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田集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哎──我想,那應該是一本熱門的暢銷書吧!至少,既然有人在報上讀書欄大力推薦,應該不會是冷門書吧?推薦的人說,這是精心策劃的一本書,作者花了「很多時間」,拜訪了「很多名人」,請這些人說出他們一大清早都在...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我永遠忘不了那些木樓,還有那些城市少女們的情致。 我是屬於宿舍的孩子,後來轉學到一所街上的小學上學了。時間一長,我發現我的同學們都住在小街小巷裏,他們的父母則大都是幹體力活的。大約過了一年多,我終於...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談到想像,詩人是我們的老師。「食指」這個筆名很奇怪,他的意思是不怕人指指點點,我的理解他能點化文青找到想像。他說蜘蛛網「查封」了爐台,紀曉嵐用信封裝一點茶葉暗示查封,比他差多了。他說大海「托住」了太陽...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他來了!是遠處山間吹來的一陣煙嵐,像雲又像霧,有點飄忽,卻又舒卷自如,愛來的時候來,想去的時候去,不必囁囁嚅嚅解釋,無需喋喋不休致歉,反正,一進門,他就會坦然坐下,他舒服,你也舒服。 Franc是安...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二○一九年十二月初,寒山文化論壇會議結束次日,寒山美術館館長胡仁仁帶何善蒙教授、畫家王公懿和我,探訪一處遊人罕至的古跡。我們的車穿越蘇州西郊太湖旁的田野,駛到一條小鎮街道,看見堂皇而嶄新、明黃色的山門...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一 三十七年前,我曾看到一份文稿,短短幾行,英文的,我讀了大受感動,就把它譯為中文,順手夾在書裏。但,那時我人在香港任教,及至束裝歸國,就不知把小小紙片塞到哪個角落去了,如今想找找不到,氣得我很想把...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梅芳走了,讓我感到十分難過。難過之餘,又感到悵惘與說不盡的哀思。生命是如此脆弱,死亡是如此無情,一次又一次奪走了我的親朋好友,收割我的哀痛。我坐在窗前,凝望眼前的海灣,思緒茫然混亂,冥想着地球的另一邊...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不錯!巴黎是我魂牽夢縈的所在,這麼多年了,寫過不少其他的地方,就是不太敢去描繪巴黎,所以不敢碰觸,就好比邂逅了一個風情萬種的對象,太嬌太媚了,雖然心中戀戀不捨,面對面時卻不敢跟她四目交投,更別說提筆細...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說到遊蘇州,人人都說要去看蘇州四大園林、看貝聿銘設計的蘇州博物館。是的,以前都去過了。最近一次遊歷到不一樣的蘇州,希望是內心層次深了,觀看到不一樣的蘇州景象。二○一九年十二月初應蘇州寒山美術館之邀,參...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加拿大美麗如畫的湖光山色時常縈繞心頭,在那裏遇到的人和事也時常會在記憶的屏幕上浮現。 一九八二至一九八三年間,我在加拿大的滑鐵盧大學訪學。該大學位於安大略省南部的滑鐵盧市,那是一座當時人口還不到五萬...
2020-9-29
二〇二〇年十月號
偶而拜讀時人的作品,讀的時候不免為別人所看到的美景、美人或所吃的美食喝的美酒美茶而生羨。我多半當下心中悄悄地歎一口氣: 「呀!」 接着,就沒了。接着,我就去做我該做的事。欣羨之情只有半秒鐘長,欣羨...
2020-9-29
二〇二〇年十月號
朋友問我的書房有沒有齋名,我想了想,覺得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因為我現在連書房都沒有,怎麼會有齋名呢?本來是有間書房的,十年前剛搬進新居,還布置了一下,有張靠牆的書桌,一張可以躺下來休息的梳化,掛了兩幅字...
2020-9-29
二〇二〇年十月號
我台灣的童年歲月,生活在外省人的圈子中。就讀的海軍子弟小學,師生全為渡海來台的外省人;放學以後的玩伴全是講廣東話的小孩。童年近距離長期接觸的台灣本省人只有阿美。我母親在一九五一年春住進內惟眷村沒多久,...
2020-9-29
二〇二〇年十月號
這是一本二○二○年的小小記事冊,淺綠封面,燙了金邊,上面還有朵朵金蕊粉白的小花,一隻蝴蝶輕輕伏在一側。年初時兒子從背囊裏掏出小冊來,一把塞給我說:「喏,給你。知道你還是在用記事本,不肯把事情記在手機裏...
2020-8-27
二〇二〇年九月號
一行人,應邀去參訪旅行,那是好些年前的事了。那天早晨,走在山中,我和一對教授夫婦走得最慢,跟最前面的人距離大約五百米,走在中間的也領先我們二百米,好在領隊不時來張望一下,並且安慰說: 「不急,不急,...
2020-8-27
二〇二〇年九月號
儘管我記性不好,由童年到現在六十多年,常常憶起我跟一群小孩,七、八個左右,沿着一座條形屋的木板長廊,興高采烈地由走廊頭奔跑到廊尾。我們不是賽跑,歡樂是因為小腳踏下去,踏在木板地上,就像打鼓。於是我們由...
2020-7-31
二〇二〇年八月號
盛夏,溽暑,六月的一個下午,台北悶熱鬱燠到令人對生命都幾乎要想不開的程度。那是去年的事了─哦,不對,我記錯了,時間過得太快,這早已是前年的事了。 其實,這也不怪我,台北哪年不熱?把我都熱昏了。而我,...
2020-7-31
二〇二〇年八月號
我五歲的時候迎來了生命中的第一次蛻變。一直到五歲,都是家中的小公主,得到父母完整的寵愛。母親常買新衣打扮我,還幫我戴上水晶珠項鍊,透亮的水晶珠每一顆都切割成多面;我撒嬌故意不吃東西,到五歲父親還常用湯...
2020-7-31
二〇二〇年八月號
猶豫了一陣,終於打了這通電話。明知道他一向不喜應酬,經常閉門謝客,在家練琴,但還是放心不下,畢竟倫敦的疫情太嚇人了,最近還有街頭示威,不知道他是否安好?接電話的是傅聰的夫人卓一龍(也是鋼琴家),她說現...
2020-6-30
二〇二〇年七月號
疫情肆虐期間,美國芝加哥的同學來信說,附近超市關閉了,擔心會斷糧;加拿大卡爾加里的親戚來電說,超市食物架子上,一連兩個月都空空如也,平時注重飲食的她,唯有以罐頭度日。這種在太平盛世時匪夷所思的事,居然...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