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人物
2021-4-28
二〇二一年五月號
二○一六年四月二十日,中央文革小組最後一名成員戚本禹在上海因病去世,終年八十五歲。值此文革啟動五十周年、結束四十年之際,戚先生的離世更具強烈的時代印記。 戚本禹,文革中炙手可熱的「小三王」之一,也是...
2021-4-28
二〇二一年五月號
十八年,可以很長,也可以很短。 翻找出十八年前的手稿、筆記、訪談,猶如昨日。我老是在想,如果我們要做的那部電影做成了,國榮就會走另外一條路:做導演。那麼今天,他一定還和我們在一起。 未竟的電影路 ...
2021-4-28
二〇二一年五月號
在二○○三年十月之前,香港影界對早期香港電影的敍述,用香港國際電影節藝術總監李焯桃先生的話說,就是「抑兄揚弟」,「把黎民偉捧上半天高,譽之為『香港電影之父』,卻把……黎北海...
2021-4-28
二〇二一年五月號
二十世紀香港報人多重視語,宋郁文(一九一七—一九八五)是表表者,宋是廣東鶴山人,在廣州入行,校對做起,歷任記者、編輯、採訪主任、編輯主任、總編輯。一九五○年來港,入《成報》,一九六九年在香...
2021-3-30
二〇二一年四月號
一九八九年五月我應劉再復教授的邀請去北京參加社科院組織的一屆紀念「五四」運動與文學的學術研討會。那時我已經讀過他的一些文章,但這還是我第一次有機會跟他深入交談。他跟我談了一些關於中國文學和意識形態的想...
2021-3-30
二〇二一年四月號
一九五二年是美國大選年,當時民主黨已經連續執政二十四年,共和黨強烈希望重奪白宮,認為二次大戰英雄艾森豪威爾(Dwight David Eisenhower)將軍是理想人選,當時艾森豪威爾是「北大西洋公...
2021-3-30
二〇二一年四月號
「本來只消在美孚轉巴士,乘一站就到青衣,但有時周五,貨櫃碼頭一帶排滿上落貨的貨櫃車,青衣南北橋都塞車,我們就只好到荃灣地鐵站轉乘巴士,可是荃灣巴士總站的情況也不一定好,乘客有時要排到樓上的地鐵站,等上...
2021-3-30
二〇二一年四月號
時間過得真快,自從一九六七年開始,五十多年來,橫跨中外五所大學的生涯,恍若昨日,其間有幸能夠偶遇奇人異士或一或二。同時,其他舊事記憶猶新,有些令人開顏,也有些令人惆悵。茲錄以供聊閒,或可進益。 一九...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二○一三年,一位年長的人文學科教授因太太得了重病,心情很受折磨。見他終日愁眉不展,我便主動帶他外出,藉以分散他的注意力。有一次邀請他去聽香港管弦樂團的音樂會,碰巧曲目包括理查.史特勞斯淒涼的晚年作《最...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銅鑼灣大坑是旺中帶靜的地區,不僅美食雲集,而且環境清幽,實屬港島北岸難得的理想居所。所謂大坑,是指水流由畢拿山經大坑渠流向維多利亞港,大坑的周邊區域,未幾即以「大坑」為名。蓮花宮則是大坑的地標,建於一...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今晨陳方正兄傳來傅高義教授(Ezra Feivel Vogel)於十二月二十日在美逝世的消息,令我驚憾不已。今年(二○二○)一月,中大甘琦社長在疫情未烈之際還安排了一個我與傅老的對談,為慶祝傅教授Ch...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享譽中日兩國的美國亞洲研究泰斗傅高義(Ezra F. Vogel)教授於二○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於麻省劍橋溘然長逝。勤勉不懈地工作到生命最後一刻的傅高義是為了多活十年,以完成他的最後巨著─《胡耀邦傳》而...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這些年靠「寫字為生」,已經很少是情之所至。文字自古是表達情感的,為了值得表達的人。 黃霑為巴塞隆拿奧運會做現場解說,競步運動員陳耀玲瞬間由亞軍成為世界冠軍,戲劇性的一幕激動了他,人還在巴塞隆拿就打電...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二○二○年十一月二十日在佛光山台北道場舉行「張毅追思紀念會」,通告上用一行手書的字「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作標題,寫着這行字的卡片是二○二○年夏天張毅在為楊惠姍慶賀生日時,隨同花一起獻上的「心」!看後我...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自國小教職退休後,小說家七等生深居簡出,近年更少與文友往來。二○二○年十月二十四日辭世,台北文壇隔了兩天:二十六日方得知消息。生前交代長子劉懷拙:不發訃聞、不辦儀式、不通知親友,火化後直接將骨灰撒入海...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乳牛……小牛……金箔……小牛……乳牛……」斷斷續續、昏昏沉...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阿龍是我最老、最熟、在紐約交往最多的朋友,但也是我最不知該如何下筆寫的「人物」。他在台上台下、門裏門外、鏡前鏡後的「花樣精」實在太多,多得使人眼花繚亂。 他有很多頭銜或渾號:「紐約華人藝術教父」、「...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問:很意外,《我死過,我倖存,我作證》(北京:作家出版社,二○一六年)這本書怎麼能在今年(二○一六年)順利出版呢? 邵燕祥(下稱「邵老」):這本書是我十多年前寫的《別了,毛澤東─回憶與思考一九四五─...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一九八五年初夏,炮台山城市花園的富臨門酒家內,一位眉目清秀書生模樣的老人端坐在中間的茶桌,穿着淺色西裝,面前放着一把摺子扇,若有所思。不久,兩位老人翩然入座,其中一位女士,穿着深色旗袍,講話帶着濃厚的...
2020-11-27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號
讀余英時先生回憶錄,不只似讀當代中國思想史。他所提到的人物,在新亞的經驗,與在哈佛求學教書的經驗,對我來說更覺得身如親歷,心神嚮往。 耳聞余先生 我「認識」余先生的大名,遠在我到哈佛求學之前。余先...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