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0-10-30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號
理解猶如碰杯,滿地破碎──重讀格勒克(宋子江)

「在我們這個時代,詩必須是困難的。」現代主義詩人艾略特(T.S. Eliot)九十九年前在〈玄學派詩人〉一文中如是說:「我們這個時代有着豐富的多樣性和複雜性,它們通過(詩人)敏銳的感受,產生出多樣和複雜的結果。詩人必須愈來愈全面、愈來愈隱晦、愈來愈間接,如有必要,甚至通過錯置的手段,以迫使語言表達出詩人所要表達的含義。」艾略特重釋十六至十七世紀英國玄學派詩人,毫無疑問是以他個人的才具繼承並調整英國詩歌的傳統,同時也呼應了他生於美國而後移居英國的人生遷徙。無論這個「我們」和「時代」所指為何,艾略特的文章是對現代詩的預言,這九十九年來現代詩常常被認為是困難的。九十九年後,格勒克(Louise Glück)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而我們在她的詩集中卻很難找到艾略特所說的「困難」的詩。「困難」並不是判斷現代詩好壞的標準,但是討論這個問題也許能夠幫助我們理解,為什麼格勒克的詩在世界各地得到褒貶不一的評價。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