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腦海模糊的荒島上(胡燕青)

我是在確定自己一點都不愛看書之後,才開始思考閱讀的。這一年,我和以往不一樣,只緩慢地、重複地讀着一本書。那本書像一連串必須記憶的密碼,為了安全的緣故,給抄寫在腦海模糊的荒島上。儘管躲起來了,它們還說着話。除了這一本,我在想,我是不是還該讀書。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