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瘟疫的聯想(鄭培凱)

新冠病毒是場瘟疫,來勢洶洶,人人都為之色變,因為病毒無聲無色,像隱形殺手,令人產生無端恐懼,不知道會不會殺到自己身邊,先奪走自己的親友,再向自己揮動死神的鐮刀。瘟疫如風如水,無孔不入,卻又不是風不是水,看不見,摸不着,神秘而恐怖。聽聽不同地區對病毒的稱呼,就可看出人們內心深處的恐懼,不是單純的恐怖,而是多層次的糾結與怨恨,充滿了命運的挫折,處境的焦慮,以及意識形態的扭曲。人們對病毒的恐懼,有形之於詈罵的,可是病毒不管,不會理你罵天詈地,於是就轉為罵政府罵社會,甚至罵勸他戴口罩的醫護人員。有的人抱怨生不逢辰,躲在家裏不敢出門,抑鬱得想自我了斷,免得病毒隨時隨刻前來敲門。恐懼的表現,形形色色,總之是怕,好像在恐怖叢林裏逃生,即使躲過了明槍暗箭,也可能踩到地雷。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