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田集
2020-8-27
二〇二〇年九月號
檜木長廊屋(鍾 玲)

儘管我記性不好,由童年到現在六十多年,常常憶起我跟一群小孩,七、八個左右,沿着一座條形屋的木板長廊,興高采烈地由走廊頭奔跑到廊尾。我們不是賽跑,歡樂是因為小腳踏下去,踏在木板地上,就像打鼓。於是我們由東端奔到西端,打快鼓;再由西奔到東,打急鼓。那是我快樂的童年。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