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田集
2024-1-30
二〇二四年二月號
和德語教師Y女士相識,是二○一八年四月。那以後,雖遭遇了新冠疫情,但我們一直保持着密切聯繫。和我認識的其他幾位德語教師相同,Y女士也是說話非常嚴謹的人。準確地說,她給我以嚴謹的印象,還不在於見面時的一...
2024-1-30
二〇二四年二月號
如果我問你: 「家庭主婦分兩種,你知道是哪兩種嗎?」 你會怎麼回答? 有一次,我在一張不太大的咖啡桌上,問一掛朋友,那天圍桌而坐的大約有六、七人(其實,六就六,七就七,但,難免有人遲到早退)。 ...
2024-1-30
二〇二四年二月號
上世紀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中期由台灣到美國留學的研究生,像漂鳥,因求食而漂流各地,如雀、雉,我們申請美國的大學進修,拿到博士學位後在美國覓得職位,留在異國成家立業。這二十年多間國共處於交戰的狀態,父母巴...
2023-12-30
二〇二四年一月號
我常常想,是什麼奇妙的緣份,牽引我認識美國詩人蓋瑞.史奈德(Gary Snyder,一九三○—)?早在一九六九年我寫的碩士論文"The Cold Mountain:Han Sha...
2023-12-30
二〇二四年一月號
在老台北市的中心位置─我說的「中心」是指地理上的中心,跟能賺錢的「商業中心」或有權力的「行政中心」無關,就是老老實實的市中心。那裏有一條街叫青田街,青田街上有一間畫廊,我有時會帶遠方來的朋友去那裏坐坐...
2023-12-30
二〇二四年一月號
川喜多和子在她五十三年短暫人生的最後十多年,把全身心都投入到進口法國、意大利等國電影這一工作上。去年三月至六月,為紀念和子逝世三十周年,位於鐮倉的川喜多電影紀念館舉辦BOW電影節,上映了她參與進口的幾...
2023-11-29
二〇二三年十二月號
我坐在室外走廊的小圓凳上,圓凳矮矮的,不太穩妥,沒有靠背;脫了鞋的雙足,踩在一張污跡斑斑的小地毯上,不能走動,因為隨時得準備試鞋,幸虧是十月天了,居然感到涼風習習,相比起四個月前(六月中)來訂做鞋子的...
2023-11-29
二〇二三年十二月號
一九七○年十月到加州聖芭芭拉訪問肯尼斯.雷克羅斯(Kenneth Roxroth,一九○五—一九八二)以前,我在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校區讀研究所已經三年,那三年我對西方文化有什麼了解呢?...
2023-11-29
二〇二三年十二月號
那天,從成都,我要去一個地方叫安仁古鎮。有個好心的晚輩答應開車送我去,我的任務是去剪綵,為朋友所策劃的展覽。那展覽是為民國初年的學人辦的,例如胡適、蔡元培……等人。天好,路...
2023-10-31
二〇二三年十一月號
我跟丈夫退休前都在學校教書,我的學校距家十一公里,他的則離家四十二點二公里,我自己開車去,他搭的是校車。也不知是不是為了「遠」這個原因,他出門前常常不安:「不知道今天下不下雨,不知道天氣會不會轉熱,不...
2023-10-31
二〇二三年十一月號
一九七○年暮春我決定威斯康辛大學的博士論文要研究當代美國詩人肯尼斯.雷克羅斯(kenneth Rexroth,一九○五—一九八二),就在那一刻啟動了我跟他的緣分,論文題目是"Ke...
2023-10-31
二〇二三年十一月號
老同學從多倫多寄來電郵,興致勃勃的,接收者名單一大堆,我是其中的一個。電郵轉來的是一則信息,說道:在上世紀某某年度到另一個年度前後十六年之間出生的人,以全世界人口來看,目前百分之九十九已經撒手塵寰了,...
2023-9-29
二〇二三年十月號
西藏給我的最初印象是一雙小女孩清澈的眼。那是多年前看到的艾軒的西藏女孩系列畫。究竟什麼地方才能養出這麼清澈透亮的眼睛?那時,我知道有一天,我一定會去這個地方看看。只是,我一直擔心去西藏會有高原反應,而...
2023-9-29
二〇二三年十月號
我在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校區比較文學系攻讀碩士、博士的時候,到東亞研究系選讀了三門周策縱教授的課:中國文學批評史(上和下),以及類書。類書是一種工具書,是類似百科全書性質的書籍之統稱,在中國南北朝開...
2023-9-29
二〇二三年十月號
有選擇困難症的人,千萬不可做翻譯!假如你走進一家茶餐廳,面對着牆上列出的「今日特餐」,一共只有A乾炒牛河;B火腿蛋飯兩款,你居然考慮了五分鐘,還不知道究竟要點A餐還是B餐,而自己又不幸是從事翻譯工作的...
2023-9-29
二〇二三年十月號
華人這個族群,一向人多,但如果你必須在眾多古代華人中(有個統計,說二十世紀以前,中土華人累計共有十八億)要找一、二個人來喜歡並佩服,可也不容易。我年輕的時候(指二十歲左右)喜歡過兩個古人(孔子不算,他...
2023-8-30
二〇二三年九月號
「很多記者在採訪時,都會問我們,這《青春版牡丹亭》演了將近五百場,前後快二十年了,現在還在叫青春版嗎?」台上的杜麗娘,台下的沈豐英,在我身邊緩緩的說。此時的她,濃妝卸盡,一身便服,那張素臉,乾乾淨淨的...
2023-8-30
二〇二三年九月號
一人活着,有件事我覺得「非常非常重要」─如果不是「最最重要」的話─那就是:「你要喜歡自己。」喜歡自己不難,世上的大梟雄、大壞蛋多半都喜歡自己,才會想到損人利己的陰招,如希特勒,或黑道老大。但我說的是「...
2023-8-30
二〇二三年九月號
一九六七到一九七二年我在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校區讀研究所,寫碩士和博士學位論文之前都要選課,兩個學位加起來選了十六門課。我讀的比較文學系規定研究生除了選本系的課,還需在其他系選文學課,所以我還選讀了...
2023-8-30
二〇二三年九月號
我爸爸有一支廢舊的派克名牌鋼筆,是他很久很久以前用的。我時常將它從抽屜裏拿出來端詳。這支筆的筆尖已經被磨得沒有了,但筆尖上面一點的金屬還閃着黃色的光,爸爸說那是真正的金子。沒想到這支連筆尖都沒有了的鋼...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