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田集
2021-12-31
二〇二二年一月號
一九六七年初我就讀台灣大學外文研究所碩士班,選了余光中老師的「英美現代詩」,成為他的門生。也因為這師徒緣,二十二年後我辭去香港大學教職,到台灣中山大學外文研究所專任,改變了我的人生路途。那年余老師三十...
2021-12-31
二〇二二年一月號
女兒總是奇怪,為什麼我寫文章、改作業,極有耐心;一看到要填表,尤其是要上網填寫什麼東西,就會眉頭緊鎖,火氣上升;明明是幾個樣板式的簡單步驟,對我來說,卻像是看天書似的,老是弄得氣急敗壞、手忙腳亂,不是...
2021-12-31
二〇二二年一月號
人生中有些事,我以為我早忘了,其實不然…… 前天,吃完晚飯,忙着收拾「家事」和「己事」,忙着忙着,一看鐘,竟然已是凌晨四點了。 我這人一向「公」「私」分明,如果我去擦窗...
2021-12-31
二〇二二年一月號
四十年前的一個夏日正午,全寶記弄都在午睡,鄰居阿四突然大叫着「校長校長」衝進我們家,他是來借鋼筆的,後面跟着他們家的阿二阿三阿五阿六阿七。阿四要去參加自衛反擊戰,他要借我爸的鋼筆簽個名。我父親是中學校...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一九六二年我進東海大學外文系就讀,王靖獻是同系四年級學長。他是第一位我結識的文壇名人,他還讀大二時就已經以筆名葉珊出版詩集《水之湄》(一九六○)。學長才華早顯,讀花蓮高中時,才十六歲就在台灣最重要的三...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王安石先生: 寫這封信給你,對你來說是件不太公平的事,因為我知道你的姓氏里貫、你的生卒年月、你的政治立場、你的詩詞才華。而你於我卻一無所知,就算你死而有知,也無法對我的數落反口相譏。 不錯,這是一...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年輕的時候,喜歡淋雨,更喜歡沐雪。踽踽獨行於雪中,讓我有一種遺世獨立,遠離煩囂的感覺,處身於冰雕玉琢的琉璃世界裏,一切都變得沉靜,變得明淨,可以促我靜思,助我反省,勉我自強。從小生長在南國,這一輩子,...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我小姨父不善言辭,家境不好,外婆最後鬆口,是因為小姨父會吃。懂吃愛吃的男人,不會對女人太不好的。這是中國人的信仰。 如果有一個吃的奧運會,蒸、煮、煎、熬、滾、汆、涮、煲、燙、炙、鹵、醬、風、臘、熏、...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多少年來,秀蓮老是堅稱自己是我的學生,跟她出門同行,重的東西她提,煩的表格她填,上車下車她照顧,買單付款她搶先,樣樣都奉行「有事,弟子服其勞」的守則,儘管她當年在崇基學院讀書時,不是主修,也不是副修翻...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一莎士比亞如果還活着,今年是四百五十七歲。如果他沒有老年癡呆,那,他的小日子應過得挺不錯。也就是說,他算是少數「有錢的寫作人」。因為,他是廣告天才,如果有韓國整型醫師工會來找他,他一定立刻替他們想一條...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我就讀東海大學外文系那四年,大量選修和旁聽中文系的課,包括梁容若的中國文學史、徐復觀的文心雕龍、高葆光的詩經、蕭繼宗的詞選等。中文系的課程還很前衛,由台北請聶華苓來開文學創作課,我去旁聽,那是早在一九...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因為胰臟上長了個小水泡,醫生命我去做進一步的檢查,他的說辭有點詭譎,像政客: 「不做,大概也沒有什麼大關係,因為泡很小。但是呢,當然還是做了比較好啦,我給你介紹的是權威醫生,你自己決定吧!」 我的...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在威士康辛大學麥迪生校區做研究生時,放寒暑假,常常坐灰狗車,到愛荷華城聶華苓家住幾天。我是她的學生,東海大學二年級時旁聽她開的文學創作課。華苓帶着我聊人生。每次去都認識幾位港台作家,他們是來參加Pau...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心中,有一口湖,這心湖,歲月久了,已難起波瀾。曾經有過風急雨驟的日子,橫木敗瓦掃來,斷枝殘葉吹下,湖面波濤洶湧,湖底雜物紛呈!都過去了,都隨着流光消逝了無痕。如今,過橋抽板的闖將,到別處去繼續耀武揚威...
2021-7-30
二〇二一年八月號
自從交通工具上出現了關愛座,問題就來了。大家主要問:這為關愛特設的座位該由誰來坐?這麼一問,某些人就有了某種「權利」了。大家首先想到長者、病人、孕婦、兒童、抱着孩子的人,這看法似乎很合理。然而對平日總...
2021-7-30
二〇二一年八月號
母親姓謝,這件事,我們身為子女的當然都知道。但在她漫長的五十六年的婚姻生活裏,她的名字似乎一路從「張太太」升格到「張媽媽」到「張奶奶」,如果在教會,她就是「張姐妹」。至於她自己姓什麼,她從來不提,別人...
2021-7-30
二〇二一年八月號
上世紀九十年代我在高雄中山大學任教。每天駕車上班駛經壽山山路,有時在居高臨下的忠烈祠之前下車,吸吸新鮮空氣,望望高雄港海景。有一次注意到忠烈祠的大石階左近有一座五公尺高的花崗岩柱,另外一座同樣式的岩柱...
2021-6-29
二〇二一年七月號
二○一九年十二月我由高雄飛赴紅葉照眼的江南,應邀參加蘇州寒山美術館主辦的「『杳杳寒山道』寒山文化論壇」,這是美好的因緣,我得以跟中外各地學者朋友交流、得以見識到名勝古跡、文化資產,而一個多月以後新冠病...
2021-6-29
二〇二一年七月號
唐朝,對我來說,一直是個美夢。不過,說到這一點,恐怕得稍稍感謝日本人,因為他們崇拜唐朝已經一千四百年了,而我懂得景仰唐朝,則只是近五十年的事。 日本人對中國不怎麼以為然,他們只崇拜唐朝。從前,他們統...
2021-5-28
二〇二一年六月號
孔子,我們如果把他看成一個中國古代的北方漢子,高大、正直、謙和、有學問,有時候也不免有點倔。此人,他和「香料」之間有點關係嗎? 孔子編輯修訂了《詩經》,《詩經》原有機會在「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之際好...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