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潮.動向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歐盟的願景與民主的未來

筆者在上次專欄裏談到歐洲聯盟向主權分享方向邁出重要一步,但歐盟各國能否最終達成主權分享,成功建立政治聯盟,歸根結柢是能否建立起充分的民主合法性。目前歐盟理事會、歐盟委員會和歐洲議會三套馬車權力架構具有必要的的民主合法性,但不具備充分的民主合法性。在這三個機構裏,唯有歐洲議會通過直選產生。正因此,歐盟的合法性不僅受到來自歐洲聯合反對派的質疑,也給研究歐洲民主乃至民主制度的學者提出了重大挑戰。

歐洲聯合的民主合法性

綜合來說,來自右翼的歐洲聯合反對論者認為歐洲聯合的主權分享違反了民族國家主權不可分割的根本原則,動搖了近代民族國家建立以來國家的立國之本。左翼一方則質疑歐洲聯合的新自由主義的演變趨勢最終會導致歐洲民族國家框架內福利國家模式的解體,從而也使民主無以為繼。實質上,兩種質疑背後的根本論據仍然是歐洲聯合的民主合法性問題。近年以來,歐洲議會在歐洲權力架構中的重要性日益增強,表明歐洲聯盟的民主化步伐加快。但是,即使是歐洲議會的選舉也不是不可以質疑的,因為歐洲議會是各國單獨選舉產生,而並非以一個大的歐洲共同空間作為民主選舉的基礎。因此,對歐洲聯盟的一個更為根本的質疑出現了:歐洲只有各國人民,沒有也不會有一個共同的「歐洲人民」,因而,歐洲的民主化注定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既然歐洲人民並不存在,歐洲聯合的民主化就只是一句空話,而以主權在民作為根本原則的主權轉移或者無從談起,或者是對各民族國家人民的背叛!

面對這樣一種終極性詰問,歐洲聯合必須作出明確和有效的回答,首先是從理論上論證歐洲民主化是可能的,否則建立一個民主歐洲的願景就只是一個一廂情願的幻想。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歐洲政治學界在此方面的研究漸漸深入,德國思想家哈貝馬斯可看作是此方面的重要代表人物。他於二○○八年希臘債務危機時就警告謹防歐洲聯盟走向「後民主」,蛻化為一個技術官僚體系的趨勢,呼籲建立跨國家的民主機制。他的研究也為如何建立跨國民主,尤其是如何認識歐洲人民的公民性問題開闢了重要路徑。二○二一年十月,法國索邦大學政治哲學教授斯貝克多(Céline Spector)推出專著《沒有人民?歐洲考驗主權與民主》(No Démos? Souveraineté et démocratie à l'épreuve de l'Europe),系統論述建設民主歐洲的思想藍圖。在關於歐洲民主的基礎—歐洲人民這個根本理論問題上,該書循哈貝馬斯的思路,提出了發人深省的回答。

作為一個政治概念,人民具有政治與文化兩重意義。在一個民族國家框架下談論人民,人民或曰民族被賦予政治與文化特性,即政治民族與文化民族。在法國啟蒙哲學家的論述中,盧梭將人民界定為權利的主體,所謂主權在民,而孟德斯鳩更將人民看成是一個歷史、地緣、政治、經濟、宗教等因素自然形成的結果。在現今世界眾多的民族國家中,既不存在純粹的政治民族,也不存在純粹的文化民族。以歐洲為例,歐洲各國的民主體制雖然是建立於民族國家的框架之內,但是作為各民族國家的民主基石的人民也並非與民主與生俱來。如果按照盧梭的主權在民原則,作為民主基石的人民本身即是近代民主的產物。換句話說,並非人民創造了民主而是民主創造了人民。需要指明的是,這裏的人民更多的是公民,是由法律保障的擁有公民權利和自由意志的公民整體。

從這個意義上,既然民族國家內的人民並非先於民主而存在,我們又有何理由要求歐洲聯盟的民主制度建立於一個已經形成的歐洲人民的基礎之上呢?恰恰相反,相對於近代歐洲各國民主制度創立期,歐洲聯盟如今已經擁有可據依賴的各國現代公民群體了。如果這一推導成立的話,那麼歐洲缺乏人民基礎的問題即演化為一個如何整合歐洲各國人民的問題了。同時,根據目前歐盟制度架構和發展趨勢看來,具有民主合法性的歐洲議會的權力日益增強,也表明歐洲正在向民主化的方向發展。反觀歐洲民主發展史,有哪一個國家的民主建設沒有經過反覆曲折!推翻舊制度可能是快速的,但民主制度的建立只能是漸進的、改良的。迄今為止,任何國家的民主制都是通過點滴優化實現的。用斯貝克多教授的話說,既然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我們也不能要求歐盟民主化在半個世紀內完成。

歐盟民主化改革的幾大方向

以此為出發點,斯貝克多教授指出如果歐洲聯合的目標是建立一個歐洲聯邦共和國的話,這個歐洲共和國的民主是可期的。她進而提出目前歐洲聯盟民主化改革的幾個大方向。如:加強歐洲議會權力,歐盟委員會直接對歐洲選民或者歐洲議會負責;歐盟法庭法官由民選產生;加強歐洲議會的代表性,部分歐洲議員同時也兼任本國國會議員;將目前歐洲地區委員會改造成為代表歐洲各地區的參議院等等。

斯貝克多教授此書是一部理論著作,對歐洲主權的邊界、歐盟現行制度的運行、歐盟民主性的加強、歐洲人民的界定和培養、歐洲福利國家及生態保護模式的願景等各方面都有較系統的論述,提出諸多具有啟發性的論斷。關於她將團結(solidarité)作為歐洲聯盟新的共同認同價值和關於建設一個平等互利與環境友好的民主歐洲的論述也極富啟發意義。同時,此書對目前歐洲聯盟的整體制度運作有提綱挈領的分析,對理解現今歐盟及歐洲各國出現的眾多社會問題也十分有幫助。從筆者的角度,關注歐洲聯盟的民主建設之所以重要,不僅在於歐盟的重要性,也在於全球民主制度的未來。當今民主在世界範圍內都遇到嚴峻挑戰:其外部面對獨裁帝國擠壓,內部承受民粹主義攻擊及代表性不足,傳統政黨式微,民眾參與不足等結構性危機。在地緣政治版圖上,民主歐洲與美國相互激勵,相輔相成,缺少任何一方都將獨木難支。歐洲聯盟的民主進程順利推進,將為民主制度的發展提供源頭活水,為世界民主未來帶來福音。

(作者為旅法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