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網絡
2022-10-28
二〇二二年十一月號
二〇二二年度諾貝爾獎

醫學獎

得獎者:瑞典進化遺傳學家佩博(Svante Pääbo)

佩博為瑞典生物學家暨進化遺傳學權威專家,專門研究現代及古代遺傳基因科學。他制定了一套透過從考古生物的遺骸中檢驗基因序列的考古檢驗方法,從已絕種人類基因萃取,進行定序,專注古代洞穴的基因研究,並發展線粒體基因定序,完整比較人類的基因定序,此項檢驗方法被外界視為改善人類起源研究工作的一大進步。他主要成就包括為現代人類已滅絕的遠古表親「尼安德塔人」和新發現的「丹尼索瓦人」的基因進行基因組測序。透過研究四萬年前人類骨骼,檢索及了解當中遺傳物質,協助比較古人類基因與了解已絕種人類與現代人類的聯繫。此項研究揭示所有區隔現存人類及已滅絕原始人類間的基因差異,表明其與史前人類的雜交,推翻過往學者對獨立人種的論證,由此造就了一門針對「古基因組學」的全新科學學科。

物理學獎

得獎者:法國科學家阿斯佩(Alain Aspect)、美國科學家克勞澤(John F. Clause)和奧地利科學家蔡林格(Anton Zeilinger)

在現今世界中,量子力學被廣泛應用在各種科技上,例如擁有強大運算能力的量子電腦、安全性更高的量子網路,訊息傳遞安全性更高的量子加密通訊等。三位學者的在量子糾纏方面接力的成就,使量子能以一致的狀態行動。

克勞澤從一九七二年起,便將「貝爾定理」帶到實驗中,透過自身對其的預測進行觀察實驗測試。他制定出各項實驗使光子糾纏成功,證明貝爾定理的可違反性和量子力學無法被隱變數理論取代。

阿斯佩在克勞澤的研究與實驗基礎上加以改良,將實驗在不同設定間切換,避免實驗中所釋放的量子影響實驗結果,成功關閉貝爾不等式的重大漏洞。

而蔡林格則進行了更精密的實驗,深入研究量子的應用,成功示範量子糾纏中「量子遙傳」的現象,運用量子糾纏將量子態傳送至任意距離,印證量子在隔空傳送的可能性。此項研究表明一個量子在可預測的情況下影響另一遠處的量子的可能性,造就設計應用量子力學上更為方便。

化學獎

得獎者:美國科學家貝爾托齊(Carolyn R. Bertozzi)、沙普利斯(K. Barry Sharpless)、丹麥科學家梅爾達爾(Morten Meldal)

獎項表揚三人在點擊化學研究上的貢獻。美國學者沙普利斯提出利用氮原子或氧原子作為「橋梁」,拼接起有完整碳骨架的小型分子來。丹麥學者梅爾達爾同時發現疊氮化物和炔烴發生反應的價值,該反應能夠使點擊化學中不同分子更完美地結合一起。此做法能夠更容易掌控分子的路徑及結合能力,能夠應用於生產和優化塑料或藥物的化學物質,能夠實現工業規模生產與天然分子的物質。

貝爾托齊則將點擊化學應用發展到生物領域上,透過兩者的點擊成果,成功將熒光分子與引入聚糖中的疊氮化物連接起來。透過此項研究,貝爾托齊在醫學上為細胞表面繪製「聚醣」,給能夠分解腫瘤細胞表面的酶添加了聚糖特異性抗體。針對演示成果的要求,貝爾托齊亦專門提出用作化學修飾的物質和熒光分子之間的反應必須是「生物正交」的新概念與術語。「生物正交」的新技術有助探索細胞與追蹤生物,研究人員亦因此成功開發出專門針對晚期癌症病人新型生物藥物,而這項藥物目前正在進行臨床試驗。

和平獎

得獎者:白俄羅斯在囚民權領袖比亞利亞茨基(Ales Bialiatski)、俄羅斯人權組織「紀念」(Memorial)、烏克蘭人權組織「公民自由中心」(Center for Civil Liberties)

白俄羅斯在囚民權領袖比亞利亞茨基為白俄羅斯興起的民主運動發起人之一。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起便致力於白羅斯的民主運動,他畢生致力發展國家民主與和平,亦在當地成立人權組織「春天」以集結國內人民力量,對抗專制。二〇二〇年,白俄總統被爆出舞弊連任爭議後,在示威抗議時遭當地未經審判監禁,目前仍被關押。

「紀念」為俄羅斯人權組織,成立於一九八七年,旨在確保再過去曾遭蘇共共產主義政權壓迫的受害者能不被遺忘。組織一直收集及記錄了許多俄兵與親俄兵的罪行,並創建一個龐大的歷史檔案庫。蘇聯解體後,繼續反對軍國主義,並擔任法治政府的監控者。然而二〇二一年遭國家強制清算,紀念館亦因此永久關閉。組織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後,法院亦下令將其莫斯科總部充公為國有財產。

「公民自由中心」則為烏克蘭人權組織,成立於二〇〇七年,一直奮力推動在烏克蘭的人權和民主,在俄烏戰爭中亦擔任着識別俄羅斯對烏克蘭人民犯下戰爭罪行的紀錄者。此組織亦一直推動烏克蘭成為一個全面的民主國家,倡導加入國際刑事法院,藉此成為法治國家。

經濟學獎

得獎者︰美國聯儲局前主席柏南克(Ben S. Bernanke)、美國學者戴蒙德(Douglas W. Diamond)和迪布維格(Philip H. Dybvig)

獎項表彰三人在針對「銀行和金融危機的研究」上的貢獻。

芝加哥大學商學院教授戴蒙德及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商學院教授迪布維格八十年代初提出,銀行如何為存戶製造流動性的同時,借款者能達至長期融資的最佳解決辦法。而他們的研究亦闡明關於社會對「銀行倒閉」謠言造成「自我實現的預言」的可能性,提出政府可藉提供存款保險,及作為「最後貸款人」避免情況發生。

曾出任美國聯儲局主席的柏南克,雖然同意資金短缺或致經濟下滑,但認為這無法解釋為何上世紀三十年代的大蕭條時危機,會如此嚴重和持久。他在一九八三年的論文中分析,問題主因是銀行系統把儲蓄款項引導至有成果的投資的能力下降。外界原認為銀行危機是經濟衰退的結果,但伯南克的研究印證,銀行倒閉潮對經濟衰退演變成大蕭條,有決定性作用。

(有關文學獎的評論文章可參本期諾貝爾文學獎特輯。)