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人物
2021-12-31
二〇二二年一月號
七十年代初,在紐約搞表演藝術的東方人屈指可數,到紐約後不久,由於不同的因素認識了這一幫甘心苦熬、樂此不疲的群體。尊龍是其中之一,七十年代末期他想當舞台導演,排黃哲倫(David Henry Hwang...
2021-12-31
二〇二二年一月號
汪曾祺妙人妙事,蔚成文友筆下的美談。他自稱「我有一好處,平生不整人;寫作頗勤快,人間送小溫。/或時有佳興,伸紙畫芳香……。」寥寥數筆,可視他的自畫像。他平生也愛美文美女美酒...
2021-12-31
二〇二二年一月號
一天傅聰說,我約了貝聿銘晚飯,你認識的吧,一起去。我說八十年代初,新加坡的梅表姐給我介紹說,貝聿銘要設計新的中銀大廈,以竹子為基本理念,你給他畫一張竹子。就這樣有了一點接觸。十多年沒見了,早不認識我了...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賴少其(圖)訪問香港拜會了金庸。那是個秋風漸起的晚上,天氣已經不再悶濕,窗外正是萬家燈火。看到查生滿牆新裝的書架,賴少其不禁大讚,好環境、好舒服。書房坐下,查生助手上茶,賴揣着茶杯說...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文革初期風雲鬼訛,各種勢力指桑罵槐。整個國家陷入一種盲目大批判的狂熱中。連國際極右勢力的領袖都隔洋喊話:「讓我們不僅要聽到對方的『聲音』,也要聽到對方的『語言』。」(尼克遜《六次危機》) 清華附中紅...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二○二一年十月十六日上午,由中國現代文學館與北京大學中文系、新星出版社共同舉辦的「嚴家炎學術思想暨中國現當代文學學科建設研討會」在北京大學人文學苑舉行。這是一場向嚴家炎先生致敬的會議。嚴先生在北大教書...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父親和母親都是重慶中央大學英文系畢業,他們的全班畢業照,我很小時候就見過。搬到北京後,父母帶我們去北京外語學院看望王晉熙教授。父親告訴我,王教授是他們的同班同學。後來幾年,我們多次去王教授家吃飯聊天。...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一九七七年,我在台灣拍攝完《南拳北腿鬥金狐》之後,整個班底留下替老友李文耀(雪茄李)拍攝一部《神腿鐵扇功》,主角當然是劉忠良,加上新人葉飛揚,大反派仍由韓星黃正利擔任。真漢子黃正利信守承諾當時我已經和...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中環、上環是早期香港已發展的地區。英軍登岸,開始殖民統治,即銳意發展中環,中環由是成為百年來香港商業、金融、政治中心,港英政府又不能不置華人於不理,遂讓華人地區的上環自行發展。香江雙城,印透了這座小城...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吳靄儀今年八月十六日在《明報》發表的文章〈陸鴻基的心血〉,講述陸鴻基這本遺世巨著。文章提到這本書是我邀請他寫的。這觸發了我寫本文的意念。 司徒華離世前,每年春節,都在維園年宵市場擺檔,替市民寫揮春。...
2021-10-29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號
「香港電影導演會」在觀塘偉業街,面積約有四千呎,地方寬敞,除執委每月開例會外,每年的會員大會,及作為培訓班教室都綽綽有餘。內牆上有一幅色彩繽紛的抽象油畫,上面是所有「導演會」會員的簽名,周邊有不少各地...
2021-10-29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號
二○二一年十月三十日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舉行「余英時教授追思會」。余英時先生是新亞書院第一屆畢業生,他更是創校校長大史學家錢穆夫子的入室弟子,並自此走上史學之路。新亞畢業後,渡洋到美國哈佛大學深造,在...
2021-10-29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號
余英時先生的夫人陳淑平,大部分的後輩尊稱她為師母,她告訴我說,不太喜歡被稱呼作師母。她說,我的名字是陳淑平,或者喊我英文名Monica亦可以。作為後輩,我豈敢直呼其名?然而,我從開始認識她即喊她洋名。...
2021-10-29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號
十月從新聞界朋友傳來的訊息得知老朋友江迅突然逝世的消息,真是晴天霹靂,久久難以釋懷,因為數月前剛與他一起晚飯,風采依然,幾天後還一起出席活動,怎會想到那是大家的永訣。江迅兄是我十分佩服的新聞工作者,永...
2021-10-29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號
臺老師的四件墨寶及其他台大中文系擬在今年十一月下旬,舉辦臺靜農老師的書畫文物展,紀念臺老師百二十歲冥誕。負責其事的李隆獻教授,以為我必有珍藏,要我提供若干參展,共襄盛舉。臺老師是我在台大中文系讀書時的...
2021-10-29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號
七月中旬應艾未未邀請去了葡萄牙近十天,看了他的兩個展覽:先在Porto(波爾圖)Serralves De Arte Contemporanna(塞拉維斯當代藝術博物館)「Intertwine」(交織)...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幼離金陵,避東寇烽煙,長河逆上,家園空荒;復危登寶島,海外浪跡,數七十年生涯,大抵是強吞苦果。 暮入申城,尋西潮餘響,兩洋波歇,邦國初興;乃定居滬濱,中土放心,攬十二樓殘月,卻也算倒吃甘蔗。 (夏...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我有三位相識數十年的女朋友,她們有許多共同點:都是單身,都是美人,都是七十多歲,都生活無憂。「妳不要再提妳那六個瘜肉了」一個是兒時所看電影《菟絲花》、《塔裏的女人》的女主角。還沒認識她之前,聽說她出入...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每個古老家族的繁衍,必然伴隨着許多夢幻、淒美的民間傳說。我們家族中涉及航天、機電、化工、航運、金融、 教育、建築、醫學、文化的人才不少,但涉政治的人才卻極少。只有一位曾是記者出身,跟了在毛側,六十年代...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剛剛懂事,我就常聽父親提起趙敏恆的名字,他是父親的上司,父親稱他恩師。父親說,我五六歲的時候,在上海,帶我去過他家一次,但我不記得了。 那些年父親在報館做事,晚間上班,凌晨回家,我記得叫《上海新聞》...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