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時代罅隙之間,一個「講台上的教授」──莊園《劉再復先生年譜長編》序(朱壽桐)

迄今為止的前一個世紀,充滿着各種各樣的文化運動:新文化運動、左翼文化運動、大革命文化運動,伴隨着或者夾雜着戰爭的腥風血雨、鬥爭的慘痛酷烈,甚至還有饑荒、疫情和自然災害的步步緊逼。這對於冒險者、盜火者、啟蒙者、革命者、英雄、義士來說,充滿着時代的機遇,充滿着挑戰和可能,但對於劉再復先生這樣入世就想進入文學的殿堂,做一個思想者、評論者和創作者的文化人而言,未免過於喧囂、動盪、顛沛、躁亂,他們需要寧靜的圖書館、安謐的博物館、先鋒的畫廊、整飭的書桌,在那裏焚膏繼晷、兀兀窮年、懸梁刺股、皓首窮經,從而做成不世的學問,寫成曠世的著作。這可能是讀書人的夢想,但那個匆忙而動盪的時代並不鼓勵。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