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田集
2022-11-29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號
「園圃女丁」

國人的語言組合,不知何故,好像非常偏好「四字一組」的結構。例如「平上去入」算四聲(其實明明是五個聲,而不是四個聲─因為「平」分陰平、陽平)、「生老病死」、「喜怒哀樂」、「起承轉合」……,其中有個「士農工商」是指百行百業。說來實在有點不合理,世間庶民萬千,哪能用四個字就說完了?譬如說農,就可以分出上百甚至上千的各種農(中國古人至少不知有酪農),孔子就曾對他的學生樊遲說:「論種地,我不及老農夫,論種菜,我不如老圃。」可見農人這行也是挺複雜的,如果加上養魚的、養豬的、養雞、養羊、養鴨、養鵝的,所謂三百六十行,決不是一個「農」字了得。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