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0-10-30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號
辛辣的詩意與得體的救贖──談格勒克的詩(臧 棣)

在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公布之前,我倒是猜到了最有可能折桂的是詩人,而不是坊間紛紛傳言的小說家:捷克的昆德拉或阿爾巴尼亞的卡達萊。雖然如此,但必須承認,我並沒有絲毫的預感,像露易絲.格勒克這樣的詩人會獲得這一殊榮。在我的心目中,當今世界,最值得獎掖的詩人是加拿大詩人安妮.卡森。換句話說,大致的地理位置,猜得不算離譜,但具體到人,無論我心中的預感多麼強烈,但結果畢竟落空了。落空並不意味着失望。從最初的錯愕中,迅速回過神來之後,我開始在內心深處捕捉到了一種久違的認同感,它非常類似於前些年頒獎給布羅茨基、希尼和沃爾科特,在我的文學感覺中激發的審美的欣悅。相比之下,在以往的諾貝爾文學獎構建出來的和詩歌有關的評判趣味中,格勒克的詩歌格局似乎有點偏窄;但這樣的看法絕對是一種誤解:既是對格勒克的誤解,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對當代詩歌的誤解。比如,在中文詩界最先表現出來的反應中,這種傾向幾乎佔了上風。在當代詩界很有影響的詩人歐陽江河就對媒體表示,格勒克只是「略有點流行的學院派的小眾詩人,相當傑出,但肯定不是一個偉大的詩人」。還有一批詩人的反應也很典型,他們似乎從格勒克的獲獎中看到自身的某種前景:既然像格勒克這樣的「小眾詩人」,「題材這麼狹窄」,都登上諾貝爾文學獎的詩歌神殿,他們的詩歌在即將到來的某一天似乎也有渾水摸魚的可能。總之,格勒克的詩,讓他們獲得了一種莫名的自信。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