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特輯:當代中國思想界的領航人──李澤厚的思考

特輯:當代中國思想界的領航人──李澤厚的思考

劉再復、林 崗、賈晉華、涂 航、何博傳、鄭政恆、彥 火

 

二○二一年轉眼步入尾聲,回望去年十二月,鋼琴詩人傅聰撒手塵寰,本刊於今年初隨即編製悼念特輯,以追念傅聰的藝術人生。相隔不久,眾位本刊顧問作者、文壇名人戴天、容若、余英時也先後下世,令人扼腕,沒想到今年深秋之時再接噩耗:本刊顧問、著名哲學家李澤厚(一九三○─二○二一)十一月在美國科羅拉多州逝世,享壽九十一歲,更添哀痛!

 

劉再復痛失摯友,他寫下五項深受李澤厚影響的思想衝擊,並透露李澤厚晚年的遺憾。林崗形容李澤厚是一位如光如電式的師輩人物,其著作使我們蒙受思想惠澤,文中從四個方向梳理李澤厚的「中國學」,並指出李澤厚的學問特色在於融合中西。李澤厚曾說自己是「康德加孔夫子」,賈晉華一文詳細分析了李澤厚將古典儒學情本體與康德理性原則相結合的論說。涂航則從五十年代一場美學大辯論談起青年時期的李澤厚如何一步步建構其美學論述。鄭政恆聚焦探討李澤厚的「告別革命論」是否「馬後炮」,其提倡「要改良不要革命」的理論至今仍引起廣泛討論。何博傳與彥火的文章配以珍貴照片,展現李澤厚遍及南沙港開發區與廣州中山大學的足跡。

 

李澤厚於二○一八年出版的《李澤厚散文集》序中提到,人生本無意義,但人總要活下去,於是便追尋某種意義來支撐自己活着,尋求生命意義成了一個巨大且難以解決的問題。李澤厚生前對於外界種種流言,他認為「毀譽由人,自知在我;身後是非,更無所謂」。如今李澤厚完成了他的人生旅程,榮辱浮沉終究難敵時光磨滅,唯思想長存,流淌後人心間。

──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