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潮.動向
2021-5-28
二〇二一年六月號
擁有家財萬貫卻缺少安全感──記菲律賓華人(黃棟星)

「西班牙人、美國人與日本人都乘着戰艦,為了侵略菲律賓而來,菲華祖先乘着帆船來到菲律賓。他們來做生意、做工,對菲國多元文化的發展起到一定的作 用。」─柯拉松.亞奎諾.許寰戈(已故菲律賓前總統)。菲律賓總人口一億一千萬,華人靠近三百萬。華人具有吃苦耐勞和勤奮創業的優良傳統,經過數代人努力,才建立起今日主導經濟的地位。

華人在菲律賓經歷多番限制

一五七一年西班牙殖民者佔領馬尼拉發展為首都,當時福建、廣東鬧飢荒,大量華人為生計來菲當華工,他們主要的工作是滿足西班牙人的生活需求,比如洗衣、製作皮鞋、建造房子與教堂等各種建設工作。為了更好控制華人,西班牙殖民者在馬尼拉設置了第一個華人聚居區「八連」(Parian),菲律賓華人區由此形成。當時西班牙人將華人集中在火力範圍內的八連,以限制華人的活動,僅在白天放下吊橋通商貿易。

西班牙統治菲律賓三百三十三年,六次屠殺華人。一九四六年菲國獨立至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中期,民族主義高漲,政府實施一系列菲化政策,其中「菲化案」的實施,讓華人從零售業轉向製造業。成功轉型的華商成為富翁。七十年代中期以後政府對華人的政策寬鬆,通過歸化讓華人入籍,同時菲化僑校,促進對華人的同化,更有效地利用華人為其經濟服務。華人資本向新的經濟部門轉移,成功地抓住全球化的機遇,經濟發展迅速。

菲律賓華人比東南亞國家歸化得慢,當泰國、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國家允許華人入籍,菲律賓政府因認為華人是不可能被同化的,因此嚴格限制入籍。一九七五年馬可斯總統為應對國際形勢變化,準備要與中國建交,同時欲借華僑力量建設國家放寬入籍,促成大部分華僑集體歸化,也讓逾期居留的二千五百名遊客取得居留權,能解決拖延多年的「逾期遊客案」難題。二十一世紀初九成華人入籍,落地生根,成為菲籍華人。「華僑」身份蛻變為菲律賓公民,華社發生「質變」,本應抓住這個契機加速融入主流社會,卻仍在兩岸政治的漩渦裏浮沉。華人因政治信仰、商業利益等傾向各靠一邊,華社乃有「楚河漢界」之分,甚至連教育陣線也壁壘分明,劃清界線迄今。華人受兩岸政治牽絆拖慢融入主流社會的進程。

在漫長的歷史過程中,華人為爭取合法的權益,曾經團結一起進行不同種類的抗爭,如美國統治菲律賓時期對中國移民的歧視政策和經濟政策,如《禁米條例》的頒布和「西文簿記案」,後者是菲華社最波瀾壯闊歷時最久的一次抗爭。

一九二一年美駐菲總督哈里森在即將離任之際親自將西文簿記法提交參議院。法案一經提出,媒體大肆製造輿論,指控華店用中文記賬,沒有照報稅,使政府每年損失大量的稅收。當時馬尼拉中華商會(菲華商聯總會(商總)的前身)和中國(當時是國民政府)駐菲總領事帶領華人社區的所有階層向各有關方進行交涉,以法律為武器,這次抗爭以勝利告終,成為菲華歷史的轉捩點,表明華社完全成熟,也確立了馬尼拉中華商會為全菲核心領導機構的地位。

九十年代菲律賓一度背上「亞洲綁架之都」惡名,華社人人自危。反綁架華社發言人洪玉華領導的恢復治安運動,聯合華社工商界、傳媒界等各界力量,掀起一場轟轟烈烈的自救,在一名十五歲少女被撕票出殯那日,兩萬人遊行示威並發起罷課罷市,引起主流社會和政府重視,鐵腕鎮罪最終解決了「綁架潮」,華社生活恢復平靜,這是華社自救的一次成功案例。

名利之爭成為社團通病

菲律賓華人大多是福建閩南地區移民,閩南人十分着重認祖歸宗,慎終追遠,結社建館,凝聚血緣。歌曲《愛拼才會贏》是閩南人尤其閩商的性格寫照。

閩南人有「泉州人個個猛」俗稱,意指泉州人自命不凡,具有拼搏精神,勇於開拓。這種「不為人後」的另一面是不甘心屈服於別人的領導,想要自己做「老大」。這生動反映了閩南人的性格。閩南移民喜好糾集舊友新知,組織小圈子,因此以閩南人為主的菲律賓社團林立,存在着超過二千多個各式各樣的社團。

閩南人素來重「名」,渴望在「海外出人頭地,衣錦還鄉,光宗耀祖」。為了「博名」恃強好勇,個人主義突出,意見不合或看不順眼便想自立山頭。這種特性滋生大量社團,其中以商會、宗親會、同鄉會、校友會、兄弟會、宗教、體育、文教團體最多。隨着華人經濟力的提升,在「輸人不輸陣」的心理催動下,比「排場」成為常態。九十年代以來華人社團浮誇成風,丟棄勤儉的優良傳統美德。「名利之爭」成為社團的通病。內耗了華社的資源,不容易團結,只有在外部遇到關係到華社生死存亡的衝擊,才會暫時放下成見,共同應付時艱。

激烈的外部衝突增進內部的團結,當年為對抗層出不窮的「菲化案」誕生了商總,「西文簿記案」抗爭要角的馬尼拉中華商會為了華社共同的利益進行了妥協,不再阻礙商總的成立,因為華社需要這樣一個機構來應對來自政府不利的政策威脅。這種特性在外部威脅消失後,華人天生的「窩內鬥」便故態復萌(馬尼拉中華商會後來自商總脫離)。

就華社而言,立足點應是菲律賓主流社會而不是自己的中國背景,可惜大部分社團都「本末倒置」。近年來隨着中國的強盛,喚回了華人「心靈的原鄉」,菲律賓華人因歷史上曾受殖民統治者的迫害和國家獨立初期「菲人第一」政策的排斥,一直在「排華」的陰影中,心中對自己未來的命運總是飄忽不定,沒有安全感。中國的強大使具有強烈「中華情結」的華人內心具有優越感,華社「中國意識」色彩更加濃厚。

目前菲律賓華人面臨是社會融合還是堅守民族意識堡壘,華人在經濟舞台上扮演着舉足輕重的角色,由中華文化所建立的民族意識隔離了與當地文化的交流(某種程度更加強了中華民族意識)。華人以身為中國人為榮,手上卻拿着菲律賓護照,享受着中國對外資的一切優惠政策的紅利,許多華人利用中國商品的價廉物美瘋狂賺取差價。因此,要從根本上找原因,讓菲律賓人民知道中國文化的本質及華人對菲律賓的貢獻,找出融合劑,讓菲律賓勞苦大眾真正感受到華人的幫助和愛心。

過去華社的結構很單純,閩南人佔八成,廣東人佔一成半,其他省份的華人很少。二十年來菲律賓經濟欣欣向榮,先是吸引閩南地區很多年輕人來菲創業。六年前網上博彩業興起帶動相關服務業發展,約三十萬講國語的外省人突然出現在菲律賓,他們自成一國,形成華社中的另一個「華社」。由於新僑成員良莠不齊,經常有各種罪案發生,衝擊主流社會,也給華社帶來負面形象,加上地域上文化和習俗的差異,商業上的競爭,形成強烈的「新舊僑」對立。

菲律賓華人大多習慣菲國的動盪政局,對官場貪瀆已見慣,學會逆境而上之道。新移民憑藉在中國大陸的深厚關係和進貨渠道,貨品價廉物美,威脅了老移民及其商業利益,新舊僑矛盾需要時間化解,如今新移民正重演昔日移民的傳奇故事,他們懷着對新生活的夢想,在菲律賓開拓新天地,也為菲律賓的經濟注入新活力。

反華仇華情緒一直存在

菲律賓國內反華仇華的情緒一直存在,一遇到外部時機適合,這股反華情緒就會抬頭。從當前國際外部環境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西方媒體正在抱團詆毀中國,菲律賓國內的一些力量認為時機來了。菲律賓明年將進行總統大選,各類牛鬼蛇神開始現身和造勢,所有有關中國的負面議題甚囂塵上,網絡博彩業中國勞工大軍引發的社會治安、道德、國家安全等議題被惡意炒作。每當兩個國家之間發生衝突或者糾紛之時,民族主義者總是扮演着一個非理性、加劇矛盾的角色,他們總是以本國本民族的利益為重。中菲關係,最能激起菲律賓民眾民族主義的情緒。而菲律賓媒體經常把中國報道成「侵略者」,誤導國內民眾,引起菲國內民眾對華的憎恨。菲律賓人反華情緒日益高漲,加速兩國關係的惡化。

菲律賓傳統上是美國的盟友,親美政客比比皆是,每一次政壇動盪,都是對中菲關係及華族的考驗!華人在當地雖擁有萬貫家財,卻無政界實力做支撐,其命運仍然操控在別人手裏!華人雖擁有財富,卻缺少安全感。由於絕大多數菲人仍生活在貧困之中,知識水平低,缺乏客觀成熟的政治分析能力,很易受煽動排華。

當下疫情肆虐,一些政客很容易操弄輿論來惡化中菲雙邊關係。一旦摩擦糾紛產生,華人就首當其衝。華社須團結並積極開展慈善公益活動,疫情就是災難,打好這場抗疫戰爭,保一方平安,出錢出力配合政府渡過難關,某種意義上來說也幫助了來年的選舉造勢,讓政客打排華牌的伎倆落空。華人應利用好媒體輿論,扭轉菲律賓人對華人的各種偏見,資助基層各類組織(如合作社),呼籲中國政府幫助菲律賓克服疫情,轉移南海焦點。華人如果努力去融合,相信在天主教國家的菲律賓,華人還是安全的。

(作者為菲律賓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