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4-6-28
二〇二四年七月號
香港影視作品的文學改編,可遠溯到一九二○年代香港第一部長篇故事片《胭脂》,改編自清代作家蒲松齡的《聊齋》。之後,中國古今文學作品也好,外國文學作品也好,也不時被香港影視改編。但如果將範圍收窄至香港文學...
2024-6-28
二〇二四年七月號
王家衛《一代宗師》曾有這麼一句:「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王家衛在上海出生,年幼時隨家人移居香港,長大後一直在香港拍電影,卻經常被影評人說他在香港拍出了「上海味道」。正當王家衛的導演生涯愈來愈成...
2024-6-28
二〇二四年七月號
第一回 群俠怒轟徐老怪 深秋。半山。小屋。盈盈紅燭。方桌上,酒樽杯盤狼藉,圍坐多人,或臉紅如棗,或青白如霜,不是醉了就是半醉。 「你們說,那個徐老怪是不是太過份,亂改亂編到這個地步!」說話的,是老...
2024-6-28
二〇二四年七月號
作為書香門第之家出身的梁羽生,自幼便是武俠小說的狂熱粉。在桂林上高中期間,先生也愛上了電影,甚至多次趁着節假日去桂林城內的一家影院看戲,來香港後這個習慣也保持着,甚至在七十年代也參與創作過一些電影劇本...
2024-6-28
二〇二四年七月號
香港有「東方荷里活」之美譽,單是電影作品便達上萬部,數量之龐大,令人嘆為觀止,而影視作品背後更是有文學的影子。自二十一世紀,改編自文學作品的電影也有百餘部。二○一一年香港電影資料館對外公布的「百部不可...
2024-6-28
二〇二四年七月號
優秀的電視劇集,離不開用心打磨的劇本。回顧上世紀港劇的輝煌時代,無綫電視是港劇製作的重要電視台,數十年來的劇集一連五晚陪伴着電視機前的每一位觀眾。《上海灘》(一九八○年)、《新紮師兄》(一九八四年)、...
2024-4-30
二〇二四年五月號
「當我記下了今生忘不了的人和事,好似看到滿山金黃色的大樹,在陽光中,葉落歸根。」——齊邦媛 臺灣大學外文系退休教授、《巨流河》作者齊邦媛三月二十八日凌晨去世,享嵩壽一百零一歲...
2024-4-30
二〇二四年五月號
「從來不相信文學作品與年齡有任何關係……作品能不能存在才是最大的問題。所以做我們文人的有一個好處,就是到生命的最後,你還永遠是不過氣的文人。但是如果你不創作,你的imagi...
2024-4-30
二〇二四年五月號
作者一九七三年與齊邦媛教授相識,一起在國立編譯館合作,之後有一段經常見面的日子,也有不相往來的時候。作者撰文悼念齊邦媛,並述及曾經在報述撰文質疑《巨流河》內容的風波,時至今日,有另一番體會。&mdas...
2024-4-30
二〇二四年五月號
二○二四年三月二十八日,在一個多月前剛剛度過百歲壽辰的臺灣大學外文系教授、武漢大學校友齊邦媛與世長辭。二○○九年,她以八十多歲的高齡歷時四載完成的回憶錄《巨流河》正式出版後,在海峽兩岸均引起了很大的轟...
2024-3-28
二〇二四年四月號
本頁插圖是AI繪圖,軟件是Bing,我輸入的指令是「請替一個名為『用虛擬構建現實?—人工智能藝術的未來』的特輯繪製一張插圖,要有未來感覺。」我故意把指令設得較空泛,看看AI如何理解題目。結...
2024-3-28
二〇二四年四月號
疫情之後的中國,線上音樂會似乎找到了新的商機,各路音樂人紛紛登場,連我在英國也欣賞了幾場懷舊的網絡音樂會;而在英國,除了疫情後的演出市場早已恢復往日的繁榮之外,火遍七十年代的瑞典流行樂隊ABBA卻在「...
2024-3-28
二〇二四年四月號
一九一七年,法國藝術家杜象(Marcel Duchamp)以一個現成買來的小便斗參加藝術展覽,從而改變了西方現代藝術在二戰後的進程,更引領了達達主義及超現實主義的開拓之路。一個世紀後,人類的藝術發展持...
2024-3-28
二〇二四年四月號
談及AI和藝術,有人嗤之以鼻,也有人充滿好奇,藝術家彷彿河水不犯井水,即使偶爾有來自傳統媒介的藝術家觸及科技領域,能夠如David Hockney般,拋棄紙張以iPad畫畫依然相對能得到大眾認同的,也...
2024-3-1
二〇二四年三月號
一九二四年三月十日,在海寧出生的一個男孩,誰想到他會是日後叱咤武林的一代文人?「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一手寫社論,一手寫小說」,金庸的傳奇不用多介紹,值此百年誕辰,本刊特輯邀請群雄華山論...
2024-3-1
二〇二四年三月號
曾有朋友問,我和金庸先生通過多少信,我習慣性回答說:沒有。事後想,此說不確。我曾收到過金庸先生的信,而我也給金庸先生寫過超過五十萬字的電子郵件。只不過不是朋友相互問候敘述生活的那種。二○○二至二○○四...
2024-3-1
二〇二四年三月號
要知,金庸的武俠小說都是先在報紙或雜誌連載,之後才結集成書。由一九五五年二月八日起初撰《書劍恩仇錄》,至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三日《鹿鼎記》完稿封筆,前後足足十七個年頭。這不是一段短日子,金庸真的筆耕不輟...
2024-3-1
二〇二四年三月號
我在江西一個小小的縣城長大,那時候沒有互聯網,書籍也比較少,在喜歡上金庸小說後很長一段時間裏,至少近兩年吧,我都不知道金庸長什麼樣子。直到初中三年紀,一個晚自習之後,發現學校門口的小書店裏忽然多了一本...
2024-3-1
二〇二四年三月號
我初讀金庸是在一九八四年冬天。那時我是北大的新生,當時北大圖書館裏既有出版社剛剛重印的中西文學經典名著,也有剛剛翻譯出版的西方現代主義文學,如袁可嘉先生主編的《西方現代派作品選》、王央樂先生譯的《博爾...
2024-3-1
二〇二四年三月號
二○二四年是金庸先生誕辰百年。正是因為他與老友梁羽生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開始的聯袂創作,在中國文學史逐漸形成了一個以他們為代表的虛構歷史武俠故事為內容的「新武俠小說流派」。該流派以梁羽生為開端,金庸為高...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