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0-5-29
二〇二〇年六月號
特輯:浪漫法蘭西民主抗疫反思(陳增濤)

法國政府在五月十一號,依照原定的策略和計劃,為從三月中開始執行的封國禁足令鬆綁。遠在一月二十四號,法國就有了第一個確診為「冠狀病毒」的來自武漢的高齡遊客,二月中在巴黎醫院救治無效去世,但沒有引起太大的公眾注視。在法國,冬季是感冒流行的季節,是老年人去世的旺季,因而見怪不怪。對於肆虐武漢以至在一月二十三號封城,及中國媒體開始時稱為「武漢肺炎」的疫情,法國媒體一開始就稱為冠狀病毒,既不叫武漢肺炎也沒有冠以「新」字,一直沿用至今。對於有中國人斤斤計較反對用「武漢肺炎」,覺得有點吹毛求疵。雖然說二月初只注重內政的法國電視台已經開始大量的報道武漢封城後的疫情消息及醫學專家的討論,一直到二月下旬意大利米蘭地區的疫情突然迅速蔓延,法國政府才開始實質的行動起來。對於既有中國武漢封城前車在先,又有意大利疫情大爆發在後,法國政府卻要等到最後一刻才開始啟動抗疫措施的封國禁足令,究其原因,其一是法國作為民主國家,政府很難在社會還沒有達到一定的共識前推出禁足令限制人民的行動自由,其二是法蘭西浪漫懶散的民族性,如果老百姓沒有足夠的自覺,很容易不執行甚至反抗政府的行政命令,以致禁足令效果大打折扣。其中當然也有歐美國家政要對於防疫意識的薄弱而掉以輕心。

浪漫法國人的務實

雖然說法國政府在新冠病毒疫情來到大門口才驚醒過來,其反應速度卻是既科學又透明的。考慮到對武漢疫情過於片面的了解,以及武漢醫療服務曾經面臨崩潰的困境,法國政府防疫策略的首要目標是通過科學的分析如何有效的控制病毒感染的蔓延,保持醫療服務有足夠的能力救治重病者。三月十七號的封國禁足令的目標就是控制病毒的擴散,和武漢封城比較屬於是軟性的。至今法國確診病例十四萬,確診為輕症的都回家自我隔離。其中痊癒回家的六萬,住院二萬,其百分之十左右正接受呼吸器治療,總死亡人數一萬七千。痊癒回家的比例超過一半,顯示了法國的醫療系統的先進。從統計數據來看,從三月中法國禁足令的一個月來,死亡人口同比有所增加,就是最高峰的四月初,去世人數從一千七百增加到二千六,到四月中已經回復正常。因為禁足令,巴黎在開始的幾天依然有不少人慣性的上公園曬太陽,由於須付一百三十五歐元的罰款,很快就警示了漫不經心的法國人,街道上很快杳無人煙。醫院裏的醫生護士固然日夜不停忙碌,服務產業大都關門,員工領取暫時失業金,除了電視上令人恐怖的死亡數字,感覺不到新冠病毒的可怕。法國的社保制度由政府統籌,這次因疫情而住院和失業的基層群眾都獲得特別的照顧。

法國健全有效率的醫療系統正常運轉,專家團隊科學的論證和政府務實的政策,每天通過電視報道當天的確實疫情信息,幫助了政府在抗疫努力中依照原定的設想日期解除禁足令。根據法國醫學專家的估計,雖然疫情暫時受到控制,在夏季期間有可能銷聲匿跡,但入秋非常可能再迎來新一波的疫情。自去年底武漢發生新冠病毒疫情,兩個月後來到了歐美,現在正開始第三波襲擊俄羅斯、巴西以及非洲國家。現在又從俄羅斯流向中國東北三省,甚至已經被稱為零確診的武漢,又突然之間出現社區群居感染。法國為禁足令鬆綁後,會繼續有步驟的進一步全部解除禁足令及重開邊境恢復正常生活,因為法國的經濟實在受不起更長時間的停擺。在面對一個隱形的新冠病毒,在疫苗還沒有問世而沒有任何藥物可以治療的面前,漫不經心、浪漫的法國人的務實着實令人吃驚的。這次兩個月的封國禁足令,法國經濟受到史無前例的打擊:今年第一季經濟衰退百分之六,政府財政赤字飆升,中小企業可能湧現倒閉潮。經過了這兩個月的疫情的衝擊,更多人感到經濟的停擺比疫情更加恐怖。雖然說新冠病毒幾乎癱瘓醫療系統,但在禁足令的過程中死亡人數只比平常稍高而已,而且絕大部分的死者為六十歲以上的老者,似乎法國人有超乎中國人視死如歸的平常心。也算是法蘭西民族的浪漫吧!

後疫情的世界悄然開啟帷幕

法國醫療系統固然受到巨大的壓力,後疫情的世界悄然開啟帷幕。令法國政治知識精英反思的卻不是什麼下一波的疫情。早在五六年前,中南海開始擱置由鄧小平開啟的韜光養晦政策,通過「超限戰」的手段挑戰美國建立的國際政經秩序。三年前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一改前任總統奧巴馬的對華軟弱外交。與特朗普差不多同一時間上任的法國總統馬克龍也好像特朗普一樣,是由在經濟全球化歐美社會經歷巨變中當選。但馬克龍依然擁抱經濟全球化,又繼續執行戴高樂的法國獨立外交政策。雖然中南海經常通過不同的途徑離間歐盟會員國令德法十分惱火,作為傳統中央集權和嚮往中國文明的的國家,馬克龍和法國政界對中國保持相當友善的政策,反而經常對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時有異議。特朗普和中國兩年來的貿易戰,一直沒有得到歐盟軸心德法的支持。想不到的是,短短的不到三個月的歐美疫情,加速了美國對中國越來越強硬的政策,也促使法國政治精英重新反思民主政制和威權專制政治的關係。對於馬克龍來說,如果武漢肺炎疫情更加透明,除了可以避免這麼多的傷亡,也可能無需走上封國禁足令之路以至經濟停擺。對於中國燦爛文明的浪漫嚮往掩蓋不了法蘭西人民的務實,民主政制的透明度對於經濟的穩定性原來是如此的重要,意識形態在浪漫法蘭西反思疫情的衝擊也越加重要。

法國的醫療系統基本有能力控制新冠病毒疫情,對於今秋可能重來的疫情有了經驗也有更好的醫療資源準備。已經在抗疫的過程中體會到,只有民主政制的透明度,才是戰勝疫情的必要條件。

(作者為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 創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