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1-8-27
二〇二一年九月號
余英時先生對我的愛護(李弘祺)

八月四日晚上大約十一點過後,我已經準備就寢,匆忙打開手機想看看還有沒有最新的東西。結果就看到了余先生過世的消息,趕快在臉書上簡短轉告朋友們。當時夜已深,一時也無法有條理地寫下我的感想。八月五日,全世界差不多都已經知道他的死訊,想念他的文字相繼而來,除了他的門生故舊之外,更多的是許多流亡海外的中國知識人。這個情形本身就是對他生命意義的最真切詮釋。這裏只能記述一下他跟我私人之間的關係,表達我的哀思。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