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潮.動向
2019-10-31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號
花氣襲人悵譯工(陶 傑)

何東爵士曾孫女、商業電台創辦人何佐芝孫女何鳳蓮(Chloe Ho)性好丹青之術,在美港兩地開過多次畫展。

她行將展出的一輯新作以墨彩為工具,其中一款,名為《香港綻放》(Hong Kong    Blooms),中西合璧,幻寫花卉,汲取了中國水墨畫和西洋水彩的精華,混入何鳳蓮小姐婉柔的妙腕天工,有如何東家族的香港早年記憶,古今相映。

這幅畫以藍為基調,和應明代瓷器之色,有一個花瓶,花瓶上雙龍雕花,瓶中是一束鮮花,是別具一格的靜物半寫生、半想像、半寫實、半寫意的奇幻之作。

何鳳蓮自小在美國長大,至於這幅畫,她用英文註:

 

Hong Kong Bloom is a classically themed piece done in the spirit of contemporary expression. It was inspired by the beauty of traditional ink landscapes, ceramic masterpieces and the elegant blooms if nature. The porcelain dragons on the vase below seamlessly ascend and flow into the above floral arrangement, like the currents of earth into heaven, or the interweaving of dreams and reality. The title blooms also reflects the positive energy and power ink.

 

何鳳蓮這段英文,捕捉了她的畫作的主題和神韻。但她自小在美國長大,託人請我將這段英文說明中譯。

英中翻譯,最難在描述精神和美感的層次。藝術評論的詞彙在英文之中選擇尤為豐富,抽象的字眼,表達細膩的感覺,一般而言,翻譯家視為畏途。即使法文的Terroir,地氣,要懂得品嘗紅酒、味蕾細胞豐富與法國人,才製造得出這個詞彙,英文無法翻譯。以上何小姐這一段亦然。

我不是翻譯專才,但中西文化之間,尤其美術,自信略懂一二,於是試將這段英文翻譯如下:

「香港綻放」以當代美術手法精神,表達古典的主題。靈感來自傳統水墨寫生,賦以瓷器藝術,結合以自然生趣綻放柔雅之感。畫中瓷瓶之上,龍形裝飾之矯魄,蜿蜒沛接瓶中鮮花之豐魂。以大地蒼世連結大宇氣象,兩者出陽入陰,盤旋現實而糾連夢境。「綻放」一詞,亦體現墨色之神幻天工。

 

原文之中,Floral Arrangement,若要直譯,只是花卉如何擺置之意。但翻譯這種文字,有如水墨畫,我認為首要取其「意」,而不可逐字對號入座。

何小姐似也是一位文學家,她描述自己的畫意,用ascend and flow into the above floral arrangement, like the currents of earth into heaven,這一句便有道家的胸懷和氣魄。任何翻譯家,須也揀取一枝恰當的譯筆,與原作者那一枝匹對。若原作者以毛筆書寫文字,則翻譯者也要力求補足書法中的柔韻。若以鋼筆為原文,譯筆也要有一股剛鋒。

如Interweaving一字可譯為「交織」,英文中另有Intertwine,則可另譯為「交結」。在形容這幅水墨畫之時,當然是Interweave比Intertwine好,因為weave這個字有織布的意思。而紡織也是一種工藝,正如瓷瓶上的雕畫。因此畫家寫這段精小的散文形容自己的作品,選詞用字都一絲不苟。

今日的英中翻譯,在華人社會中流於基本的實用。藝術文字,哲學文學,肯入這一門學習的越來越少。英中之間的翻譯,已經是可以窮一生參詳中西文化的大學問,何況在法文和中文之間,或在德文與中文之間。此一注定孤獨的生涯,知梁實秋、余光中、思果之後,知音日漸稀絕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