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李澤厚的「中國學」(林 崗)

十一月三日網絡傳來李澤厚仙逝的消息,一時頗覺突然。疫情前夕還見他行走自如,精神飽滿,談興不減從前,忽然天人永隔,從此失去了我心目中思想的先知、求真問疑的先輩。雖然人固有死,但還是不免痛惜。想起予敏兄緬懷李先生的話:思想家的告別,不能以常人痛惜之詞來表達,甚有道理。在我們晚生一代的前行路上,他是一位如光如電式的老師輩人物。他的著作使我們蒙受思想的惠澤。想到他在「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的原理一統天下的年代,從讀書北大時起就能獨闢問學的蹊徑,日後能煥發出如此奇特的思想原創力,簡直就是一個奇跡,非天才無以臻至如此境界。對這樣一位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思想先驅的離去,像太史公那樣「述往事,思來者」的做法也許不失為好的懷念。當然思想家留下的是思想和洞見,而不是「事」,但亦可視為包括在其中,因為它畢竟是一筆遺產。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