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田集
2022-11-29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號
家國天下事:胡菊人

我細讀胡菊人的文章,比認識他本人還早十年。當時我二十二歲,在台灣大學外文研究所讀碩士班。那篇文章就是登在一九六六年十一月號《明報月刊》之〈詩僧寒山的復活〉。此文影響我一生。十年以後一九七七年我飛到香港跟胡金銓結婚,在婚宴上才見到菊人本人。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