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人物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二○一三年,一位年長的人文學科教授因太太得了重病,心情很受折磨。見他終日愁眉不展,我便主動帶他外出,藉以分散他的注意力。有一次邀請他去聽香港管弦樂團的音樂會,碰巧曲目包括理查.史特勞斯淒涼的晚年作《最...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銅鑼灣大坑是旺中帶靜的地區,不僅美食雲集,而且環境清幽,實屬港島北岸難得的理想居所。所謂大坑,是指水流由畢拿山經大坑渠流向維多利亞港,大坑的周邊區域,未幾即以「大坑」為名。蓮花宮則是大坑的地標,建於一...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今晨陳方正兄傳來傅高義教授(Ezra Feivel Vogel)於十二月二十日在美逝世的消息,令我驚憾不已。今年(二○二○)一月,中大甘琦社長在疫情未烈之際還安排了一個我與傅老的對談,為慶祝傅教授Ch...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享譽中日兩國的美國亞洲研究泰斗傅高義(Ezra F. Vogel)教授於二○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於麻省劍橋溘然長逝。勤勉不懈地工作到生命最後一刻的傅高義是為了多活十年,以完成他的最後巨著─《胡耀邦傳》而...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這些年靠「寫字為生」,已經很少是情之所至。文字自古是表達情感的,為了值得表達的人。 黃霑為巴塞隆拿奧運會做現場解說,競步運動員陳耀玲瞬間由亞軍成為世界冠軍,戲劇性的一幕激動了他,人還在巴塞隆拿就打電...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二○二○年十一月二十日在佛光山台北道場舉行「張毅追思紀念會」,通告上用一行手書的字「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作標題,寫着這行字的卡片是二○二○年夏天張毅在為楊惠姍慶賀生日時,隨同花一起獻上的「心」!看後我...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自國小教職退休後,小說家七等生深居簡出,近年更少與文友往來。二○二○年十月二十四日辭世,台北文壇隔了兩天:二十六日方得知消息。生前交代長子劉懷拙:不發訃聞、不辦儀式、不通知親友,火化後直接將骨灰撒入海...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乳牛……小牛……金箔……小牛……乳牛……」斷斷續續、昏昏沉...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阿龍是我最老、最熟、在紐約交往最多的朋友,但也是我最不知該如何下筆寫的「人物」。他在台上台下、門裏門外、鏡前鏡後的「花樣精」實在太多,多得使人眼花繚亂。 他有很多頭銜或渾號:「紐約華人藝術教父」、「...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問:很意外,《我死過,我倖存,我作證》(北京:作家出版社,二○一六年)這本書怎麼能在今年(二○一六年)順利出版呢? 邵燕祥(下稱「邵老」):這本書是我十多年前寫的《別了,毛澤東─回憶與思考一九四五─...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一九八五年初夏,炮台山城市花園的富臨門酒家內,一位眉目清秀書生模樣的老人端坐在中間的茶桌,穿着淺色西裝,面前放着一把摺子扇,若有所思。不久,兩位老人翩然入座,其中一位女士,穿着深色旗袍,講話帶着濃厚的...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讀余英時先生回憶錄,不只似讀當代中國思想史。他所提到的人物,在新亞的經驗,與在哈佛求學教書的經驗,對我來說更覺得身如親歷,心神嚮往。 耳聞余先生 我「認識」余先生的大名,遠在我到哈佛求學之前。余先...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李我的趣聞很多,就未提及的講一下。 李我是香港之寶,出版李我回憶錄是陶傑和我一直以來的心願。因為他萬一歸仙,便沒有人可以記錄他親身說過的話了。當時我與天地圖書公司陳老闆一談,果然成事。李我只收了象徵...
2020-10-30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號
譚炳文今年九月五日離世,享年八十六歲,他是多才多藝的藝人,橫跨配音界、影(演出及導演)、視、播音、歌唱、現場播馬等多個界別。 上世紀五十年代,家中安裝了「麗的呼聲」,當時戲劇化播音流行,第一次接觸譚...
2020-10-30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號
如果不是新型冠狀病毒襲港,黃心村會每星期做三次熱瑜珈,那麼我們就不會每個星期一結伴行山,我也不會有山頂八十分鐘的文化之旅。 「張愛玲的香港大學」 黃心村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東亞語言文化系博士,在威...
2020-10-30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號
青霞開始說故事時,山上總是突然雲霧瀰漫,彷彿舞台提示大量乾冰,背景音樂逐漸上揚,屏息之間,東方不敗隨時可能從鄰近最高樹上鬼魅現身,場景不能更戲劇化了。 我們通常剛走完我們慣常的路徑,微汗,坐進香港山...
2020-10-30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號
二○○三年,我把為寫作《魯迅傳》和《一九五七年的夏季》收集的材料沒有用完的編為《「魯迅」在一九五七》一書,請燕祥寫序。他就想了〈魯迅也不會有更好的命運〉(朱正《「魯迅」在一九五七》代序),後來我這本書...
2020-10-30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號
李惠珍在自傳中說:沒有名利追逐,只有100%的創作熱情。是一場最瘋狂的夢,一個跨越了幾十年的夢,幾許風雨也沒有休止,我是這個頑固的造夢者。 她造夢的時候,不經意地亦影響了很多人的夢。 李惠珍的成名...
2020-10-30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號
很高興應林泉忠教授之邀,為《明報月刊》特輯撰文,慶賀我的導師余英時先生的壽辰。過去的二十年裏,我為慶祝余老師榮退和幾次重要壽辰的論文集撰寫過數篇文章,並主編了慶祝余老師八十壽辰的論文集《文化與歷史的追...
2020-10-30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號
夜已深,床上舉着分量不輕的《張宗和日記》第一卷(一九三○─一九三六,浙江大學出版社,二○一八年八月版)閒翻,看到有一條:「下課去王靜安紀念碑看看。」(頁二三四)這是他一九三二年九月二十一日的日記。張宗...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