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語
2021-10-29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號
詩意的人生(潘耀明)

十七年前,八十二歲的楊振寧先生與二十八歲的翁帆女士結褵,消息傳來,坊間蜚短流長,大都對這段姻緣不看好。我寫了一篇《不信青春喚不回》的卷首語祝福他們:

「世人大抵可分兩大類:一是只講究實利、世俗味很濃的人;一是有詩人的瀟灑,對世俗持超然態度,敢愛敢恨、勇於突破的人。前者是被人生役使的人;後者是一種主動的人生觀,在極度商品化的今天,特別難能可貴。我相信楊振寧深諳詩意的人生,他在人生交響曲的尾樂章奏鳴出激揚的音階,峰迴路轉,在碌碌平庸的生活中掀起一圈微瀾,泛起一道炫目的閃光,令人為之一新耳目。」①

文章刊出後,文友之中,不予苟同的,大不乏人。

十七年後,當我讀到翁帆女士寫她與楊先生一起走過的日子,記他們在香港西貢海灘、太平山頂、美國黃石公園的儷影,及開了六個小時的車、不問道途艱難險阻,直奔已下了一周大雪太浩湖的英風豪氣②……,深受感染。

今屆諾貝爾文學獎獲獎作家阿卜杜勒拉薩克.古納(Abdulrazak Gurnah)的代表小說《囚籠》,寫小說主人翁哈米德無法逾越人生和感情的囚籠。楊先生和翁女士既敢於衝破人生的囚籠,也敢於從感情的囚籠突圍而出,誠然為本世紀燃點起一朵閃爍美麗的火花!

這不光是彰顯不服老的精神,還體現了詩意的人生。

詩意的人生不僅是心態年輕,還因為是一種「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③的心理狀態及人生春色深處的那一縷不倔的靈魂。

看到楊先生在北京清華大學與香港中文大學聯合舉辦慶祝他百歲華誕的「楊振寧學術思想研討會」上致辭的視頻,精神矍鑠,聲音琅琅,思路清晰,無不動容。誠然,「沒有人僅僅因為時光的流逝而變得衰老,只是隨理想的毀滅,人類才出現了老人。」④

上世紀八十年代,我任事的出版社出版了楊先生《讀書教學四十年》,曾與他有過交往,親聆過教益。他在這本書扉頁前,有一段中英文對照的短文,誌記他在一九七一年夏第一次涉足生他、育他的祖國大地,遠眺起伏蜿蜒的萬里長城,為她的氣魄和力量所震懾,不禁浮想聯翩,逸興遄飛,抒寄家國情懷,並引伸到統一大業。

字裏行間情深款款,詩意盎然。在我的耳畔響起愛因斯坦說過的話:「偉大的科學家和偉大的作曲家兩者在這一點上是相同的─他們都是偉大的詩人。」

科學家也有詩情畫意的一面。楊先生寫道:「一九五○年初奧本海默聘我長期留在普林斯頓研究所。考慮了好久,我決定留下。倒不是因為奧本海默的堅留,也不是忘記了費密的話,而是因為那個時候我在date杜致禮(按:即日後的楊振寧夫人)。『date』,香港好像叫『拍拖』。她那時候在紐約念書,離普林斯頓很近。所以我就留下了。」⑤

他為了date杜聿明的千金杜致禮,拂逆了大科學家費密(Enrico Fermi)讓一年辭去普大的叮嚀。⑥

我暗忖,在楊夫人杜致禮女士逝世後,他邂逅了嫺雅慧黠的潮州姑娘並締結連枝,這與年前他宣布放棄美國籍,長居北京,除了冠冕堂皇的理由,相信與他生長內地的愛侶不無關係。

人生有情、也有夢,只要「敢於追夢,勤於圓夢,我們就永遠年輕!」⑦信然!

 

注:

①潘耀明:《不信青春喚不回》,本刊二○○五年一月號

②翁帆:《與楊振寧先生一起走過的日子》,本刊二○二一年十月號 

③《周易.象傳》

④⑦塞繆爾.厄爾曼(Samuel Ullman):《年輕》

⑤⑥楊振寧:《讀書教學四十年》,香港三聯書店,一九八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