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田集
2020-6-30
二〇二〇年七月號
瘟疫政治(鄭培凱)

我每天早上起來,會看電視新聞,先看香港本地新聞,再看美國的晚間新聞,總要知道身邊發生的事情,以及大洋彼岸的消息,也算是對世界現況有個持平的認識。這幾個月來的新聞報道,特別是發生在美國的新冠瘟疫紛擾,讓人感到疑惑與沮喪,十分不解。疑惑的是,美國是世界科技最先進的國度,醫療水準絕對處於世界尖端,怎麼新冠病毒一來,一百五十多萬人染病,九萬多人死亡,而且數字每天大幅度增加,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看來不在美利堅墳場上插上十來萬隻十字架,這個冠狀病毒硬是不肯干休。讓人懷疑,美國的先進醫療科技與公共衛生政策,是否外強中乾,根本只是個蠟樣銀槍頭,是給少數有錢階級健康療養的禁臠?令人沮喪的是,美國是民主社會的標兵,是資本主義經濟發展的榜樣,世界各國馬首是瞻,怎麼新冠瘟疫一來,有如摧枯拉朽,把世界最富強國家的根都幾乎刨了,好像新冠病毒的降臨,有如天譴的徵兆,撕開了民主社會鶯歌燕舞背後的殘酷與蒼涼。特朗普總統像吃了迷幻藥一樣,上竄下跳,大聲叫囂,要老百姓上街示威,頂着病毒傳染的危險,恢復經濟發展。至於會不會染病死亡,他也明確宣布了,I am not responsible for this virus,不是他的責任,都是中國人害的。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