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2022-5-27
二〇二二年六月號
識路真疲路 吞聲尚有聲──再談馬寅初(席大民)

馬寅初當然知道他之姓「馬」,與姓馬克思的德國人、姓馬爾薩斯的英國人沒有親緣關係,但他還是按照圍攻批判他的人的邏輯申辯:「我是馬克思的馬,不是馬爾薩斯的馬。」近讀清代黃景仁「馬因識路真疲路,蟬到吞聲尚有聲」的詩句時,不禁驚歎,按照同樣的邏輯,古人這是為我這篇文章起好了標題啊。三十四年前,我曾以〈「為真理而死,壯哉;為真理而生,難矣!」—馬寅初校長精神不死〉為題寫了一篇文章,收錄在湯一介先生主編的《北大校長與中國文化》一書中。時過境遷,馬老所識計劃生育之路仍在其身後延展,對馬寅初新的詰難卻悄然泛起:如今出現的人口出生率嚴重下降、結構失衡、老齡化等問題是否要馬寅初負責?當年在別人已經噤若寒蟬時,馬寅初卻單身匹「馬」與圍攻、壓服他的人搏戰,發出「刀擱在脖子上也不向只以力壓服而不以理說服的人屈服」的怒吼,這是我當年在文章中最為推崇的;撫今追昔,更值得再次讚頌,以紀念馬老誕辰一百四十周年、逝世四十周年。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