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0-2-29
二〇二〇年三月號
特輯:探索吳茱萸藥膏的防疫作用(李甯漢、李翠妍)

二○一九年底,我國湖北省武漢巿出現了一種新型病毒肺炎個案,傳染性高,旋即席捲全球,在短短數星期間,各國人民相繼感染,對全球健康風險構成嚴重威脅。中醫學把傳染性強、而易於廣泛流行的疾病稱為「時行疫病」,古稱「疫毒」、「瘟疫」等,《素問.刺法論》提出「五疫之至,皆相染易,無問大小,病狀相似」,明確指出這類疾病傳染性高,而且染病後人們都會出現類似的症狀,即所謂「一氣一病」。根據二○二○年一月底在國際醫學期刊《刺針》(The Lancet)內發表的一篇名為"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hina"的論文就指出,染病的人通常都會出現發熱、咳嗽、倦怠、肌肉痛等,又可有呼吸困難。

我國內地的專家學者亦加緊對本病作出分析研究。在多份醫案報告中均發現此次大流行的患者常有身熱不揚(即不一定出現高熱,甚至有極少部分患者不發熱),不惡寒,乾咳痰少,咽喉不利,倦怠乏力明顯,口乾苦不欲飲,胃口差,噁心,大便溏瀉,舌苔常較厚膩,舌象則以暗紅為主,或舌邊、舌尖稍紅。按中醫理論,這種病理表現是由於體內濕濁邪氣阻遏氣機,使濕毒內阻於中焦脾胃,導致脾氣不能升清、胃氣不能和降,氣機升降失司,脾病及肺,繼而造成呼吸不利。故此,不少學者都傾向把本次傳染病定性為以濕邪為主的疫毒之邪,有稱「濕瘟」或「濕疫毒」。

病理學家發現這次的傳染流行是由一種全新的冠狀病毒引起。而參考《瘟疫論》對傳染病的記載:「溫疫之為病,非風非寒非暑非濕,乃天地間別有一種異氣所感」,這股致病的「異氣」,又稱為「癘氣」或「乖戾之氣」,它有一個特點,就是有穢濁之性,正如清代名醫吳鞠通在《溫病條辨》中記述:「溫疫者,癘氣流行,多兼穢濁」,因此在中醫古籍中常以辟穢化濁的方法來治療傳染病的大流行。

辟穢藥材吳茱萸

中國傳統文化中,有重陽節登高的習俗,人們會在身旁繫上一種稱為「茱萸」的植物,以求辟邪擋災。吳茱萸氣味芳香,原來正有辟穢化濁的藥理作用。

詩人王維的〈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寫道︰「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

話說王維當年十七歲,正值於長安考取功名。他離鄉別井,只有賦詩來紓思鄉之情切,懷緬在故鄉、每逢重陽節都與兄弟一起在衣袋上掛起茱萸的習俗。吳茱萸果實辛辣,時人皆指其有辟邪之效。《本草綱目》亦有相類記載。

在中草藥的應用層面,吳茱萸有辟穢化濁的功效,致使其在傳統文化上也被推崇能消災驅邪。

據《中國藥典》二○一五年版吳茱萸資料:

本品為芸香科植物吳茱萸Euodia rutaecarpa及多種同屬植物的乾燥近成熟果實。

〔性味與歸經〕辛、苦,熱;有小毒。歸肝、脾、胃、腎經。

〔功效主治〕散寒止痛,降逆止嘔,助陽止瀉。用於厥陰頭痛、寒疝腹痛、寒    濕腳氣、經行腹痛、脘腹脹痛、嘔吐吞酸、五更泄瀉。

〔用法與用量〕二至五克,外用適量。

本品以綠色、粒小、飽滿堅實、香氣濃者為佳。《本經》指吳茱萸能治咳逆寒熱,除濕血痹,逐風邪,開腠理,《本草綱目》又指其有開鬱化滯的作用,《藥性論》則指其能治霍亂轉筋,利大腸壅氣。由此可見,吳茱萸氣味辛烈,可以化寒濕、祛穢濁,推測對性質穢濁的疫癘邪毒可能也有一定抵抗能力。可是由於吳茱萸藥性偏熱,不宜未作適當配伍而單味入藥服用。李甯漢教授建議用吳茱萸研成幼末,以凡士林調勻為百分之十五的藥膏,塗於鼻孔外,取其辛烈之藥味以試用於防疫。不過須留意,皮膚敏感者忌用。

民間稱吳茱萸為「茶辣」,將之炒熱後用布包裹,溫燙於皮膚表面,可以紓緩寒性腹痛,及筋脈屈伸不利而無紅腫熱痛的跌打後遺症等,足見其藥性溫通。以此製作而成的吳茱萸藥膏經很多草藥班同學試用,均未見有不良反應,其預防作用仍希望共同探索之。

香港土產︰楝葉吳茱萸

香港沒有正品吳茱萸,卻有另一種楝葉吳茱萸(Tetradium glabrifolium)。據《香港中草藥大全》記載,此為芸香科喬木,樹皮灰色,密布圓形皮孔,葉對生,基數羽狀複葉,小葉五至十一,堅紙質,卵狀矩圓形至卵狀披針形,葉緣淺波狀,葉背灰白色或粉綠色。聚繖狀圓椎花序頂生,花多數,細小、白色,雌雄異株。蓇葖果紫紅色。

楝葉吳茱萸的果實、根、葉均可入藥。其果實味辛、性溫,有小毒,能溫中散寒,行氣止痛,可舒緩胃寒痛、嘔吐、頭痛等。而本品之根、葉味辛、微甘、澀,性涼,有小毒,有止咳、止痛、解毒、斂瘡之效。此珍貴樹種,宜加保護。

《黃帝內經》早有明言:「正氣內存,邪不可干」,雖然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來勢洶洶,但只要體內正氣充足,自能減低感染的風險。增強正氣的方法有很多,作息定時、均衡飲食、充足睡眠,還要保持心情開朗,配戴口罩預防。李甯漢教授又推介以山海螺(四葉參)三十克、龍眼肉十粒、大棗十粒,煎水服用,有補氣和中,清熱解毒的作用,適合一般體質人士飲用。

(李甯漢為註冊中醫、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前榮譽教授、香港中國醫學研究所所長。李翠妍為註冊中醫、香港大學哲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