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專稿
2022-8-30
二〇二二年九月號
二○二二年七月二十八日星期四的Mirror演唱會,發生巨型屏幕墮下的嚴重事故。事件中被屏幕壓住引至頸部脊椎嚴重受傷的阿Mo(李啟言)在執筆時已經清醒,不過仍然留醫在深切治療部。而另一位舞蹈員阿峯(張梓...
2022-7-29
二〇二二年八月號
不要採取「左」的方式鬥爭 六、要積極開展對一切錯誤的思想傾向作鬥爭,但不要採取「左」的立場和方式去進行思想鬥爭。 早在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三日的中共中央工作會議上,鄧小平就指出,人民群眾提出的意見,...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日本醫學泰斗日野原重明(Shigeaki Hinohara),生於一九一一年,在內科行醫七十多年。主要的專科領域是心臟病學、身心醫學、水分電解質的新陳代謝,以及預防醫學,一九四三年因「食道內的心音研究...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范志超(一九○六─一九八八),我叫范阿姨,是父母的好友,且保持了終生的往來。范志超的好友遠不止章伯鈞夫婦,多得很,還多是名人。 她出身在上海松江縣一個小業主家庭,父親是中醫,家境不錯。比家境更優越的...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鄧小平同志是我國「一國兩制」的總設計師,他強調在維護「一國」主權之下,內地的社會主義制度和港澳特區的資本主義制度長期共存、和平競賽,以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為了維護內地社會主義制度,鄧小平指出要排除...
2022-5-27
二〇二二年六月號
本刊記者(下稱「記」):張藝謀電影、改編自您的小說《陸犯焉識》的《一秒鐘》,刪除了您的署名,您決定海外提訴捍衛版權。能否告訴《明報月刊》讀者,此事的來龍去脈? 嚴歌苓(下稱「嚴」):事情是這樣的:自...
2022-5-27
二〇二二年六月號
我今次出來參加選委,目的是為了替業界發聲。 香港文學一直被漠視,好像是一個孤兒。來自社會和政府的資源很少,香港本土的文學創作和文學活動長期不被關注,基本上是處於自生自滅的孤立狀態。我作為香港好幾個文...
2022-5-27
二〇二二年六月號
設立香港文學館藏,是香港文學界多年來的願望。香港作家聯會於二○○四年便率先發起聯署,三十多位文化界名人碩彥共同倡議籌建香港文學館。二○○九年,文學界曾掀起新一輪風潮,倡議建立文學館的呼聲此起彼伏。同年...
2022-5-27
二〇二二年六月號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唐英年主席:您好! 欣悉 您擔任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主席,誠名至實歸也。 您最近在接受訪問時(見《今日中國》二○一七年十二月號)指出:「香港是中西文化薈萃的中心,擁有開放自...
2022-5-27
二〇二二年六月號
本人作為香港幾個文學社團的召集人,曾去信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主席唐英年先生,呼籲在「西九」設立香港文學館藏。 設立香港文學館藏,是香港文學界多年來的願望。十四年前,由香港作家聯會的牽頭,包括饒公有...
2022-4-29
二〇二二年五月號
四月五日,電影總會群組手機上傳來消息,大俠王羽走了。我鬆了一口氣,大俠終於可以解脫人世間病魔糾纏,如電影《金燕子》中穿飄逸的白色長袍瀟灑地仗劍飛天而去。近六年了,他在病床上昏迷了近六年,每次我到台北...
2022-4-29
二〇二二年五月號
最近看了一部紀錄片《YP1967》,記錄了香港六七暴動的一個片段,被訪者是一群當年的YP(young prisoners,年輕囚犯)。為什麼說是「暴動的一個片段」?香港六七暴動的起因有如任何重大歷史事...
2022-4-29
二〇二二年五月號
人世間人與人相識相知,相生相剋,全在一個緣字。有的是善緣,有的是惡緣、孽緣。金聖華與林青霞相交來往十八年,絕對是一段善緣。一個是法國巴黎大學的文學博士、香港中文大學翻譯系系主任,大半輩子側身於學術界,...
2021-12-31
二〇二二年一月號
我在讀戲曲文學系的第一年,忽然來了一個插班生,叫梁清濂,女性,歲數不小了,不像學生,像個幹部。一打聽,還真是個幹部,來自北京京劇團(後改稱北京京劇院)。我和幾個同學揣測:此人應該是個編劇吧,組織上派她...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晨曦集》於二○一八年出版,至今已有三年。今年商務印書館特約編輯李昕先生與我們商量出版《晨曦集》新版。之前,李先生在三聯書店任總編輯時,和我們合作出版了《曙光集》。這次,我們決定增加《晨曦集》的內容,...
2021-7-30
二〇二一年八月號
七月十七日,連日高溫之後,鄭州的天空開始變成水墨的顏色。生活在這個城市裏的一千二百六十萬人並不知道,一場萬箭穿心的狂雨正在醞釀。 颱風「煙花」正在西北太平洋生成,受颱風外圍和副高西南側的偏東氣流引導...
2021-5-28
二〇二一年六月號
我與潘耀明先生相識於一九九二年秋天。我到香港中文大學訪學,金庸先生得知後,委派潘耀明來接我去他位於香港太平山麓的家。我們相談甚歡,潘耀明則謙遜有禮地坐在一旁,始終面帶微笑。 那時的潘耀明,剛接手金庸...
2021-4-28
二〇二一年五月號
松山墓園(Pine Hills Cemetery)位於加拿大多倫多市東南部士嘉堡區內,地點適中,交通方便,始建於一九二八年,為方形,佔地約零點七平方公里,埋葬着數萬靈魂。這裏距離多倫多市中心三十多公里...
2021-4-28
二〇二一年五月號
我曾經把自己的「詩學」概括成三句話:必須把每首詩作為最後一首來寫;必須在每個詩句中全力以赴;必須用每個字絕地反擊。詩人的寫作像跑一場馬拉松,但這還不夠。我的馬拉松,要始終用跑百米的速度衝刺。每一步是一...
2021-3-30
二〇二一年四月號
楊子烈(一九○二年十二月九日生,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七日卒),出生於湖北棗陽縣的一個書香世家。一九一八年夏,楊子烈進入位於武昌黃土坡(即現在的首義路)的湖北省立女子師範學校讀書,受到陳潭秋等的教育,秘密...
正在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