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田集
2021-7-30
二〇二一年八月號
一千七百年前的一個下雪天(張曉風)

母親姓謝,這件事,我們身為子女的當然都知道。但在她漫長的五十六年的婚姻生活裏,她的名字似乎一路從「張太太」升格到「張媽媽」到「張奶奶」,如果在教會,她就是「張姐妹」。至於她自己姓什麼,她從來不提,別人好像從來也沒誰在意。只是,等父親去世後,她好像忽然變了個人,她要我陪她回老家去找家譜,她說她記得日本人來的時候還有的,用樟木大箱子藏在厚厚的三尺土牆裏,中間還修過家譜……躲過了日本人……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