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田集
2020-6-30
二〇二〇年七月號
疫情肆虐期間,美國芝加哥的同學來信說,附近超市關閉了,擔心會斷糧;加拿大卡爾加里的親戚來電說,超市食物架子上,一連兩個月都空空如也,平時注重飲食的她,唯有以罐頭度日。這種在太平盛世時匪夷所思的事,居然...
2020-6-30
二〇二〇年七月號
二○一八年十二月,我帶外地朋友到高雄左營舊城附近的海軍眷村文化館參觀。看見牆上展示一張放大的集團結婚合照,照片中約有三十人,正中央坐着海軍總司令桂永清上將及夫人,他們旁邊坐着美軍顧問團官員及夫人等,後...
2020-6-30
二〇二〇年七月號
春雨無聲。 深夜,我在燈下,怔怔地讀着朋友的詩。八十一首,我卻從三月讀到四月又讀到五月……春天的夜晚,有時有點冷……。 疫情嚴峻,全世界悽悽...
2020-6-30
二〇二〇年七月號
我每天早上起來,會看電視新聞,先看香港本地新聞,再看美國的晚間新聞,總要知道身邊發生的事情,以及大洋彼岸的消息,也算是對世界現況有個持平的認識。這幾個月來的新聞報道,特別是發生在美國的新冠瘟疫紛擾,讓...
2020-5-29
二〇二〇年六月號
一九七七年四月一日,柏楊(圖)從綠島獲釋回到台北。翌年二月和我結婚。 回憶我和柏楊相識之後,我們每一次約會都在談校對。飯後開始校對,品咖啡之後校對,談話之間校對。校對到一半,休息時繼續校對&hell...
2020-5-29
二〇二〇年六月號
你看,照片中我曲一腿而立,像不像經驗老到的神氣水手?這是我兩歲半時站在日本橫須賀軍港一艘美國軍差船上,父親拍攝的。什麼叫軍差船呢?我弟弟考證出來,他由那天拍的一系列照片判斷,包括船上的設備、救生圈上印...
2020-5-29
二〇二〇年六月號
一、從名字說起第一次接觸到他的名字,不免怔住,他名叫曾孟人。這名字到了我的嘴裏,被我一咀嚼,竟然變成了曾子─孟子─人子。曾子在中國文化史上是個了不起的人,雖然就儒家而言,孔子一向算老大,他有七十二個大...
2020-5-29
二〇二〇年六月號
這個人是誰?跟我到底有什麼關係?為什麼看起來似近而遠,似親猶疏,似熟還生?何以一個年輕女孩當年的一念一息,一舉一動,竟會決定了今時今日的我畢生的命運?面對着一大堆微微泛黃的書信,按照信封的郵戳一封封打...
2020-4-29
二〇二〇年五月號
寫?還是不寫?自我關閉四五十天的期間,晨昏顛倒,晝夜不分,頭腦脹得昏昏沉沉的,日子過得無無聊聊的,還有什麼值得書之成文?閉關自守,與世隔絕,這是大部分跟我一般高危群組的自我選擇。不讓自己惹麻煩,不給子...
2020-4-29
二〇二〇年五月號
這張一家三口的照片是一九四七年七月六日拍攝的。我兩歲零兩個多月,手裏獻寶似地拿着美國口香糖。父母親穿着非常正式,父親着白色海軍軍服,正式到穗帶、資歷章都配在軍服上。母親戴了項鍊和白手套。一家三口站在上...
2020-4-29
二〇二〇年五月號
上面是元代曲家喬夢符(一二八○─一三四五)的〈水仙子〉散曲小令。此人本是太原人,有其屬於北方男兒的爽颯帥氣,並且又莊矜富文藝氣質。他是個了不起的「元曲人」,同時擅長「散曲」和「劇曲」的創作。他甚至還是...
2020-4-29
二〇二〇年五月號
俗話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反映了古人生命歷程中不確定因素太多,是福是禍,自己掌握不了,於是歸之於「天」,歸之於「命」,好像冥冥之中有隻看不見的手,任其撥弄人間是非,決定人們生死。在醫療科技處於蒙...
2020-3-28
二〇二〇年四月號
○○:一月十七日,應邀前去演講,主辦單位跟你們雜誌社借了可坐百人的廳堂,我一走進去,立刻覺得神清氣爽,因為大廳中有兩面牆全是窗,樓高九層,頗可以觀遠。屋子敞亮明粲,清風逡巡,真是叫人驚喜。演講完了又因...
2020-3-28
二〇二〇年四月號
開始翻譯芬頓(James Fenton)的英文《趙氏孤兒》之前,兩位譯者除了共識,理解和定調之外,最要緊的是審視劇本中「角色設定」的問題。芬頓的創作是以紀君祥的元劇為藍本的,敍述的是春秋時代發生在晉國...
2020-3-28
二〇二〇年四月號
一看照片就知道,父親鍾漢波年輕的時候很帥,攝於一九四八年初春,他三十二歲,在日本的中華民國大使館任海軍武官。假日他穿西裝帶着母親和四歲的我,在東京一條開滿櫻花的路上拍照,這張照片是母親拍的。我長得比較...
2020-3-28
二〇二〇年四月號
關於飲茶的起源與早期發展,最早有系統的記載,是陸羽的《茶經》。他在《茶經.七之事》縷列了上古飲茶的資料,從三皇五帝到秦漢這一段,大多是難以驗證的傳說,沒有確切的歷史證據。他也廣為收錄漢代以後的文獻材料...
2020-2-28
二〇二〇年二月號
二○一九年初,承蒙上海導演徐俊邀約,囑我把英國詩人芬頓所撰《趙氏孤兒》翻譯為中文,五月達成協議,此書交由台灣莎士比亞專家彭鏡禧教授及我二人合作譯出,並將以音樂劇形式於今年六月在上海公演。這件事因我而起...
2020-2-28
二〇二〇年二月號
我站在一家清真館的門口,平時,我偶然會來吃碗牛肉麵,頻率是大約三個月一次。今天來,我沒進門,因為只打算買一包口袋餅帶走。口袋餅應該原叫饢,中國北方和西北方都這樣叫的。直徑約十五公分,厚則近一公分,上下...
2020-2-28
二〇二〇年二月號
為什麼我一而再、再而三寫一九四九年大陸人來台灣那段時期的事呢?一則因為那些事發生在我四歲到六歲,記憶朦朧,再不寫就沉入遺忘。二則那是大苦難、大隔離的動亂時代,每一段故事對當事人來說,都刻骨銘心。舅舅范...
2020-2-28
二〇二〇年二月號
南斯拉夫是我們的國家記憶,因此,當去年的諾貝爾文學獎授給一個始終「把南斯拉夫深藏心底」的作家時,即便沒有讀過漢德克(Peter Handke,圖)的中國人,也會生出一種親近。但漢德克是拒絕親近的。他用...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