Monica(陳淑平)通知他的。Monica打電話給金耀基,電話不通,接着就致電陳方正。我聽後震撼難過,隨即打電話到普林斯頓余府,Mo...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特輯:一代文化巨星的殞落──敬悼余英時先生 王汎森、王德威、孔捷生、江 青、李弘祺、李歐梵、吳宏一、林泉忠、金耀基、周質平、孫康宜、柴宇瀚、陳 致、陳方正、張 鳳、鄭培凱(按姓氏筆劃序) 八月五日...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沒有道別,沒有遺言,沒有任何儀式,就這樣,英時兄以最低調、最意想不到的方式,輕輕地,悄悄地走了。他從中國的歷史大變遷中走來,在自己所營造的歷史研究和時政評論世界中生活,現在則已經走進歷史,任人評說了。...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一九五八年秋天,時為哈佛大學研究生的余英時偶見陳寅恪先生《論再生緣》油印本,讀後撼動不已。陳寅恪是民國時期名滿國際的史學大師,一九四九年選擇留在中國,自此鐵幕隔閡,海外對他的境遇無從得知。《論再生緣》...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贈別楊師蓮生》(一九七一年) 火鳳難燃劫後灰,僑居鸚鵡幾旋迴。 已甘寂寞依山鎮,又逐喧嘩入海隈。 小草披離無遠志,細枝拳曲是遺材。 平生媿負名師教,欲著新書絹未裁。 癸丑秋由美返港任事母校...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幾天前突然傳來余英時先生在睡夢中去逝的消息,我悲痛萬分,不知如何反應。抬頭看見二十年前余先生送給我和子玉結婚的賀詩,是他親自揮毫從美國寄來的,把我們二人的名字故意放了進去。這一個珍貴的小禮物可以象徵余...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二○二一年八月一日,國際知名史學家余英時先生在睡夢中溘然離世,走得如此安祥,如此一無牽掛。就如他在世時,受惠於他的人不知凡幾,但他卻從不麻煩任何人。余先生是一九八七年來普林斯頓大學工作的。過去三十四年...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最後一次見到余先生,是二○一九年的暮春,普林斯頓草長鶯飛的時節。每年春天,我們夫妻都會安排到普林斯頓大學開會,目的是專程探望余先生與師母陳淑平大姐。余家離大學校園不遠,沿着幾條蜿蜒的鄉村公路前行,轉折...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