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一個「脆弱」的藝術家──懷念傅聰(陳廣琛)

聖誕節前一個禮拜,突然收到傅太太Patsy的電郵,告知他們夫婦都感染了新冠肺炎。我嚇了一大跳,立即給她打電話,當時Patsy已無大礙,而傅聰免疫力也不錯,情況尚算樂觀,希望聖誕節前就能回家。我雖焦慮萬分,但除了不時陪她聊聊天,也只能默默等候。彷彿覺得這樣的事情,大家都不應對外張揚,才能平穩過去。沒想到傅聰最終沒能挺過多災多難的庚子年。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