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送傅聰──揮手自兹去(江 青)

這幾天老天「眼」下雨沒有停過,雨點颼颼敲打着玻璃窗滴答、答滴,令人心碎。天冷夜長的北歐,北風呼嘯搖動着窗外的老松樹,剛才,我站在窗前久久凝視着,耳邊響起傅聰的長歎聲:「哎—!」聊天時唉聲歎氣是傅聰一貫的情緒表達,他早已養成習慣,習以為常不自覺,他在人生的歷程中,憂心的事、在乎的人、承載的包袱、內疚的心結、家庭的巨變、追求的完美,都太沉重、太龐大、太繁多、太勞累……但有幸的是他對音樂的「愛」以及對愛的那份毫無保留的謙卑和奉獻,精神和理想上無止境的追索支撐了他的一生!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