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0-2-29
二〇二〇年三月號
特輯:山川仍異域 風月再同天──看日本支持中國抗疫(曹景行)

早就定下春節到日本拍攝,回程定在正月初七(三十一日)從長崎飛上海,臨近時國內疫情已是風聲鶴唳,回上海還是回香港?沒想多久還是登上了東航飛機回上海浦東機場。打車到家一路上全都空空蕩蕩,很像去年夏天全面癱瘓的香港。不知道不回香港的選擇對還是不對,也許差不多,也許差很多,只有讓老天爺來安排了。

口罩是「最好的手信」

機上乘客大概只有正常時期的一半,少不了帶上大包小包的口罩。機場取行李時,只見輸送帶上一個接一個都是裝滿口罩的大紙箱,其中一個是我們的。臨走前一夜,我和妻子在長崎最熱鬧的「觀光通」跑了好幾家藥妝店,搜購了各種各樣的口罩一千多個,帶回上海分送給親友、鄰居和小區門衛,被讚為「最好的手信」。

那幾天東京、長崎街頭購買口罩的多是中國遊客,也帶動了當地日本人。有的店舖開始缺貨。東京澀谷火車站外面一家連鎖藥妝店貼出「新型肺炎日本上陸」字樣,門口擺滿口罩貨架,隔日早上已撤了一半,還放上了「每人限三件」的告示。幾天之後,幾乎整個日本口罩都賣光了。

說實在的,穿行長崎鬧市購買口罩時,多少有點愧疚和忐忑不安。一是日本人平時比咱們更喜歡戴口罩,看着空了一大半的貨架,真應該對他們說聲對不起。二是擔心會遭受周遭日本人的白眼甚至惡言相向,結果並沒有。早些時候箱根那邊有店家貼出告示「中國人種進入商店禁止」,很快就接到當地政府的警告。大阪友人說:「店主就是個少見的二貨,不代表老百姓的態度。」

我相信他的說法,長崎全市更充滿了歡迎中國遊客的節日氣氛,到處都掛着「熱烈歡迎」的大紅彩旗。日本從明治維新後就只過公曆新年,已經一個多世紀,亞洲各國中唯有那兒不過農曆新年,但長崎除外。過去四五百年歷史中,長崎與中國關係特別密切,受中華文化影響匪淺。

日本援助太給力

今年因為疫情加重,中國各地過年氣氛淡薄許多,即使舉辦元宵燈會也冷冷清清,長崎燈會或許成為全球華人中最熱鬧的場景。農曆新年的「長崎中國春節燈會」已經舉辦了二十多年,與我們一起觀看燈會和舞龍表演的長崎縣文化觀光國際部永橋課長,高個子,年輕時就是舞龍隊的「龍頭」,他說:「同其他地方不一樣,我們的舞龍隊員都是日本小夥子,每個月都要排練。」

全市主要街道和河道上都掛起燈籠,總數在一萬五千個上下。以孔廟和中華街為中心,豎立着上百個中國歷史和傳說人物的彩燈,製作精美,規模宏大。想想每年燈會過後,要用多大的倉庫來存放,明年再次舉辦時又要花多少人力物力!

只是新型肺炎蔓延,讓中國遊客少來許多,令長崎感到惋惜。往來上海的直飛航次每星期兩班,本來從二月開始要增加到三班,現在只能推遲。長崎縣政府大樓頂樓平台向公眾開放,也是欣賞港灣落日美景最佳地點。一位官員指着前面的郵輪碼頭說,這兩天從中國開來的幾艘郵輪都是空載,擔心疫病會對當地旅遊業帶來越來越大影響。

不幸言中。從長崎回到上海居家自我隔離,到今天執筆寫稿正好兩個星期,全球疫情一天比一天嚴重,日本也有了二百多病例確診,尤其出了橫濱的「鑽石公主號」郵輪事件,防疫形勢日益吃緊。但與此同時,日本各界仍然不斷給武漢、湖北和中國多地送去各種援助物資和捐款。這令不少中國民眾頗為意外,有位網友感歎說:「這次整個日本的援助真的太給力了,願早日櫻花開放!」

我在長崎採訪了出產著名陶瓷「波佐見燒」的廠家,回上海後沒幾天就看到那兒舉辦義賣的消息,主題為「山川在下,異域相隔,風月在上,同天相望」。波佐見的陶瓷工匠在一張大紙上一筆筆寫下自己的話:「這是我們心底的祝福,希望能讓武漢聽到,讓中國聽到。」四天義賣得款超過人民幣十萬元,主辦方說會全部捐給武漢。

在長崎縣和長崎市送到的一箱箱防護用品外面,除了「中國加油!武漢加油!」還留下了「崎嶇路,長情在」的字句。這批物資中就有十萬個口罩,四萬套防護服,還有防護鏡、支架等。我們因採訪拍攝一家幼兒園,到過長崎縣下面的大村市,那兒向上海的閔行區送去了一萬五千個口罩,其中一部分還是福利機構的工作人員自己製作的。

有一個特別的細節。我們到大村拍攝幼兒園,好久前已經約定。臨近採訪時日本報紙上關於中國疫情的新聞上了頭版頭條,幼兒園中有幾位孩子家長有點擔心和疑慮。幼兒園園長就對他們說,不能因為來採訪的是中國人就另眼相看,更不能歧視。回上海後半個月,就在此時,我又收到那家幼兒園傳來孩子們為中國、為武漢打氣的視頻,再對他們說一聲「謝謝」!

中國對日的回報

一定有更多的中國民眾如我一般受到感動,甚至觸動官方媒體。作為回報,山西衛視決定暫緩播出抗日電視劇《紅高粱》後二十集,原因是「鑑於最近日本對我國抗擊疫情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友好」;這應是中國官媒前所未有的做法。有位網友說,看電視劇《闖關東》時,放到一段罵日本的話時「直接是靜音,被屏蔽了」。有點可笑,卻也真實,難得。

日本援助物資包裝箱上的文字,從「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到其他古詩詞引文,又讓正在休假或自我隔離中的中國網民和各種媒體議論紛紛,很有點「怎麼人家比咱還強」的感覺,需要反思。實際上,更應該觸動中國民心的是日本學校給學生信中的這段話:「隨着信息在新聞和網絡上的不斷擴散,大家不要對中國以及在武漢生活的人,產生言論上的不平等對待。請各位家長和孩子說起此事時要從培養孩子的正確人權意識出發,注意言行!」

與美國不同,日本這次對中國的支持,一是早,從開頭至今,始終如一;二是不分地域,到處一樣;三是全社會都如此,甚至跨越政治分界。在舞台上高歌《義勇軍進行曲》表達對中國支持的松山芭蕾舞團,本來就是長期推動日中友好的傳統左派文藝團體;那位冬日街頭為武漢募捐整整一天不斷鞠躬的日本女孩,應該就是普通民眾中的一位。

日本政界有何利益計算?

出奇的是,當政的日本右派政治人物從一開始就拿定主意撐住中國。作為一種姿態,日本執政自民黨決定從每個議員薪水中扣下五千日元,共籌集二百萬日元援助中國抗疫。幹事長二階俊博表示:「我們常講患難見真情,日方願舉全國之力,不遺餘力地向中方提供一切幫助,與中方共同抗擊疫情。」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向媒體舉起漢字「雪中送炭」的牌子,宣布東京都再捐給中國最急需的防護服十萬套;之前已送去了兩萬套。

為何如此,日本有何利益計算?撇開人道主義等價值考量,日本當政者至少看到了四點。一是抓住這個機會修補中日關係,為定於四月的習近平到訪創造友好氣氛。其次,為了辦好夏天的東京奧運會,也必須幫助中國控制好疫情。國際社會中已經出現擱置奧運的聲音,如果真的辦不成,日本損失極大。

第三,世界經濟本已不穩,如果中國疫情惡化危及全球,與中國經濟上早就密不可分的日本一定首當其衝。第四,中國疫情弄成現在這個樣子,無非是因為武漢當局從一開始就失治失察失誤,直到禍及全國不可收拾,損失極為慘重,長遠影響更是無法估量。現在中國不惜代價要把瘟疫封住在湖北省內,開始見效。如果整個中國都像湖北那樣失守,日本、亞洲以至全球起碼要死幾千萬人,想想都叫人不寒而慄。

可以說,中國今天既是為自己也是為整個世界嚴防死守,日本自然應當全力支援。與此相比,台灣當局的短視實在可悲又可笑。至於香港,還是不談為好吧,有人建議澳門特首統管港澳,或許是個好主意。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