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人物
2022-11-29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號
某次相約靜婷姐在君悅酒店咖啡室飲下午茶,帶上《紅與藍》的黑膠唱片找她簽名,談及唱片內有幾首很喜歡的歌,她細看唱片封底的歌詞後,開始清唱幾首歌,如《我為你灑下一把淚》、《請你不要離開》、以至她喜愛的《紅...
2022-11-29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號
香港五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初期,廣東粵劇大行其道;每星期總有二至三套新片放映,我此處說的是粵語歌唱片,不是舞台劇。那時候香港人日常生活消遣很單調,除了聽收音機之外,就是上街吃東西,到了近七十年代初才有黑...
2022-11-29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號
今年十二月是沈從文先生一百二十歲冥壽。 一九八二年,沈從文先生八十歲,曾到湘西家鄉慶祝大壽。從湘西返京,心情舒泰,自不待言。期間我曾託其助手王亞蓉女士代求一幀墨寶,沈老很快便掛號擲下,如獲至寶。 ...
2022-11-29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號
秋風裏,明月夜,乍爽還輕冷。淒草黃黃、花落瓣瓣,鴉聲更孤惶。看沉沉廣廈,燈未熄、卻昏黃,最難五更時節,熬天光。老無聊,思滄桑,往塵如絲節節扣,百事如戲神悠悠 。人會觸景生情,往事雖然遠去,常常歷歷在目...
2022-10-28
二〇二二年十一月號
曇花是生於喜馬拉雅山的腳下。它花開半夕,馨香芳菲,相傳是每年花仙子巡遊人間的眨間! 饒公:學問和吃飯一樣 「夜來孤月明,吐蕊白如霜。香氣生寒水,素影含虛光。如何一夕凋,殂謝亦可傷。豈伊冰玉質,無意...
2022-10-28
二〇二二年十一月號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歲是我人生急轉彎的標誌牌,就像解不開的記憶繩結,串聯着前半生與後一半。而香港是命運扁舟短暫繫纜的埠頭,那時寄身西貢區黃麖地背山面海的一間村屋。苦夏逼人,心情抑鬱無法讀書,只亂翻報刊。不...
2022-10-28
二〇二二年十一月號
又一位至親好友失散、散失了,今年八月十七日張文藝在紐約突然離去,幾小時後由夏陽傳來瑞典的微信中獲悉,一時之間欲哭無淚,人生聚散無常,別離是人生中最令人神傷的無奈! 二○二二年九月二日,張文藝...
2022-10-28
二〇二二年十一月號
原名李秉堯,也曾以舒樺、齊辛、余從哲為筆名。1936年生於廣州,1948年移居香港,1954年畢業於香島中學,1956年開始投稿報刊,1963年創辦《伴侶》半月刊,1970年創辦《七十年代》雜誌(後改...
2022-9-29
二〇二二年十月號
李大哥若在天上用電郵,我會問候大哥:您好嗎?自從二○二二年五月八日聯繫之後,傾耳佇立,不見來鴻。 李大哥是李文健,曾經在報社與家嚴共事,但屈指西風幾時來,已經是一個甲子之前,我初見大哥至今剛好四十年...
2022-9-29
二〇二二年十月號
亞馬遜雨林一隻蝴蝶翅膀搧動,一段時期後經過一連串不可思議的變化,就會在遠處醞釀、引發一場呼嘯席捲而來的龍捲風。這是「蝴蝶效應」的隱喻,看似不重要的一個小事件,可以引起軒然大波。此外,蝴蝶或許是因為風吹...
2022-8-30
二〇二二年九月號
恩師祖籍安徽廬江,俗姓徐,諱業鴻,誕於民國十六年二月十五(西曆一九二七年三月十八日)。 離騷之年,師浮海至台。追隨一代大哲方東美教授學習哲學;師從藏傳高僧章嘉呼圖克圖學習佛法;又親炙儒佛大家李炳南居...
2022-8-30
二〇二二年九月號
八月初的一天,一舊生傳來訊息,李甯漢教授抱恙入院。現時因為新冠肺炎,一般人不能往醫院探病,我心裏還想着李老師回家後,一定要去探望他。怎知,在八月八日大清早,噩耗傳來,李老師走了!我最敬愛的老師走了,心...
2022-8-30
二〇二二年九月號
中草藥專家李甯漢教授於本年八月與世長辭,他學術地位崇高,為中醫藥業界翹楚,深受行內敬重。謹以此悼文,懷緬我最尊敬的恩師!「只要有同學肯學,我就肯教」最初認識李甯漢教授,是由在東華三院工作期間獲取的「中...
2022-8-30
二〇二二年九月號
二○一三年四月,淨空法師出席香港《群書治要》論壇,藉此難得機會,本刊總編輯潘耀明專訪了法師。在訪談中,法師細述《群書治要》的價值、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等,充分表現出睿智和學問,令人敬佩。本期節錄部分...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趙蘅所撰的《我的舅舅楊憲益》(中譯出版社出版)圖文並茂,全書以日記的方式,敍述老人生命中最後十年的事跡,看似生活上不起眼不經意的點點滴滴,透過作者樸素而深情的筆觸,一一呈現出玲瓏剔透的面貌。看這本書,...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那天傳來羅啟銳死訊,很突然,接着知道倪匡逝世,更添惆悵。倪匡寫小說、雜文和電影劇本非常多產,早已養尊處優,安享晚年,活到八十七歲仍然大名鼎鼎,他的作品今後還會被傳誦和改編,應可無憾。羅啟銳是倪匡後輩,...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羅啟銳走了─我圈內最好的朋友走了。大家相識於微時,就算一兩年不見,但走在一起可以從日出聊到日落,五天前我還迫他看我安排的醫生,甚至為他規劃他和婉婷的未來生活,我答應他什麼時候來倫敦,我必定恭候,去歐洲...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真正談得上交往的,是晚年的倪匡。之前的倪匡,風流倜儻,在記憶中,是紛繁、華麗的,他活像一隻花蝴蝶,翩翩穿梭於嫣紫姹紅的花叢。他的身畔永遠伴着美女,他洋洋自在,大可與春色爭艷。那年節,倪匡看似活得逍遙,...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二○一七年八月的台北,天氣灼熱而潮濕,我的媽媽被邀請去台北中央研究院做學術報告,帶着我一起從美國飛到了台北。此時恰逢台北寧波同鄉會成立七十周年大慶,我和媽媽作為前寧波同鄉會常務理事胡起濤先生的親屬,應...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凡逢有點重大決定,猶豫不決,我都會去九姑家的佛堂,求一枝觀音籤。傍晚的佐敦道,夕陽西下時節,一排古舊的大廈,正在背光的艷影裏,深沉地站着。暗黑色裏眨着銀光的陰影,猶如一位長者,穆穆地看着腳下,來去匆匆...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