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田集
2019-2-28
二〇一九年三月號
賀年春聯(鄭培凱)

陽曆元旦接到不少朋友的賀詞,一般都是「新年好」、「新年快樂」、「新年新氣象」,很有點官方發布新聞,欽天監觀象授時的意味,怕我們忘了二○一九年已經來臨,該繳二○一八年的所得稅了。再來就是喜大普奔,四處發放心潮澎湃的煙花圖片或動畫,也有獻上一束玫瑰花的,甚至附帶英文大寫標題LOVE,讓人懷疑,朋友是否把取悅秘密情人的保留材料,本來是預備留在情人節單獨發出的,不小心按錯鍵,當成了新年賀詞。

等到農曆年來臨,花樣大為不同,朋友個個別出心裁,開始展現優良的民族傳統了。今年是己亥年,生肖屬豬,各式豬等,通過朋友手機,紛紛登台,有祭賽奪冠的大豬公,有當作寵物的娃娃豬,有名家書寫的豬字,有古人不經意繪製的豬爺爺肖像,還有人忽然成了古文字學家,轉發研究論文,指出考古發現豬是人類最早馴化的物種,無怪乎「家」字下面是「豕」字,無豕不成家。林子大了,什麼樣的鳥都有,就有心懷叵測的異見分子,見不得不是人類豢養的豬類,發放香港也有非洲豬瘟的信息,鼓動政府到郊野公園去撲殺野豬。

不過,要說優良的民族傳統,過年寫揮春貼春聯,絕對是讓闔家歡慶開心的事。香港朋友寄來了不少喜慶的聯語,如「豬(諸)事大吉」、「豬(珠)圓玉潤」之類的諧音聯,顯示港人喜好諧音二次創作的特性。國內朋友寄來「六畜豬為寶,四時春最新」、「生財豬拱戶,致富燕迎春」,讓我懷疑是抄自村官下鄉勸農手冊的,至於「國泰民安戌歲樂,糧豐財茂亥春興」恐怕是來自宣傳部的新春傳單。

既然不能免俗,我也找了一張紅紙,寫了副春聯:「己歲豐饒湖山常好,亥年富泰人事永盛」,太太說平仄對仗得不好,應該重寫。突然一個念頭盤踞心頭,封建餘孽的陰風吹皺了心湖,過大年的迷信風俗在腦後嘀咕,已經寫好了賀歲的吉利詞語,總不能像不慎摔破了碗盤,大聲念叨「碎碎(歲歲)平安」就了賬。一張完整的春聯,總不能自己下手,刺啦刺啦地撕掉重來吧。沒辦法,只好留着,平仄不平仄的,討個吉利要緊。跟太太說,我另外再寫一副,引陶淵明的詩:「邁邁時運,穆穆良朝」,發給所有親朋好友,時光邁進,良辰美景,皆大歡喜,不亦美哉。

太太就把春聯的圖片發出去了,朋友的反應不錯,都說字寫得工整好看。可是,也有人問了,這副對聯看起來很古雅,到底是什麼意思啊?問得好,古雅的確是古雅,是陶淵明老先生向大家傳布春天的消息呢。詩句來自陶淵明的〈時運〉,全詩如下:

邁邁時運,穆穆良朝。襲我春服,薄言東郊。山滌餘靄,宇曖微霄。有風自南,翼彼新苗。洋洋平澤,乃漱乃濯。邈邈遐景,載欣載矚。稱心而言,人亦易足。揮茲一觴,陶然自樂。延目中流,悠悠清沂。童冠齊業,閑詠以歸。我愛其靜,寤寐交揮。但恨殊世,邈不可追。斯晨斯夕,言息其廬。花藥分列,林竹翳如。清琴橫床,濁酒半壺。黃唐莫逮,慨獨在余。

寫的是春天來臨的景象,冬日的凜冽寒冷已經過去,大地回春,可以到郊野去踏春了。和煦的南風吹拂新發的禾苗,春日的勝景是多麼美好,放眼遠望,山清水秀,天何言哉,四時運行。祝大家新春愉快,闔家歡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