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潮.動向
2020-6-30
二〇二〇年七月號
能量正負析Thinking(陶 傑)

中國一名小學生寫讀書報告,看《西遊記》的「三打白骨精」有何感想?學生如實答:「這個故事讓我們以後學會識別偽裝,要帶眼識人。」那知道教師判決是零分,打一個大交叉,寫下三個字評語:「正能量」。

意思是,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不可以用批判白骨精的角度,亦即批判與批評過分「負能量」了。然而一九六一年,中華民族首席大才子郭沫若看了紹興劇《孫悟空三打白骨精》之後,寫詩給毛澤東主席:「人妖顛倒是非淆,對敵慈悲對友刁。咒念金箍聞萬遍,精逃白骨累三遭」。偉大的郭老,第一句就充滿負能量,罵唐僧糊塗,不懂分辨敵我。郭老此詩,已經為「孫悟空三打白骨精」這一課定了性,至今尚未有教育部文件推翻。學生的家長可以持有此詩,及以毛澤東的和詩,向迫他孩子的學校索取巨額賠償。

所謂正能量,來自美國的「心靈雞湯」文化。中文從來沒有「正能量」(Positive Energy)一詞,許多故事如目蓮救母、臥薪嘗膽、《西遊記》的唐僧取西經都是歷盡艱辛,苦盡甘來的團圓結局。「苦盡甘來」就是正能量的意思。

美國的「正能量文化」(Culture of Positive Thinking),來自美國的基督教布道會和保險業的培訓班。不但商人相信製造快樂氣氛可以刺激消費者的花錢欲望,如超級市場與家具店播放背景輕音樂,令一個母親進店有幸福家庭的感覺,大腦細胞就釋放出購買的指令。

美國人相信快樂為一切動力之本,特別醫生對癌症病人,患上癌症不必悲觀哀歎,要以積極態度面對治療。

這一點本來不錯,但一位患了癌症的女作家巴巴拉艾倫瑞克(Barbara Ehrenreich),曾經以此法嘗試治療,寫了一本書叫做《正能量思考對美國的危害》(Bright-Sided: How Positive Thinking Is Undermining America),她的癌症令她深入思考美國的「正能量文化」帶來的危害,認為虛假誇張的宣傳掩蓋了真相,令人變成美國式的阿Q。

美國是「心靈雞湯」的大國,但全球的抑鬱藥產量,三分二在美國市場。美國人的「快樂指數」全球排二十三,落後於北歐的芬蘭與挪威。中國需要「正能量」,如一場冠狀病毒,多難興邦,壞事變好事,全國人民士氣高昂,要抵制李文亮與方方之類散播負能量的人民公敵。

讀「三打白骨精」也要正能量,這位老師的評語,「訊息量很大」。江青在一九七六年被打為「四人幫」之時,被定性為「白骨精」,意思是瞞騙了偉大領袖,作惡多端。白骨精也要以正能量平反,Positive thinking,那麼狐狸精,即所謂「小三」,也對中國的男人助力不少,本來就體現了一夫多妻之必然,中國的正室妻子,為何一見同樣是女人的狐狸精,就負能量爆發,總想撲上前去搧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