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田集
2022-8-30
二〇二二年九月號
現代的小孩,不好纏。 只不過講個故事,卻要事先小心,嚴加部署,以防小傢伙聽着聽着就蹦出一個石破天驚的問題,讓你措手不及。其難於下台之處,簡直像市長遭驃悍的市議員質詢差不多。 我曾深夜獨坐,自思自忖...
2022-8-30
二〇二二年九月號
《蜀山劍俠傳》由頭到尾是一次又一次正邪劍俠之間的戰役。那麼還珠樓主筆下的正派、邪派行事如何區分呢?邪派劍仙、妖魔、精怪都極端利己,為了增強自己的法力,任意殺害人類和生物,以役使他們的生魂,還行採補術;...
2022-8-30
二〇二二年九月號
翻看張愛玲受人稱道的散文〈憶胡適之〉,文章很長,詳述了兩人之間的交往過從,然而最使我入目不忘的,卻是其中一段描繪:「炎櫻有認識的人住過一個職業女子宿舍,我也就搬了去住,是救世軍辦的,救世軍是出名救濟貧...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作家筆下的愛情會受某一特定時空之文化觀的影響,有他所屬社會的觀念,也有他虛構世界所採用的觀念。《蜀山劍俠傳》中的愛情表現了上世紀三十年代中國社會對男女關係的約制,小說中小輩劍仙男女在前輩子種下情緣,這...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所有的孩子都愛圖畫書,我們稱之為小人書的那種。去學校的路上有兩個小人書攤。一個擺在人行道旁,經常有新書和比較厚的故事書拿出來。另一個擺在屋裏,種類較少,而且很薄。我最喜歡人行道旁的那個書攤,放學回家時...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一 「多做多得」,是今年高中考試中令人「發傻」而不知該如何下手的作文題目。 這題目之可怕,在於兩個「多」字是形容詞,而「做」跟「得」是動詞。形容詞或動詞有時一望便知是正面意義,但有時則不然。舉例而...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前幾天,跟青霞聊天時,忽然談到了彼此的父母。這世上,一般人談起子女或孫輩來,都是樂呵呵,喜滋滋的,那股得意勁兒,壓都壓不住,彷彿口中的心肝寶貝,不知如何聰明伶俐與眾不同,簡直是天上有,地下無!至於要在...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應聘到香港浸會大學第一個潮濕的春天,是在二○○四年三月,我開始氣喘胸悶,應該是我的氣管已經適應了南台灣高雄大太陽的乾燥天氣,故難以抵擋港九連牆都出水的回潮天。我買一顆顆紫色的乾靈芝,熬水來喝。為什麼朋...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一 捨不得不手寫漢字的人 現在,很少人「寫文章」了,絕大部分的作者都是「打文章」。朋友中,剩下席慕蓉和隱地,還和我一樣,楞楞地緊握着一枝筆。以前還有余光中,後來,他提早離席了,令人不勝懷念。 我是...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古城長沙給我的印象帶一點灰色,極為簡樸,有點平庸。既不是特別繁忙,也不是特別清閒。有點好客,但並不過份。有點老派,也不過份。 不知從哪一年開始,我對學校的那條街上那兩家裁縫舖比較注意起來。很顯然,那...
2022-5-27
二〇二二年六月號
我才滿十四歲,就讀完還珠樓主寫的《蜀山劍俠傳》,整套五十冊!那個暑假由高雄女子中學初中直升高中,父母一向任由我寒暑假看文學閒書。這部《蜀山劍俠傳》是上世紀四十年代大陸出的版本。字印得又小又密的章回小說...
2022-5-27
二〇二二年六月號
有朋友說,他們從雜誌上讀到了畫家黃永玉的長篇小說《無愁河上的浪蕩漢子.朱雀城》。我聽後略有一點擔心,因為《收穫》是個雙月刊,間隔周期長,歷時五年才連載完的這個長篇,讀者如讀得斷斷續續,感覺可能零碎。我...
2022-5-27
二〇二二年六月號
避疫期間宅在家中,時間多了,雜務少了,於是時常躬身自省,想想這輩子匆匆數十寒暑,一路走來,跨過大大小小的坎兒無數。是誰,在自己摔倒時伸出援手?是誰,在自己失落時予以力量!這背後默默扶持、暗暗付出的同行...
2022-5-27
二〇二二年六月號
慕沙,親愛的慕沙:  你我不相見,已經好久了─哦,不對,其實你應該可以見到我,在朝雲靉靆的天際。至於那見不到對方的,是我,是此刻猶留竚在「肉骨凡胎之身」的我。 其實,因為各有所忙,你在世...
2022-4-29
二〇二二年五月號
生平第一次經驗冬天的寒雪,是在美國中西部的威士康辛州。沒有料到我會由亞熱帶的台灣來到麥迪生城一住五年,緯度與東北長春市差不多的嚴寒之地。 一九六七年十二月中旬,頂着紛飛大雪,眼前茫茫濛濛,由威大女生...
2022-4-29
二〇二二年五月號
二○○六年台灣有位旅遊作家出了一本關於日本京都的書,很為讀者所欣賞。十六年後,也就是今年,改版再出,我讀了新版序文,也想來說幾句。 很有趣,作者寫日本京都,竟忽然跳到自己是「寧波人」的因緣上去了。作...
2022-4-29
二〇二二年五月號
遠處山徑,晨光照耀下,闃寂無人,連經過的車輛也疏疏落落,只有一片濃濃淺淺的綠!都習慣了,這是疫情嚴峻時常見的光景,這城市,彷彿封閉了,沉沉睡去了,人人都宅在家中,各自修煉,以不同的方式,來抵禦逆境,尋...
2022-4-29
二〇二二年五月號
年輕時候的諸多想法,日後,往往變成如夢如幻的泡影。年輕的時候,我不只一次告訴自己:我老了,要回來宜蘭住!我是真心的盼望,當我老去,仍然可以放眼看到這一大片茂盛的稻田,如我的詩句所說:「故鄉的山色脈脈,...
2022-3-28
二〇二二年四月號
跟於梨華(一九二九─二○二○)結識,是在一九七二年,五十年前;她在二○二○年四月於美國馬利蘭州蓋瑟斯堡(Gaithersburg, Maryland)一家安養院去世,是第一位因新冠肺炎逝世的重要華人作...
2022-3-28
二〇二二年四月號
我終於小學六年級畢業了,儘管人家讀六年我三年就結束了,雖然沒有留級(那時候還沒有這樣的制度)。我畢業時導師仍然是張添丁,張老師很年輕,看起來才完成自己的師範教育,就回家鄉宜蘭女子學校任教。當我捧着畢業...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