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潮.動向
2016-8-31
二〇一六年九月號
奧林匹克主義是世界主義? (曾瑞明)

今屆奧運,首次在南美洲舉行。但巴西北部爆發寨卡病毒,又正值國內面臨經濟衰退和政治醜聞,都令人擔心八月五日開幕的二○一六年里約熱內盧奧運會能否順利舉行。或者,大家又會考慮買一部新的電視,好好觀賞精彩賽事。但勿忘初衷,奧運其實對推動世界合作到底有什麼意義?最近英國脫歐,作為「超民族國家」的歐盟備受考驗,全球性的運動盛事是否也都一樣有心無力?
什麼是奧林匹克主義?
大家都知道,奧運源於希臘雅典,本來是一個宗教活動。但現代的世俗奧運,則是二十世紀的產物。一八九四年,法國的顧拜旦(Pierre de Coubertin)希望用體育運動來推廣個人和文化的改變。奧林匹克憲章便這樣說︰「奧林匹克主義是一種人生哲學,讚揚和結合一種身體、意志和心靈的整體平衡。將體育跟文化和教育結合,奧林匹克主義追求一種建基於付出的歡樂的生活,好例子的教育價值,和尊重基本的倫理原則。」
奧林匹克主義並不只是跟運動精英說,而是以所有人為對象。它也不只是談競爭和爭勝,而是包含參與和合作。重點不只在運動,而是對個性和社會生活有益的特徵的培育。它亦不是只談人生某一片段,而是整個人生。
在實踐上,國際奧委會推廣奧林匹克主義於五大洲,每五年一次的奧運會就是高峰。無疑,這是很高的理想。但為何這理想會是對全球的人都有效的?顧拜旦深受十九世紀自由主義影響,強調平等、公平、正義和對其他人的尊重。但十九世紀的自由主義實在是回應工業革命和城市化下,政府、社會和公共政策該是如何發展。它可由洛克、李嘉圖的看法作代表,但是否能配合二十一世紀的全球世代?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為香港大學哲學博士,著有《參與對等與全球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