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潮.動向
2020-7-31
二〇二〇年八月號
Gweilo讓路,Laowai登場(陶 傑)

中國文化影響力擴及全球,漢語詞匯入英文不自今日始,香港粵語的「功夫」(Kung Fu)上世紀七十年代開風氣於先,連同殖民地時代的「舢舨」(Sampan)、「苦力」(Coolies),俱有嶺南特色。

唯中國改革開放,華北風貌的漢語也另開風騷。牛津中文的「土豪」與「大媽」,普通話拼音直譯作 Tuhao 與 Dama,明年有機會正式榮獲牛津英文字典收錄。

政治文化色彩的中文字直譯入英文,曾經有「叩頭」,早年有「關係」,今天則有「土豪」與「大媽」,不但顯示出中國國力的變遷,還有語言權力的興替。

「叩頭」即Kowtow,今天懂這個英文字的人,或許都上了年紀,互聯網這一代不會懂。Kowtow,與 Cheongsam(長衫)、Dim sum(點心)一樣,都是廣東話的音譯,見證以廣州為中心的嶺南文化,尤其是英國殖民地香港,將中文輸入至英文之功。長衫也好,點心也好,雖然只屬衣食住行範圍,並未上升至思想哲學之層次,但比起帝王威權遺留之Kowtow,尚有一層賞心悅目的精緻感。

但自從Guanxi(關係)冒起,廣東話的色彩漸退,Gweilo(鬼佬)之通行,已經不及 Laowai(老外)。中國改革開放,打開門做生意,三十年來已經水乳交融,Laowai學普通話必多於廣東話,他們對中國文化之「關係」心領神會,反而對香港人標榜「廉政公署」(ICAC),覺得莫名其妙。

老外摸熟中國的關係門路,與中國人做生意,土豪與大媽上場,也就不足為奇。土豪與大媽是中國關係的得益人,他們上仰「國家政策」,下通市場地線,暴發於一夜間。

「土豪」與「大媽」都有喜劇感:土豪剃小平頭,斜揹包,手機別在腰間;「大媽」的形象聯想:戴滿戒指,胸前綠翡翠跟麻將牌一樣大,雖然滿身歐洲名牌,但他們的容貌還保持着中國農村的樸實風格,看似貌不驚人,其實身家雄厚,這也是一種Understatement。

土豪與大媽也很單純,「在商言商,不談政治」;可以花錢買紅酒、遊艇、私人飛機,收藏藝術品,送兒女去英國讀寄宿學校,愛國也很激情,但絕不捐款支持保釣,刺激中日開戰。

土豪與大媽花錢「砸搶」,千金一擲的風格,令經濟衰退的西方瞠目結舌,但他們的錢是全世界的救命稻草。這個世界很公允,有錢一定有話語權,Tuhao、Dama,即使翻譯成英文,也直接坦率,鏗鏘有力,氣派大開大闔,與中國崛起之勢相吻合。

中國文化的太極(Tai Chi)、陰陽(Yin and Yang)、孔子(Confucius)等,在西方長期邊緣化,屬少數知識分子的癖好,未嘗能進入平民百姓家,而「孔子學院」更不幸近年全球失利,然而GDP畢竟是文化軟實力最大的保家,今天終於洗刷Kowtow、Coolie之屈辱,或Dim Sum、Chop Suey(雜碎)之小家氣,代之以土豪之豪氣干雲。大媽一詞,有財乃大,無用則剛,形勢大好,中華文化復興由土豪與大媽先站起來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