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語
2022-5-27
二〇二二年六月號
港府欠香港一個文學館(潘耀明)

近兩年我經常想一件事:創辦一所現代文學資料館。甚至在夢裏我也幾次站在文學館的門前,看見人們有說有笑地進進出出。醒來時我還把夢境當作現實。一個人在床上微笑。①

以上一段話是出自巴金《真話集》,題目是《現代文學資料館》,那是巴金一九七九年夏天寫的。在這之前,巴金出國三次,看到彼埠設立有文學館,發現彼邦人關心中國文學,「多數讀者想通過中國現代文學館認識我們的國家,了解中國人的心靈。」

巴金返國後開始呼籲建立現代文學資料館。巴金登高一呼,八方響應,政府於一九八五年順應民意,成立「中國現代文學館」,箇中歷經六年時間,他老人家的夢境成真,可以含笑而終。

香港作家聯會是二○○四年率先發起聯署的,三十多位文化界代表共同倡議在西九文化區籌建「香港文學館」。其中發起人包括著名國學大師饒宗頤、著名學者羅烈教授、何沛雄教授,著名作家劉以鬯、也斯、海辛、陶然,著名兒童作家黃慶雲、詩人犁青、香港作家聯會創會人曾敏之、報人甘豐穗、教育家王齊樂等人已經先後去世,正是言者諄諄,聽者藐藐,這個建議如石沉大海,一直得不到有關當局的回應。一個小小的文學夢,十八年竟有十二位文化界代表人物抱憾而終,令人唏噓不已。

二○一八年,我作為幾個文學社團的召集人,給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唐英年主席寫了一封信,並附《在西九文化區設立香港文學館藏的倡議書》。我在致唐英年的信,歷述建立「香港文學館」的迫切性,指出:

「文學館藏當然包括了廣為收藏的作家手、研究資料、整理香港各個時期的文學成果,但在我們看來,這只是其中一個功能。文學館藏還有研究、展示、教育、推廣、保護等功能。

「文學館藏不僅是文化人聚腳的地方,還是普羅大眾接受文學教育與人文之美熏陶的地方,可以讓更多的人認識香港文學的過去、現在及未來,和與中華文化不可割裂的關係,並透過文學推廣香港的文化,了解香港的社會嬗變及歷史經驗,感受這個都市的獨特創意與文化品牌。

「我們始終相信,香港文學館藏的建立,有利於促進中國的優秀文學傳統及與西方文學的交流。香港具有自由的創作空間,而且有中西文化交匯的區域優勢,實在應該充分利用此有利條件,促進中國文學包括香港文學與世界文學的交流與接軌。香港具備條件邀請國際著名文學家來港駐足創作、文學交流,更有利於舉辦有國際影響意義的世界性文學活動,同時有助於香港奠定區內華文文學交流中心的地位。」②

唐主席在回信中,顧左右而言地竟然覺得在西九文化區沒有必要建立香港文學館,並予以否決了。

可見眼下事功世界,凡是急功近利者皆趨之若騖,默默耕耘的德育良心事業,則敬謝不敏,令人嗟歎!

月前,我們再向行政長官候選人李家超先生遞交《呼籲在西九文化區建立「香港文學館」》,並且強調:「文學是一個國家、城市的文化精神支柱和靈魂。作為國家新規劃之一:將香港打造對外國際文化藝術交流中心,如果缺乏了文學這個重要元素,香港這棵文化之樹,將會是失血的、蒼白的。因為文學是原創的,戲劇、電影等等的表演藝術,基本上都是改編自文學著作,前者比香港文學獲得更多的資源(在西九也有自己的館藏)。因此,給香港文學更大支持及提供更多資源,建立香港文學館,刻不容緩!」③

為什麼說建立香港文學館是刻不容緩?最近接觸到不少研究香港文學的內地和海外學者,他們要深入全面了解香港文學,都遇到很棘手的問題,他們跑香港公共圖書館、大學圖書館,所獲得資料往往是零散、甚至殘缺不全的,不要說是完整的資料,簡單如要找一本舊文學雜誌的全本,也是戛戛乎其難。無他,香港欠缺一個有水平的文學館藏。

注:

①巴金:《真話集.現代文學資料館》,一九八三年,人民文學出版社

②潘耀明:《在西九文化區設立香港文學館藏的倡議書》,二○一八年一月二十九日,見本刊本期一○二頁

③潘耀明:《致李家超先生— 呼籲在西九文化區建立「香港文學館」》,二○二二年四月二十五日,見本刊本期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