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19-1-5
二〇一九年一月號
特輯:金庸群俠傳不就是東方版超級英雄宇宙嗎?(REFRACT)

近年,中外年輕人皆沉迷漫威(Marvel)建立的漫威電影宇宙(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MCU),而落後的DC漫畫公司也急着發展DC擴展宇宙(DC Extended Universe,DCEU)來抗衡前者。在美式漫畫的超級英雄世界,鐵甲奇俠可以一手扶持蜘蛛俠成長,蝙蝠俠可以和超人大戰,實在令人感歎美國漫畫家將漫畫世界打通的創意──慢着,當鏡頭搬回金庸的武俠小說世界時,《射鵰英雄傳》的郭靖不也是一手養育了《神鵰俠侶》中的楊過嗎?而張三丰不也受楊過指點功夫,然後成了《倚天屠龍記》中張無忌的師公嗎?

金庸筆下一眾武林高手,正是東方式想像中的超級英雄,不同之處只在於西方英雄有超能力,而東方英雄懂得武功而已。所以說,金庸筆下的故事,不就是與漫威和DC不相伯仲的東方版超級英雄宇宙嗎?

江湖非由一人建立

江湖和武林,都是華人的共同語言,而江湖或武林都不是一個人建立的。金庸寫武俠小說的原因,是由於他上世紀五十年代在《新晚報》副刊任職期間,總編輯羅孚安排毫無經驗的金庸和同事陳文統寫武俠小說連載,希望可以讓《新晚報》在競爭激烈的香港報界爭一席位。於是,陳文統以梁羽生之名寫成《龍虎鬥京華》,本名查良鏞的金庸則寫成《書劍恩仇錄》。二人一舉成名,一個新時代就這麼偶然地誕生。

梁羽生喜愛閱讀武俠作家白羽的作品,因而自稱為「羽生」;金庸也是「半途出家」,他大量參考前人,如還珠樓主與平江不肖生的武俠小說。前人筆下的崑崙、崆峒、丐幫、峨眉、青城等不同門派,到了後人金庸手中便化成了創作材料。

情況就有如人稱美國漫畫英雄之父、漫威漫畫的靈魂人物史丹.李(Stan Lee)畫出蜘蛛俠和鋼鐵俠後,後人助他繼續繪畫不同後續作品與平行時空的故事,再建立成日後的漫威電影宇宙;五十年代的金庸作為後輩,借助一九一○年代起出現的武俠小說形式,配合其中國歷史知識和西方技巧,建立相對西化和現代的新派武俠小說世界,再進一步啟發作家如黃易、喬靖夫等後人。

金庸從前人小說材料中歸納整合後所建立的江湖,不止繼承了前人思維,更為後人打通了一個全新的世界──金庸筆下那個無數大俠活躍其中的江湖,是一個與漫威、DC不相伯仲的東方版超級英雄宇宙。

《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和《倚天屠龍記》三部作品可以合組而成《射鵰三部曲》,是金庸小說中最明顯擁有共同宇宙的作品。《天龍八部》雖然不如前三部明顯,但此四部作品的角色和武功都有連貫性,比如說《天龍八部》的喬峰是洪七公之前的丐幫幫主,而丐幫也是《射鵰三部曲》的重要幫派,其中鎮幫武功「降龍十八掌」更是貫穿以上小說。值得一提的是,降龍十八掌其實源自還珠樓主筆下《蜀山劍俠傳》中的「降龍八掌」,而這又是金庸歸納前人創作的又一例證。

經典遊戲貫穿所有金庸故事

由台灣河洛工作室開發,於一九九六年推出並大受歡迎的經典遊戲《金庸群俠傳》,就是將金庸所有作品的世界打通的創新嘗試。金庸小說的舞台橫跨多個年份,本應不可能完全連結,但在遊戲世界,自然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金庸群俠傳》劇情講述主角(即玩家)穿越到金庸世界中,玩家要在遊戲中尋回「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十四本天書才能返回現實世界(「打爆機」)。因此玩家只需玩一個遊戲便可以經歷金庸所有故事,遊戲自然大獲成功並啟發大量後續作品。不少年輕讀者,就是反過來先接觸《金庸群俠傳》後才閱讀小說;時至今日,仍有多個《金庸群俠傳》的改編作品不斷面世。

類似的跨界手法在遊戲界其實非常普遍,例如日本有混合日本戰國和中國三國時代的《無雙大蛇》(無雙OROCHI)系列,和融入大量機械人作品的《超級機械人大戰》系列,相比而言,《金庸群俠傳》這種基於同一位作家創作而建立的共同宇宙,當然合理得多。可惜,金庸早在七十年代封筆,無機會參與日後的共同宇宙創作─必定如此嗎?

武俠小說在網絡的發展

武俠小說市場於八十至九十年代沒落,大多作家都放棄寫作武俠題材,香港武俠作家黃易卻仍筆耕至二○○六年才決定封筆。然而,到了二○一二年他又重出江湖,因為他看中了一個新興市場─網絡小說的世界。

黃易於二○一二開始寫作小說《日月當空》,當時中國大陸的網絡文學「起點中文網」買下其版權,並在網絡和紙本市場力推其作品,使其極速走紅。《日月當空》是《大唐雙龍傳》的續作,自然吸引大批觀眾,而黃易的玄幻寫作風格也相當適合在中國網絡世界發展。

武俠小說雖自八九十年代沒落,諷刺的是時至今天,古風、武俠仍是中國網絡小說世界中最風行的類型,連古裝劇也是如此,可見,武俠小說在網絡時代有極多發展可能。

作家封筆未必是一切的結局,黃易封了筆可以復出,只要金庸願意,他也可以復出並推出官方版的《金庸群俠傳》系列,再次震撼華人世界。只可惜他的仙遊,便令一眾書迷的幻想終告破滅。

武俠是華人的共同語言

有人說:「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俠」,金庸在華文世界的重要性已不用再加強調,但對世界而言還是相對陌生。金庸辭世,不少外媒廣泛報道,為了讓外國人理解金庸的重要性,有媒體形容金庸為東方版托爾金(J. R. R. Tolkien),也即《魔戒》三部曲的作者。

托爾金被譽為「現代奇幻文學之父」,因為他令沉寂已久的西方奇幻類型文學復興並重新流行。在托爾金之前,當然有無數前人書寫西方奇幻文學,但他運用巨人、哥布林和小矮人等奇幻小說共同語言,創作出經典的《哈比人》和《魔戒》,並啟發了日後更多奇幻小說創作。

同樣地,武俠是華人的共同語言,而這套共同語言對文化而言,絕對是難能可貴。無數前人寫過武俠小說,但金庸運用同一套語言將其發揚光大。正因為有金庸作品,讓全香港人熟悉武俠世界,因此八十年代鄭少秋、劉家輝的《少林與武當》上映時,不需任何人大費周章解釋什麼是少林或武當;《倚天屠龍記》中武當派第二代掌門俞蓮舟,也啟發了喬靖夫創作《武道狂之詩》中要「武當稱霸天下」的武當派掌門姚蓮舟。

「蛋破生雞,雞大生蛋,既有其生,必有其死。」─白雲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離合,亦復如斯。金庸辭世,我們可以讓一切留在記憶之中,讓金庸的武俠世界永存於我們心內。但同時,前人種樹後人乘涼,觀乎歐洲式的奇幻世界和美式的超級英雄宇宙的成功,既然金庸為華人留下了這麼多基礎,作為當代的文化人更應好好考慮如何讓武俠宇宙繼續發展。前人的創作是後人的營養,一切都是循環共生的關係。當土壤夠肥沃時,後人就有機會合力創作出更大的東方版武俠英雄宇宙。

後話:執筆之時,沒想到超級英雄之父史丹.李也隨金庸大俠的步伐先走一步,要知道史丹.李生前曾多次提出希望創作中國版超級英雄,假如史丹.李和金庸能夠結識的話,二人必定識英雄重英雄,繼而引發更多靈感甚至創作吧,而蜘蜘俠與楊過攜手合作對抗敵人的劇情,便要在另一個宇宙中延續了。

(REFRACT為Y世代網上文化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