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潮.動向
2020-5-29
二〇二〇年六月號
畢業將至

承認無力並不是懦弱

做老師,是我的志願。也許是這二十多年來遇上了很多良師,他們在我心中留下身影,孕育了我的教育夢。

一年前的三月,當手機螢幕顯示出學位教師教育文憑的錄取通知時,我滿心歡喜的以為自己距離幼時志願又近了一步。

今年三月,我的人生被疫情狠狠地按下了「暫停」鍵,在奔往終點的路程上被迫止住了腳步。與大部分準教師一樣,未能如期完成實習、學校擱置教師招聘,還有存在延遲畢業的可能……本來可以按着計劃向前走的人生,卻被一下子叫停了。感覺就好像一艘小船在大霧中迷了路,不知道什麼時候放晴,也不知道該何去何從,搖曳不定,卻無法前行。

在停課日子裏,面對實習、畢業及人生規劃種種變動,曾經的雄心壯志被無力感無聲無息地磨蝕着。身邊有不少準教師懊惱:「當初應該考政府工」、「這個時勢很難找到工作,不如轉行罷」。偶爾也會有人問我:「妳有後悔嗎?」我想,埋怨是有的,後悔倒是沒有。這大半年間社會運動和疫症帶來的衝擊,彷似印證了某位教授在開學典禮上說的一席話:「在動盪不安的時代裏,人們更需要好的教育。」現在的世界似乎康復無期,但在這段困難日子裏,承認自己的無力並不是懦弱。讓我們在休息之餘也好好認清並準備自己,繼而身體力行去治癒這個世界。

「如果妳是在為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努力,那麼晚一點到達也沒關係啊,因為妳總會活成妳最初喜歡的樣子。」

香港大學 鍾曉明

有些東西應傳承下去

身邊的同學、朋友兩個月已寄了數十封求職信,至今音信全無,而自己的情況亦相差無幾,每天的對話都圍繞着為何還沒有收到面試通知。

郵局因疫情而提早關門,每天外出都要耗費口罩,排隊等候多時寄出一堆牛皮信件,幾乎想要睡在郵局裏,郵寄的收據讓錢包看起來鼓鼓的。今年求職網站上的職位要求比往年更高,而且傾向於聘請有經驗人士,看着這些要求,有些後悔為何在大學期間沒有多參加不同的實習計劃,至少可以在履歷表多寫幾個歷練。

小時候似乎沒有寫過〈我的志願〉,大抵是當年老師不想看到千篇一律的文章。可我一直以來都很想成為老師,也為此而努力。最後一年的讀書生活似乎就在停課和適應如何網上學習中度過。老師的角色也有了新的轉型,過程中,對於這份任重道遠的工作,有了重新思考。

時代一直向前走,知識也與時並進,在思考如何做好老師之前,總覺得有些東西不該改變、不應改變,更應傳承下去,諸如明辨善惡能力、對世界懷抱憐憫之心,乃至面對苦難的耐性和勇氣。

看了看電話,仍未收到面試通知……

香港中文大學 譚靜瑩

抱持初心跨過去

修讀教育的學生,因着九月的限期,一般比其他學系更早開始找工作。

學年初寫履歷表,緩慢的書寫過程,一邊翻飛着二十多年來的瑣碎日子,所有時光被凝固為一行幾個字。也許當時那些疼痛和淚水,幻化作文字的瞬間,有種加冕的感覺,至少肯定了那些微小而螢色的努力。

應徵老師的求職信裏,還有一封〈教育理念〉。那時候想了很久,我想成為一個怎樣的老師?是什麼時候開始想當老師?相信是因為生命中那個無可取代的老師。小孩處於青春期,總愛對世界叫囂、傷春悲秋,也愛躲在世界背後,把自己鎖在玻璃瓶裏。然而在我難過的時候,老師贈我一張歌詞紙─Raindrops Keep Falling On My Head,歌詞下方,是用木顏色筆畫上的彩虹與草地。老師把她的七彩世界送給了十一歲的我,讓我知道雨點落下,並不代表我的眼睛就要變紅。

人生總有始料不及的偶陣雨。在疫情下,求職的路、世界的路還是顛簸不定。然而,只要抱持初心,這坎子還是會過去的。就像若干年後,當看着履歷表上的增減,該會會心一笑吧。我很喜歡《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內提到:「告訴你的心,害怕比起傷害本身更糟。而且沒有一顆心會因為追求夢想而受傷,因為追尋過程中的每一片刻,都是和神與永恆的邂逅。」願藉此與各位畢業生互勉。

香港浸會大學 麥嘉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