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田集
2020-7-31
二〇二〇年八月號
「咦?好清涼的一陣風啊!」(張曉風)

盛夏,溽暑,六月的一個下午,台北悶熱鬱燠到令人對生命都幾乎要想不開的程度。那是去年的事了─哦,不對,我記錯了,時間過得太快,這早已是前年的事了。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