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人物
2024-6-28
二〇二四年七月號
今年二月,欣然的最新作品問世,在之後的相當一段時間裏,她都會一直忙於接受採訪並參與各地書店和各種機構組織的讀書活動。陽春三月的一天,我專程趕去倫敦參加了她在著名的獨立書店Daunt Books的新書對...
2024-6-28
二〇二四年七月號
提起白先勇,誰個不識哪個不曉?我一向愛讀他的小說,十分傾慕他的才華,有一天我偶然和歐梵談起白先勇,歐梵聞言說:「他是我在臺大外文系的同學,要見他很容易,看看你們是否有緣份。」我聽後當然非常開心,很榮幸...
2024-6-28
二〇二四年七月號
與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結識,是通過白先勇先生。二○二○年,我在羅馬歌劇院《圖蘭朵》歌劇中編舞,需要尋找傳統戲曲「男旦」一名,在劇中擔任不同角色,通過信件王安祈教授推薦了兆欣,在排練時他的專業精神和理...
2024-5-30
二〇二四年六月號
雖然開始寫《印記》時我標明(一九六三年—一九七○年),然而幾個月前的台灣之行十五天(二○二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十二月五日),在超過半個世紀之後,舊地重遊,很多接觸到的人和事都跟...
2024-5-30
二〇二四年六月號
二○二三年十月七日,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哈馬斯在加沙地帶猛烈突襲以色列,一日內發射五千枚火箭炮,令以色列蒙受巨大損失。以色列的情報工作聲譽昭著,為何對這樣龐大的襲擊事前毫無警覺?不禁令人想起八十年前的「阿...
2024-4-30
二〇二四年五月號
作者與李渝認識短短十年,卻已是生死之交。二人都曾活在抑鬱症的陰霾中互相扶持。可惜二○一四年李渝仍然敵不過病魔自縊而逝。今年為李渝逝世十周年,作者以此文悼念和懷緬二人永遠的友誼。—編者 李...
2024-3-28
二〇二四年四月號
「最美麗的主持人」白嘉莉在六七十年代的台灣演藝界享負盛名,以主持人、歌星及影視紅星的身份在銀幕上令人留下深刻印象。她外型亮麗、氣質優雅、談吐幽默風趣,極受觀眾的愛戴。記得她曾在主持的節目中這樣介紹「寶...
2024-3-28
二〇二四年四月號
在紀念香港作家聯會(以下簡稱作聯)誕生三十五周年之際,我首先想到的是曾敏之先生。沒有曾先生會有作聯嗎?會有,但也許不是一九八八年,而在是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以後……是深...
2024-3-28
二〇二四年四月號
羅孚何人?我一直撲朔迷離。 一九九一年我去香港工作時,有人指點我,你要讀讀柳蘇寫的《香港,香港……》這本書,後知道柳蘇就是羅孚。我回北京後,與三聯書店老總沈昌文熟識,他經...
2024-3-1
二〇二四年三月號
在文壇中平鑫濤先生和我認識得較早,也因為瓊瑤姐的關係,私下有不少相聚談天的機會。他是烈火一般的獅子座,彷彿不知疲倦:白天當會計,晚上編《皇冠雜誌》,半夜到電台主持西洋音樂節目,一九六三年平鑫濤編《皇冠...
2024-1-30
二〇二四年二月號
「在台灣如果有誰問起青山這個名字,大概不知道的人不多。因為,青山在台灣是個紅極一時的歌星,他紅的程度,與當年香港的『梁兄哥』凌波到台灣時所起的浪潮差不了多少。—《香港歌星》第九期 (一九七...
2024-1-30
二〇二四年二月號
新年伊始,屈指數來離開故國已三十五年,我身歷之種種已沉積為歷史,嵌入記憶岩層的更深部。本文卻不欲提自己的事情,只用簡約筆墨去給一位美麗女性勾勒素描,她是那件歷史事件的符號式人物。 她叫杜憲。上世紀八...
2024-1-30
二〇二四年二月號
我必須記下我在台灣藝文界的一些接觸和交往,首先是俞大綱先生,他是我舞蹈藝術生涯中最重要的「知己」,演完國聯創業作《七仙女》後,沒多久就結識了俞大綱先生。因為我在影片中既是主演又任編舞,一生專注於中國傳...
2024-1-30
二〇二四年二月號
美國政壇的現狀,民主與共和兩黨分別代表左右兩派的理念與利益,雙方爭奪和惡鬥,已經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去年九月七日,十三間總統圖書館集體發表聯合聲明,對現今極化的社會氣氛危及民主表達關切,並呼籲全國...
2023-12-30
二〇二四年一月號
姜德明同志在一九八○年第四期《新聞戰線》上,寫了一篇熱情洋溢的回憶文章〈想起《魯迅晚報》〉。在文章的最後,他無限感慨地說:「事隔三十幾年了,遺憾的是幾乎沒有人提到過《魯迅晚報》的事,我想再過若干年恐怕...
2023-12-30
二〇二四年一月號
「長大後/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我在這頭/新娘在那頭」,這新娘,自一九五六到二○一七,共六十一載,天地悠悠地與詩人余光中牽手。如今,這新娘也隨着詩人在煙水迷茫的鄉愁裏消逝,刻印在文學史裏的,不止是新娘...
2023-12-30
二〇二四年一月號
二○二三年十二月十日,我參加新三屆四十年海上論壇,登上地中海郵輪,離開天津港碼頭,暫時告別了互聯網。十二日下午,郵輪在日本福岡靠岸,我總算打開了國際漫遊,微信上傳來一條消息,高耀潔醫生於十二月十日在紐...
2023-12-30
二〇二四年一月號
熟人去世,必定翻起往憶,難免傷神。耄耋長者作古,勉強可說是一種解脫,聊以慰藉。但深孚眾望卻盛年猝逝,緬懷之餘則只能譴責蒼天有眼無珠、妒英才,都要喊出:「噫!天喪予!天喪予!」寫悼文,也要沉澱一下,等過...
2023-11-29
二〇二三年十二月號
二○二三年十月十八日,受英國查思出版社(ACA Publishing Ltd.)的邀請,我在倫敦中國城的China Exchange主持了「劉震雲梁鴻英國粉絲見面會」,並採訪了劉震雲。那幾天英國剛剛降...
2023-11-29
二〇二三年十二月號
「葉企孫先生為中國物理學研究與理科教育、科學事業和教育事業的發展,作出了突出的貢獻。葉企孫對國家突出的貢獻,尤其表現在兩彈一星方面。」 這是前中國科學院院長周光召對葉企孫先生的評價。很多人都...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