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潮.動向
2022-11-29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號
另一位亞裔出掌知名的學府

值此炎夏,大半個美國被籠罩在熱浪之中,有人卻高唱聖誕歌曲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Oh,No,此Santa非彼Santa也!原來,十月十四日,有二百零五年歷史的密芝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將迎來第十五任校長,他的名字正是Santa Ono(小野三太)。

小野校長的父親是日本數學家Takashi Ono(小野孝)先生。上世紀六十年代,他帶着家人應聘到加拿大溫哥華擔任客座教席,三太就在客地出生了。後來,小野孝又調職到位於馬里蘭州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數學系。該校數學系名冊上,還寫明他是一位退休榮譽教授。

他們一家人長期在大華府一帶活動。一九八四年,三太在芝加哥大學畢業後,到加拿大麥基爾大學深造,一九九一年獲醫學博士學位。專長是實驗醫學,對免疫問題最有研究,尤其在眼科方面。小野三太曾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哈佛大學與倫敦大學等校任教。後來從事教育行政工作。他先在艾默理大學(Emory University)擔任主管教務副校長,繼而升任辛辛那提大學(University of Cincinnati)校長,並受當時俄亥俄州州長John Kasich聘請參與全州Technology-based Economic Development Program及Biopharmaceutical Task Forces等社會服務的職責。近六年來,三太回到加拿大故里,獨當一面,主持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校務,但仍對全球性氣候變化的議題,甚為關懷。

亞裔與美國頂尖大學

早在今年六月十日,中西部「十大聯盟」(Big Ten League)之一的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已宣布副校長兼工程學院院長蔣濛(Mung Chiang)將於翌年元旦接任校長職位。這次小野的校長聘約,算是在短期內,亞裔精英分子的領導能力再度被肯定。不過,這兩個聘約,背景不同,下文將續略作解說。

美國的大學之中,密大與日本的關係似甚特殊,由一位日裔出任校長,亦具特別意義。一八六八年,明治維新運動期間,日本積極發展對西方的外交關係。一八七○年代,著名作家外山正一曾到密大留學。據說一八八九年《大日本帝國憲法》通過時,高呼「萬歲」的第一人正是他。另一校友小野英二郎,一八八七年於日本同志社學院畢業,兩年後到美國歐柏林學院(Oberlin College)進修。過了兩年,他在密大深造,以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in Japan論文獲頒博士學位。他的孫女Yoko Ono曾於二○○三年訪問祖父的母校。具有美、加雙重國籍的小野校長假如知道一百三十三年前,他有一位老祖宗早是校友,他應該不會驚奇,而是驕傲吧。

二戰時期,密州算是美軍的日語翻譯訓練及後勤軍備的一個大本營。一九四七年,日本研究中心就在密大成立了。從研究資料圖書數量來說,除了美國國會與最老牌的哈佛之外,密大名列前茅。日文之外,英文的特藏也很有價值。Alfred Rodman Hussey Papers是一個例子。Hussey是「佔領日本盟軍統帥司令部」的一名參謀,甚獲麥克阿瑟上將的信任。當年在「太上皇」麥帥的監管之下,日本制定新憲,由Hussey參與其事,他留下了很多寶貴資料。當年制憲過程、條文初稿,以及照片、幻燈片等原始資料,都完整保留下來。當然,Hussey Papers也被華府的國會圖書館收集了一部分。密大的藏量最多,尤其是戰後制憲的史料最有價值。有人說,這些歷史的見證,或可媲美美國建國三傑留下的《聯邦論》(The Federalist Papers)吧!最近遇刺的日本前總理安倍晉三未完成的其中一件心願就是修憲。我倒認為,想要繼承安倍遺志的袞袞諸公,應再重溫回顧當年Hussey Papers的歷史記錄。雖然時代不同,真理卻是永遠不變的。

美國「儒林外史」式的聘用

接着,談一談最近兩所大學校長受聘的不同背景。普渡大學的情形是,現任的人要退休,須要補缺。可是,理想中的繼任人突然被別的學校搶走,他們只好「破例」以最快的方式「留人」。現任校長十二月底退休,而新人明年元旦接任,時間上配合得恰到好處。

密大的情形不同,醜事一籮筐。設若能請到聖誕老人來幫忙處理,那就再好不過了!二○一四年到職的Mark Schlissel校長,聘約五年一任。他個人原來的計劃是做滿十年退休。不幸的是,去年十二月八日,有人向董事會告發,說主管教務的副校長Martin Philbert常有性騷擾事件,七名受害人願意作證。董事會認為如此大事,校長不但沒有處理,而且長期隱瞞着董事們,這是校長與董事會之間衝突的導火線。其他遠因,包括學校在底特律市區建築三億美元的創新中心、新冠病疫、學生公費及教職員薪金等的不當處理。最嚴重的是,醜聞滿身的奧林匹克體操教練兼醫生Larry Nassar原是密大出身的,他的陋行早在學生時期就有所風聞了。這些事,雖跟校長無關,但是校長孤意獨行,選擇向董事會隱瞞。調查一個多月後,一月十五日,校長辭職,保留教職,由Mary Sue Coleman教授代理主持校務。Schlissel前校長具有生物醫學教授身份,享有永久任期的權利。雖然不做校長,仍可留下來教書,至少可以做滿原來五年的聘期。

普渡的情形好多了。不過,卻不能說是完美無缺。董事會急着要留人,沒有經過正常的公開招聘手續,草率地宣布聘約,招來教授工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AAUP)的怨言。難怪有人問蔣濛到任後第一件事是什麽,他即刻作答:「細心傾聽各方面意見和建言」,少說多聽。兩所學府、兩件關鍵的聘案,一件錯在校長,另一件董事會理虧。這些也勉強算是美國「儒林外史」的斷片吧?

(作者為旅居美國的自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