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潮.動向
2020-8-27
二〇二〇年九月號
女性與社會

「就是這樣,沒辦法」?

坐在上層巴士的靠窗座,是人生一大樂事。看着蔚藍的天空,愁緒盡散,隨着雲朵飄走。可惜直至那個男人的出現,我不敢再接近靠窗座。

那天我如常坐在靠窗位置,看着天空發呆。而那個男人,忽然坐在我旁邊,說留意我很久了。我不認識他,當時試圖離開,但他阻止了我,說他會離開。然後,他坐在我前面,不斷投送不懷好意的目光。我把他趕走,他不肯,更在下車前用手機拍我。記得當時我看着坐在對面的西裝男士,想請他幫我,但他無動於衷。事後我將此經歷告訴男性友人,他們只笑道:「就是這樣,沒辦法。會不會是新型搭訕方式?」

「就是這樣」?大家「就是這樣」容許這一切發生?長久以來女性一直是男性的觀賞物品,部分電影選用性感女演員擔任角色,這些角色的出現只為了與男主角談戀愛或發生關係,是一種性的表彰。電影理論家勞拉.穆爾維認為電影場面能滿足人的欲望,其中一種就是滿足男性觀賞女性、與女性發生關係的欲望。女性主義者則認為這是父權社會下的產物,以男性作主導的社會易於物化女性。現代社會雖處處高舉男女平等,甚或女權主義旗幟,但以往父權主導的觀念依然暗地裏操縱人心,認為女性就是「性感尤物」,甚至覺得所有女性都可被物化並用作滿足自己的性需要。因而猖狂之人會伸出魔爪觸碰街上的女性。到底我們犯了什麼錯才被這般對待?

今天我鄭重向所有踐踏女性的男性宣告,我誓不屈服,亦請自重,尊重所有女性!

香港中文大學 Cheer仔

不要落井下石

隨着社會進步,女性的地位逐漸提升,但女性受到性騷擾甚至性暴力的情況仍屢見不鮮,而這些事件公開後,社會上竟然還有不少人會怪責受害者咎由自取。「肯定著得好少引人犯罪」、「唔識保護自己抵死」……說風涼話的人男女都有,卻都是一堆先入為主、針不插到肉不知痛的愚民,對受害者造成二次傷害而於事無補。

有次下班回家,升降機中忽見身後閃光燈一亮,回頭只見一男人慌忙把手機鏡頭從我身上移開──那天我身穿長牛仔褲,炎炎夏日就只露兩截手臂。想買個外國常見的防狼噴霧旁身,卻驚覺原來此物在香港屬於攻擊性武器,隨身攜帶即墮法網,可被控「無牌藏有槍械及火器」罪。若要從狼口中脫身,一介弱質女流除非能習武自衛,不然就只能靠防狼警報器,祈求聲浪能阻嚇歹徒再藉機逃跑。往網上論壇一看,上載偷拍女性照片的帖子亦司空見慣,留言處肆意對女生評頭品足、大放淫詞,匿名開帖的人還洋洋自得,不用為自己的下流缺德承擔任何後果。

法律守舊,社會風氣敗壞,要自保談何容易?下次再有女性遭到侵犯,就算不能挺身相助,也請不要落井下石。那個「預咗比人搞」的可憐人,只是恰巧不是你家女兒。

香港城市大學 梁誦恩

任何與性別相關的美德都很荒謬

小時候,我經常聽到一句很奇怪的褒獎:「你理科咁好,一啲都唔似女仔。你文科咁好,大個可以去做老師。」雖然近年來不少補習名師都是男性,但無可否認的是幼稚園和小學的文科老師多以女性為主,我就讀的中文教育系也是女性居多。女性地位雖然已經與傳統社會不同,但是性別定型的問題始終存在於現實社會。在實習期間,導師是兩個六歲孩子的媽媽,她經常在凌晨兩點準備教案、布置功課。她直言下班後要跟進孩子的學業,只有等孩子入睡後才有些許私人時間,我能感受到她的艱辛無奈。正因男性被塑造成「養家餬口」的形象,社會期望婦女能同時兼顧工作與持家有道,往往會令在職女性倍感受壓。

這種愚昧和封建守舊的刻板印象壓在女性身上,究竟是社會的錯,還是她們的錯?所謂「術業有專攻」,職業的高低不應與性別有關,性別並不能決定一個人的定位,任何與性別相關的美德都很荒謬。我們應該改變舊有的性別定型,以平等的目光看待男女,以能力和德行來定義一個人。

香港浸會大學 陳昱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