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0-8-27
二〇二〇年九月號
戲 說(王安憶)

改編《金鎖記》是十五年前的事了,黃蜀芹執導的上海話劇藝術中心普通話版因人員分散,版權到期封箱,許鞍華導演的香港焦媛劇團粵語版則向台北皇冠平先生續約,時至今日已超百場,並且越演越盛,檔期方出,票即售罄。其間,再得《色,戒》的委約,但因小說改編權屬限制,擱置有近十年光景,二○一九年方才面世。此前的二○一八年,許鞍華導演讓我替她操刀《沉香屑.第一爐香》電影劇本,事由也出自第一次合作。後來知道,當年許導從若干劇本中挑選我的這個,算得上知遇之恩,沒什麼可商量的,欣然接下來。所以,《金鎖記》是改編張愛玲的開端,這開端全是自主的決定,先後寫了三稿,屢敗屢戰。除戲劇創作本身的吸引,大約還有張愛玲的原因,彷彿隔了一個世代,向前輩同行叫板。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