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1-5-28
二〇二一年六月號
特輯:詩酒風流懷戴天

特輯:詩酒風流懷戴天

白先勇、李歐梵、馬 龍、陳若曦、陸 離、董 橋、綠騎士、劉天賜、劉美美、劉紹銘、蔡炎培、關夢南 (按姓氏筆劃序)

「……這條是黃河充滿激情/那條是長江裝着磅礡/我收起手掌/聽到一聲/骨的呻吟」戴天先生徐徐吟誦着他這首名詩〈命〉,神情靜穆地收起了手掌。這是二○一六年,戴天先生應本刊之邀,罕有返港出席五十周年紀念活動,接受本刊獨家專訪時親身的示範,一切記憶猶新,但詩人已遠去。

戴天是著名詩人、作家、傳媒人,上世紀六十至九十年代活躍於香港,晚年移居加國,直至今年五月八日逝世,享壽八十六歲。戴天詩酒風流,交遊廣闊,更與本刊有着深厚情誼,自一九六七年始在本刊發表了共數十篇詩文,亦是本刊的顧問。為話別這位「老朋友」,今期多位戴天生前的知交撰文緬懷,名人大家一時匯集,不乏第一手資料。

白先勇、李歐梵、劉紹銘、陳若曦都是戴天的台灣大學外文系同學,識於微時,一起創辦對台灣文壇影響深遠的《現代文學》雜誌。老友細意追憶戴天神貌、辦刊經過、逾半世紀交往點滴,躍然於紙上──

陳若曦:戴天「個子不高,髮絲有點捲,總是笑咪咪的,很得人緣。」白先勇:「戴天醉後,滿口囈語,但我總覺得他有很深的心事,想向我傾吐,可是總也說不出口,我感到他心中有一股悶痛,那是從他平時和藹嘻哈的表面察覺不出來的……」李歐梵:「戴天飲醉了酒高歌一曲的時候,我們都還年輕,至少還沒有老……多年後,他竟然選了五月的一天離開我們而去……」劉紹銘抱病撰文追憶與老友戴天湊在一起的那些年,那些年的趣事,那些年的詩人寫小說的心跡,和他對香港回歸的沉思……

「蕩漾倫敦鬢影巴黎衣香……飄着一絲老民國上海的雪茄煙味,隱隱滲出林語堂的笑影。」董橋與戴天曾在今日世界出版社共事數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劉美美先替病中的丈夫胡菊人轉達:「老友過世,十分惋惜和思念。」後以六個與戴天結緣的地方,串連戴天的一生;更有戴天去世當天的活動記述。從初中起戴天便是劉天賜的老師,數十載師生情,瑣碎中撿拾寶貴回憶。關夢南為老師戴天出版過最後一本詩集《骨的呻吟》,文中系統地回顧了戴詩的文學歷程。

至於蔡炎培、陸離、綠騎士、馬龍則分別以詩、畫不同的形式懷念好友。

「戴天走了,很懷念這位可親可愛的詩人。」(白先勇)

──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