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網絡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落葉基金會」捐三千萬建醫學創新大樓

落葉歸根是一種自然現象。但是,我最欣賞陸放翁的「雲閑望出岫,葉落喜歸根」人性化的詩句。馬嚴君玲(Adeline Yen Mah)以「落葉歸根」為題寫自傳,並非遊子回鄉的故事。而她將寫書版稅的豐厚收入,跟夫婿Robert Mah(洛杉磯加大(UCLA)退休醫學教授)創立「落葉基金會」(Falling Leaves Foundation),設置有關中國研究課程獎學金,正是具有「取諸社會,用諸社會」的另一涵義了。

最近,又以基金會的名義,捐出三千萬美元給爾灣加大(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校方提出兩千萬美元的相對基金,興建「落葉基金會醫學創新大樓」(Falling Leaves Foundation Medical Innovation Building)。將成為探索新科學與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重要資源。

上世紀三十年代末期天津出生的馬嚴君玲,曾住上海和香港。留學英國,在加州做醫生。她出生的第二天,母親去世。家人把她視為「妖孽」,既無父愛,並受後娘虐待。青年時期,跟人苦戀七年,騙局而終。到了紐約,遇到前夫,又以家暴而離異。父親和繼母過世後,她好奇要看遺囑,發現兩老根本從來沒有接受過自己。她滿腹辛酸,無處申說,只有寄託在寫作了。英文初版之後,過了兩年,憑一己之力,翻譯成中文。目前已有二十多種文字的譯本。她常說,寫自傳就要說真心話。讀者的反應,是同情抑或責罵家醜外揚,大可置之於度外了。

(美國 汪威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