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社今年推出白先勇和我撰寫的《紅樓夢》英文導讀,書名是A Companion to The Story of the Stone: A Chapter-by-Chapter Guide(...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元旦假期,為了查一查「相遇」這個詞背後的故事,我與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相遇》(Une Rencontre,尉遲秀譯,上海譯文出版社,二○一二年十一月版)重逢。書架中放昆德拉作品...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郭羅基先生新作《「梁效」顧問馮友蘭》以對馮友蘭為主線回憶、評論和反思了文化大革命時期在北京大學發生的一系列事情。作者郭羅基先生是我學習哲學思考的啟蒙老師。一九七八至一九八二年我在北京大學哲學系讀本科時...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馮友蘭之所以成為「梁效」顧問,除了政治上的迎合與投機,也因為他有學問。毛澤東明知他不是「採取老實態度」的人,既然他的學問對「批林批孔」有用,還是要用他。馮友蘭的學問是在哲學方面,他是哲學家,首先是哲學...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有人說過:「我們能贈予子孫的永存遺產只有兩種:根和翅膀。」翅膀比較容易解讀,「根」則見仁見智。王賡武受到的家教,那麼清楚地體現了父親和母親培育這個獨生子明確的目標:給他根和翅膀。根在中國。父親認為「只...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一九八九年歲尾,我幾經蹉跎延宕,終於離開香港飛抵美國。飛機降落那刻,眼底展開的是一片遼廣而陌生的土地。漫長的流亡開始了。 那是我一生最頹唐的時段,即便當初未成年就到僻壤當知青,那種陌生與疏離,無非是...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二○一九年十月在台北陳文發拿給我一本王昆侖的《紅樓夢人物論》。我喜出望外,因為我現在僅有的一本,已經被我翻閱了三十五年,封面書頁都出現了脫落,雖然我都細心地用玻璃膠紙黏貼好,捧在手上總感到忐忑不安。 ...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費茲傑羅英譯《魯拜集》第十八首,是費譯中貼近詩人奧瑪.珈音(Omar Khayyam)的波斯文原作的佳構。原作用典是伊朗讀者非常熟悉的,拙譯如下: 昔日皇宮春酒樓,如今獅虎鹿林秋。 獵王墳裏彎弓鏽...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特輯:閱讀的情緣 陳毓賢、周立民、李晨陽、郭羅基(書摘)、熊景明、孔捷生、王 渝、傅正明/撰 疫情下,居家的時間多了,閱讀風氣死灰復燃,可謂不幸中之大幸! 一本書,可以派生出不同的緣份。 陳毓...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聖誕節前一個禮拜,突然收到傅太太Patsy的電郵,告知他們夫婦都感染了新冠肺炎。我嚇了一大跳,立即給她打電話,當時Patsy已無大礙,而傅聰免疫力也不錯,情況尚算樂觀,希望聖誕節前就能回家。我雖焦慮萬...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在倫敦傅聰的家裏,迎接二○○○年新世紀的到來。哪想到二十一年後的今天,我卻在寫悼念他的文章。 「我從來只對音樂動感情!」 傅聰是個純粹的藝術家,敏感、細膩、純良、衝動和執...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電話那端,傳來傅聰夫人Patsy的聲音,低低的,卻沉穩:「我在教琴,可否過一會兒再通電話?」那天是二○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傅聰走後的第三天。 我知道她會挺過去的,各地問候的電話不斷,弔唁的電郵如雪...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一代樂藝的燈火,隨着傅聰黯然離去! 隱隱含着臻雅內蘊的時代,漸逝臨來! 上個月底,未料,老友傅聰居然因染Covid-19在倫敦醫院裏離我們而去!一下子不能接受!馬上和人在日內瓦、正要啟程赴盧伽諾演...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二○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居住在英國的傅雷之子,國際著名英籍華裔鋼琴家傅聰因感染新冠病毒逝世,享年八十六歲。雖然傅聰因雙手腱鞘炎影響,過去三十年減少登台演奏,他的離世仍在古典音樂界引發震撼,蕭邦研究所...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十二月二十八日,距離跨越多災多難的二○二○年的最後三天,八十六歲高齡的詩人鋼琴家傅聰在英國身染新冠肺炎,住院治療二周後,未能扛過病毒的侵害,揮別人間。早晨六點,我剛從被窩裏坐起,就接到北京朋友發來的微...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這幾天老天「眼」下雨沒有停過,雨點颼颼敲打着玻璃窗滴答、答滴,令人心碎。天冷夜長的北歐,北風呼嘯搖動着窗外的老松樹,剛才,我站在窗前久久凝視着,耳邊響起傅聰的長歎聲:「哎—!」聊天時唉聲歎...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看到傅聰先生辭世的消息 總感到一種恍然的淡淡的痛 之前數面的點點滴滴 突然就清晰起來 第一次見面 朋友拉我一同陪傅先生去黃岩 初面的感覺 這是一位真正的貴族 從內而外散發着的高雅 讓...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裏,有七十億個故事,每一個家庭,每一個人,都在巨大的變化中戲劇性的活。 這一年,每一個人的故事裏都有一個共同的敵人─新型冠狀病毒。 江青:「我寫文章吧,只能這樣。」 這一年,...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劉詩昆二○二一年一月一日題:「深切悼念傅聰先生。」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在海外,一個思想文化刊物,沒有政府的支撐,自己走過風風雨雨的五十五年,這是何等了不起、何等不容易、何等偉大的行程!一九八九年後,《明報月刊》發表了我的文章大約二百篇,從我個人的真切體驗中,深知它有三個...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