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1-4-28
二〇二一年五月號
悼關朝翔醫生(葉國威)

十七歲的那年,我頸後長了一粒粉瘤,關朝翔醫生建議動手術割了它。我來到法國醫院,住了一晚,早上被推到手術室,俯躺在手術床,局部麻醉,在無痛的情況下感受着關醫生的「刀功」。由於臉部朝下,我一直都看不到關醫生,只聞其聲,直到手術完結,我回復平躺的姿勢,被推離手術室的一剎,我見到穿着手術袍、戴着口罩的關醫生,他一臉關切的望着我─當我知道關朝翔醫生與世長辭,在我腦海中打轉的,就是這個難以忘掉的溫暖眼神。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