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田集
2020-9-29
二〇二〇年十月號
書齋.書災(鄭培凱)

朋友問我的書房有沒有齋名,我想了想,覺得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因為我現在連書房都沒有,怎麼會有齋名呢?本來是有間書房的,十年前剛搬進新居,還布置了一下,有張靠牆的書桌,一張可以躺下來休息的梳化,掛了兩幅字、一幅畫,還有兩架書,十分通敞雅緻。沒想到過了不到兩年,情況大為改觀,書房成了堆滿書冊的儲藏室。堆放在別處的書刊逐漸搬回來,不但霸佔了兩間客房,而且像三峽大壩開閘放水,突然就洪水氾濫,淹沒了整間書房,從地板到天花板,層層疊疊,全都是書。書桌堆滿了不說,沙發與窗台都成了沒有章法的書架,歪歪斜斜,橫七豎八堆疊着書籍剪報,還有大大小小的宣紙字軸。從此就再也沒有書房,只好在客廳安上一張書枱,讓讀書寫作與飲食起居合為一體。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