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一段因緣(董 橋)

堆滿雜書期刊的壁櫥裏找出幾十本我主編的《明報月刊》,轉眼三十多年了,品相完美,色彩艷麗,裝釘穩固,果真人老書不老。那本一九八六年一月份《明月》二十周年特大號也在,封面琴棋書畫錦製圖案規整細緻,古秀裏散發書卷氣,一定是我的同事藏書家黃俊東的原件複製。俊東兄任職《明月》幾十年,沒有他在,月刊編務不可能那麼順利順心。我老早結識俊東兄,筆名克亮寫的書話是香港書林文壇一縷長年不散的書香。他在沙田的山鄉書齋我和金銓戴天去過幾次,穿過樹林裏一條斜坡路,迎面是相連的三所平房,兩所擺滿了一架又一架的書。大嫂煲湯殺雞蒸魚炒菜很快擺出一桌美席,院子裏山風中圍坐品嘗,人生一樂。那座大山叫做道風山,印象中金銓住在山的另一邊,喬宏小金子是鄰居。那年月坊間找不到的書問問俊東兄指點不難解決。他是《明報》老臣子,林山木、胡菊人和我走過《明報》的日子他都在。這本二十周年特大號我懇請山木兄菊人兄寫文章,他們都賞臉賜文。林山木那篇〈一點「切身感受」〉,追憶他留學英國的時候為《明報月刊》訪問鋼琴家傅聰的往事,說此事值得一記,理由有三: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